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悼夏龍主委

夏珍 / 資深媒體人 2013/12/12 09:37 點閱 3581 次

他不是我哥哥,還是難過。

說一個不是笑話的笑話,昨晚接到一通簡訊:看到你哥哥的消息,節哀!搞得我一頭霧水,轉頭問朋友,原來是前省政府研考會主委夏龍走了。彷彿一顆石頭「咚」一聲落井,心裡說不出的難過。默默回傳簡訊:「他不是我哥哥!」

夏龍與我相同之處有二:第一,都姓夏;第二,當年都是所謂的「外省人」(還好現在身份証沒省籍之別)。不過,我倆相異之處更多:第一,即使同為外省人,他是生在大陸的湖南人,我是生在台灣的江蘇人;第二,他一家都是珍禽猛獸,以龍虎鳳為名,我一家都是掌上明珠,取名字皆以玉為邊;第三,我倆相差二十歲不止,我老爸或他老爸真能年隔二十,先後生出兒子和女兒,我們都得向老爸獻上最敬禮。

做為同宗本家的「夏家人」,再加上跑宋楚瑜新聞,一路從黨政到省政再到廢省,確實不少人有此誤會,當年省府廳處長也有人這麼相信,我只笑笑說:「別鬧了!」直到有一回真有人煞有介事說:「疑?不是嗎?蔡同榮在電視上都這麼說耶。」當年黨政軍尚未退出媒體,但跑新聞沒這麼多力氣和時間看電視怎麼說,只能沒好氣地回罵一句:「搞什麼鬼!難道姓夏的都是兄弟姐妹?」

即使同姓夏,跑新聞卻沒佔到什麼便宜,至少當年跑黨政,夏龍尚未浮出檯面,根本不知這號人物;跑省政之後,夏龍的脾性,基本不與媒體打交道,即使跟著宋楚瑜跑鄉鎮,頭昏眼花聽宋楚瑜如數家珍這個鄉那個鎮,哪個地方有路無橋,哪個地方有橋無路,哪裡要蓋停車場,哪裡要搞堤防,夏龍一貫冷臉不搭腔,理都不理我。

直到廢省爭議,中央與省府特天大砲來大砲去,連夏龍都上陣叫板《自由時報》新聞亂報,一場記者會連罵十分鐘,我這才對他刮目相看,原來他罵起人來如此 一氣呵成、大氣不喘。

這個時候他才坦然告訴我:「你以為省長一句話,路就能舖好,橋就能蓋好嗎?支票要兌現還要有人盯!」我才知道「研考會主委」的追縱管考要這麼雷厲風行。我問他:「你哪記得這麼多支票?」他哼一聲:「我的紀錄你哪看得到!」我猜他講這話的時候,心中多少有點得意的。

確實,如果宋楚瑜還有政績為人記憶,靠得肯定不是宋楚瑜個人,而是「省府團隊」,而這個團隊如果沒有夏龍這個冷起臉會嚇得死人的「總管」,螺絲照樣散盤。在夏龍之前,沒人知道原來「研考會」這個單位功能可以這麼大;在夏龍之後,也沒有哪個研考會主委能像他對人對事如此緊追不捨。

如今省政府廢了,省研考會也報銷了,此刻的中央行政院研考會,一無人知現在主委到底是誰?二無人知這研考會在幹啥?即使偶做民調,頂多行政院內參;看看內政部長李鴻源和行政院長江宜樺為了非法民宿如何處理?是不是政治問題?都能連槓幾天。

若換做當年的省水利處長李鴻源敢如此槓省長宋楚瑜嗎?大概接到夏龍電話都要皮繃緊了。江宜樺還不能怪自己的研考會主委,這位大多數人不記得名字的主委,可能連江院長的政策支票有幾張都記不住。

夏龍已逝,斯人已遠,那個時代早過了,只是這個時代的人都到哪裡去了?想到我這位不是哥哥的老大哥,心裡還是難過。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