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安全紅綠燈

墨客 / 國小教師 2013/12/17 09:24 點閱 1888 次
台灣許多校園都落實「校園社區化」,因為大量打掉舊有的圍牆,只以簡單的花架、柵欄作為校內外區隔的界線,歹徒便能輕而易舉地進入校園。(photo by Tony Tseng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台灣許多校園都落實「校園社區化」,因為大量打掉舊有的圍牆,只以簡單的花架、柵欄作為校內外區隔的界線,歹徒便能輕而易舉地進入校園。(photo by Tony Tseng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美國一位高中生,因為不滿被演辯社老師開除社團,憤而持槍進入校園,試圖復仇……。看到這則新聞,以及無辜被槍殺的學生,真令人感到心疼。

雖然台灣槍枝取得不易,但有多少嫌疑犯家中都藏有各式手槍、凶器,只要情緒發作,意圖不軌,難保他們不會進入校園,進而擦槍走火。首先,我想到的是,我們台灣許多校園都落實「校園社區化」,因為大量打掉舊有的圍牆,只以簡單的花架、柵欄作為校內外區隔的界線,歹徒便能輕而易舉地進入校園。

再者,是保全警衛的問題,學校僱用的保全人員,有些是上了年紀的人,體力不如年輕罪犯,有些是行動較為不便者(有些學校為了配合政府的政策,滿多少員額需配置一名身心障礙者,而學校將身障者分配在警衛室),若真的發生狀況,實在很難當下應對; 有些校園是讓替代役顧門口,身上無任何配備,屆時發生校園事件,將難以處理。

教師的自保亦是一個問題。在倉惶失措的情況下,教師將如何保護學童及自身的安全?綜觀台灣的教室,大多是班級教室、科任教室,沒有任何遮蔽物,實在難以防範「槍林彈雨」,況且教室門窗多為玻璃、布簾,根本難逃一劫;沒有受過專業防設訓練的師與生,面對危機時,也只能急中生智,見招拆招了。

有時筆者在早晨,看到導護老師站在大門口,有時飆車少年從校園門口呼嘯而過,導護老師也無法制止;有時有家長要進入學校,宣稱要拿東西給孩子,有時甚至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直接闖入;導護老師只有配備一個口哨,眼睜睜看著陌生人進入,只能束手無策。

也許這只是筆者過分悲觀地臆測罷了,但不能否認的是,有越來越多離奇、誇張、不可置信的手法,可能進入校園、危害師生,多一份危機意識,就少一分傷害,與其事發後悔,倒不如讓師生多學一些自保的行為。

校園應該是家長最放心讓孩子去的場所,倘若諸多問題沒有解決,孩子的校園安全,可能也需打個問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