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病魔來襲時–嚴震生與郭承天的故事

傅豐玲 / 政治大學資訊管理學系退休教授 2024/07/04 15:21 點閱 2178 次
嚴震生教授(左)與郭承天教授(右)。(網路截圖)
嚴震生教授(左)與郭承天教授(右)。(網路截圖)

這幾年在政大教職員鹽光團契,所看見、經歷過最特別的神蹟應當就是嚴震生老師的換心及郭承天老師末期肺腺癌(註)的生病歷程。

聽說大學老師是最容易得癌症的三種職業之一,在政大服務的三十多年,也真是看到不少名教授們的重大疾病,這兩位名教授基督徒(包含他們的妻子)在病中的故事,有幽默的視野、有真誠的軟弱、有妻子的扶持,蠻值得我們反思。

需要換心的教授

嚴震生老師是有名的政治學及非洲專家,您可能在寰宇新聞或其他媒體上見過他的娓娓道來。他是在美國時因病得到心肌炎,教授們總在地球上東奔西跑,也常常不太在意自己的身體真相,然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下了飛機後就直接被送到加護病房。他的心臟自此被醫生認為需要換心。

嚴師母夏麗芳姐妹是位信心勇士,她堅持「上帝造的比人造的好」,我是他們的代禱同伴,很長一段時間,看著她陪伴嚴老師,在嚴老師病情危急時,醫院家中兩頭奔波,在她撐不住的時候,會述說她所經歷著一些小小的神蹟。

然後,大的奇蹟出現了,嚴老師的心臟竟逆轉般好起來了,對一向比較理性的嚴老師來說,這種reverse of non-reversible的好轉,大大翻轉了他的信仰生活。我們都直呼:太奇妙了。

公車上昏倒

沒想到一年後,病情急轉直下,嚴老師的心臟惡化的也非常戲劇性。他跟師母一起去聽音樂會,散會後兩人玩誰先到家的遊戲,兩人分別搭不同的交通工具,獨自一個人的嚴老師就在公車上昏倒不省人事,還好有好心人幫助照顧他。兩天後他又一次在錄影現場昏倒,就直接被送醫了。

他的心臟惡化的程度比未被神醫治前還糟,只能住在醫院排隊等換心,病情的惡化,讓他的換心順位由一百多名前進到14名,但仍然是一個不大的機會。每天只能某一個姿勢躺著等候機會。然後一個想不到的機會,有一顆心臟,別的醫院都覺得不能用,但嚴老師的換心團隊覺得可以,就這樣,他越過前面的13人,等到這顆心。

終於等到一顆心臟

照他的醫生交代的: 他的任務是要在手術後醒過來,換心是醫生的任務,師母的任務是禱告。我不知道你覺得哪種任務比較艱難?但我真看到這個合一的團隊所打的美好的仗,包括在手術中神給師母的應許經文。如果您想看他們親口的分享,可以點以下連結(在耶穌懷裡我醒過來)。

另一位想要分享給大家認識的是政大宗教所的郭承天教授及師母李錦蓉,郭老師於2019年 1月確診罹患肺腺癌末期,醫生判斷他只有三年的壽命。4月他在政大教職員鹽光團契分享見證,當時的他已經照他自己自嘲的說是「花花公子」(因化療產生的皮敷病變).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說養病的秘訣是要「靈平安、魂喜樂、體健康」,而且三者之間是有先後順序的。

陪伴生病的丈夫

師母說,當她情緒要崩潰時,就會去教會禱告半小時;讓同為人妻的我心有戚戚焉。兩位師母都同樣教了我如何陪伴生病的丈夫,那可能是比病人本身任務更艱鉅。

跌破我的眼鏡,沒有選擇退休養病,郭老師在2021年完成他的心願:「華人政治神學:恢復與調適」這本著作出版。如他當初得病時所分享的,三年時間夠完成了。

2022年團契收到郭老師的代禱信如下:

三年完成著作

「感謝主和大家的代禱,我的病情一直很穩定,每三個月定期檢查,台大的醫生們翻來覆去檢查都找不到癌細胞,讓我作了三年的「放羊孩子」:每天聽到狼(癌)叫聲,上帝的天使卻把狼抓得緊緊的,不給過來。

目前繼續服用標靶藥物,已經習慣了它的副作用。這學期結束前應該可以完成新約的大幅修訂工作,舊約的修訂也完成了三分之一,希望搬家到天堂之前,能夠完成整本舊約的修訂。

我明年1月底退休。退休之後,希望繼續能在政大兼任基督教的課程,並且到神學院分享如何對大學生傳福音。」

郭老師有一篇講道,題目是「當跑的路尚未跑盡」。
「忽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箴言3:25)不知該如何總結我的感動,就用段這經文吧!

註:郭承天教授已於七月3日安息主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