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164》日本人的兩種面孔

王建煊 2024/05/12 10:13 點閱 992 次
日本政府2024年初外交藍皮書指出,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對日本的安全保障及國際社會整體穩定至為重要。(中央社)
日本政府2024年初外交藍皮書指出,台灣海峽的和平穩定對日本的安全保障及國際社會整體穩定至為重要。(中央社)

日本國民在311大地震後所表現的守法守序、彬彬有禮,讓人印象深刻。然而二次大戰時期日軍在中國所進行的屠殺行為,卻是令人髮指。碰到慘無「獸」道時,又還能談什麼公平正義?

日本民族守法有禮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九級大地震並引發海嘯,導致福島核電廠核能外洩。這是世界第五及日本史上最強的地震,兩萬人罹難、失蹤,又在核能外洩的陰影籠罩下。311震災成為舉世矚目的大災難。

在這場大災難當中,我們卻看到日本人受人尊敬及可愛的一面。例如,地震當天捷運停駛,街頭人山人海,但是大家不推不擠,井然有序地步行回家。便利商店及超市自動開放,免費供應食用物品,但沒有人多拿,因為想到還有人需要。人民表現的是人溺己溺、守法守序,這些看在世人眼裡,真是既羨慕又慚愧。

每次去日本觀光,都覺得日本乾乾淨淨,人民彬彬有禮,尤其是百貨公司等地的銷售員,講話客氣,禮數周到,貨品陳列美觀又清楚,逛累了有椅子可以休息喝水看報,所以逛日本的百貨公司真是一種享受。

我最近一次到日本觀光,看到百貨公司的工作人員不僅面對顧客時客氣有禮,在離開工作崗位、下樓或回辦公室時,他們還會轉過身來,向大家一鞠躬後才離開。日本人的種種表現,使人無法不相信他們是一個高品質的民族。

二戰日軍的殘暴行為

「但是」,當我們翻開日本侵華及南京大屠殺的歷史來看,那時日本人的殘酷使人覺得他們只是一群長得像人的動物而已,用更白一點的話來說,他們是禽獸不如。

我們常講八年抗戰,其實日本侵華前後長達十九年,在七七抗戰之前,日本人早在中國從事軍事侵略殺害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

1937年7月7日蘆溝橋事件爆發,中國正式宣布抗戰,這正符合日本心意,日本採速戰速決戰略,預計三個月內打下中國。但遇到國軍堅強抵抗,戰爭進行並不如日本預計的順利,1937年12月13日上午九點,日本攻下南京,展開了為期三個月的大屠殺。

日本軍隊以令人難以想像的殘酷方法,殺害了無辜平民百姓達三十萬人。

南京大屠殺慘況

12月16日及18日,日軍兩次以難民中有軍人為由,在南京中山碼頭,用機槍集體射殺萬餘人,然後棄屍江中,血流成河;所以血流成河不只是個形容詞,而是千真萬確的駭人景象。

指揮日軍第六師團的谷壽夫,在國際法庭的證詞中說:「根據日本調查委員會的調査,日軍佔領南京後,中國軍民被日軍集體射殺的有十九萬餘人;零星屠殺屍體收埋者十五萬餘具。」

當時日本外相廣田弘毅曾專電日本駐美大使,謂至1938年1月2日,南京大屠殺的人,不下三十萬,認為事態嚴重。此電報被美國截獲,原件現存於美國國家檔案館。

文明世界無法想像

日軍「官岡」及「野田」當時約定一天殺一百名中國人作為比賽,看誰先達成目標,官岡殺了-百零六人,野田殺了-百零五人。官岡雖多殺一人,但不能確定何人先達成殺一百人的目標,因此決定次日再以一天砍殺一百五十名中國人為決勝目標。這是日本東京日日新聞1937年12月刊登的新聞。

日軍強暴中國婦女更是不計其數,且慘無人道。其殘忍的程度,用慘無人道並不足以形容,應該用慘無「獸」道,因為就算是沒有人性的野獸,也不會這樣。

想到南京大屠殺,日本人「慘無獸道」不可思議的暴行,很自然地會想到,他們是不是一群長得像人的野獸?這與現在彬彬有禮的日本人,又如何能連在一起呢?

是不是二次大戰後,日本大和民族,基因突變而有此改變的呢?公平正義何處尋?碰到「慘無獸道」時,又還能談什麼公平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