台灣醒報

李遠哲自肥在先 沽名於後

何義成 / 文字工作者 2013/12/31 09:17 點閱 6163 次

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日前演講時表示,台灣現在平均每名新生兒一出生就背負新台幣90萬元的國債。他批評軍公教退休制度領18%存款優惠利率不公平,也宣稱他已放棄支領18%存款優惠利率。

然而若我們回到從前深入檢視,李先生於民國83年回台灣擔任中研院院長,但第2年政府翻修軍公教人員退撫法令,從恩給制改為提撥制,修法後取消軍公教人員服務年資享有18%的退休金存款優惠利率規定,李先生的退休金適用18%優惠存款年資,事實上不過一年多。

更何況在李先生民國95年10月卸任院長前夕,中研院火速修改內規,新增「諾貝爾獎或相當之全球性殊榮者,可以不受年齡限制,轉為「特聘研究員」之規定,月薪高達新台幣50萬元,比現任國家元首還高。

李先生正是「首當其衝」的適用對象,此舉招致瓜田李下公然圖利李先生荷包的嫌疑,因人設事量身修法,公然違反利益迴避致使輿論譁然,但李先生顯然對社會的撻伐質疑聲浪不當回事。李先生最近放棄的18%存款利率優惠年資時間長短,與他當中研院院長期間變相圖利自己領的新台幣50萬元月薪相比,根本無足輕重。

20多年前家嚴從國中教職屆齡退休,合併年輕時擔任軍職年資只領到新台幣200多萬元,他選擇一次領取存入銀行,一年領到的退休金,還不及李先生一個月的月薪。與家嚴差十多歲的家慈退休時間較晚,從教職退休時適逢退撫法令新舊制度交替,家慈選擇支領月退俸,一年領到的月退俸也只相當於李先生在中研院一個月領的月薪。就算李先生曾拿過諾貝爾獎,但他是以美國公民身份所獲得,這又與台灣何干?

中央研究院是全國最高學術機構,中研院院長是特任官,李院長對自己言行應該要比事務官有更高的道德水準,要有大開大闔的氣魄。若李先生還有一絲羞恥心,若他真的良心發現,真以台灣下一代福祉為念,他應該選擇放棄再支領自己當年裁判兼選手、左手從國庫裡掏錢發給右手的50萬元月薪,並為當年幾近假公濟私的自肥爭議行為,向栽培他、使他奠定知識基礎與供養他擔任中研院院長多年的台灣納稅人公開道歉。

如今,他放棄僅餘一年多的18%退休金優惠存款年資不痛不癢,自己對國家毫無貢獻,卻坐領高薪尸位素餐了無愧色,還大言不慚要求那些過去敘薪水準遠不及他、為國服務時間遠比他長,卻得靠退休金優惠利率存款,作為安度餘年憑藉的退休基層軍公教人員向他看齊,這公平合理嗎?這種沽名釣譽行徑也太廉價了吧!

李先生說一套做一套,既愛錢又要名,沽名釣譽利己算計至此令人不齒,對台灣社會公眾和學術界做了最不堪的負面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