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產業面面觀2-2》外送產業彈性高 可承接弱勢族群

呂翔禾 2024/03/24 18:33 點閱 3893 次
雖然外送產業各方仍多有糾紛,但對很多想自由、兼差,或是相對弱勢者來說,外送產業是相對容易的選擇。(中央社)
雖然外送產業各方仍多有糾紛,但對很多想自由、兼差,或是相對弱勢者來說,外送產業是相對容易的選擇。(中央社)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台北報導】「外送員彈性高、入門門檻低,對想要自由、家庭臨時有變故或弱勢族群,都是很好的就業選擇。」全國外送產業工會理事長陳昱安受訪時指出,外送員對很多弱勢族群來說是相對好賺錢的工作。但政大教授劉梅君提醒,外送員易受剝削、風險高,仍需小心。

外送平台彈性高

外送產業近年來雖然有片面改單、高抽成與對外送員缺乏保障等問題,平台與外送員之間的雇傭關係看似相當不平等,但台灣仍有超過10萬人擔任外送員,街上仍看得到許多外送員不分晴雨,騎著機車或腳踏車賣力送單。

有調查發現超過一半的外送員,還有其他收入來源。以往薪資偏低的服務業祭出高薪徵才,但包括餐飲業、觀光旅館業等,職缺仍補不滿,顯示「求職者嚮往彈性工作」。兼差情況不僅反映在外送業,連有正職的上班族也開始接case,尋求下班以後的工作機會。

比固定服務業好賺

前民眾黨立委賴香伶受訪時表示,外送平台剛來台灣時,一單的價格可高達100元,因此長期跑下來可以比很多服務業的薪水還要高,加上消費型態改變,有時候幾杯奶茶的訂單,民眾還是想要外送,因此消費量非常大,加上工作充滿彈性,比固定工作來說很有優勢,外送員趨之若鶩。

不過她也指出,由於外送平台變更費率,目前一單僅剩30到40元,外送員需要花更多力氣跑單下,也開始有許多民眾選擇退出。陳昱安受訪則擔憂,平台提高抽成價格,店家因為獲利減少而漲價,將成本轉嫁消費者,而消費者看到價錢變高,訂外送的意願就會下降,外送員能跑的單就變少,如此造成惡性循環。

平台抽成太高

賴香伶說,平台抽合作店家35%太高,很多店家希望能抽15到20%,但怎樣的費率比較合適,需要有協商機制,讓店家也有決定與協商權利。

陳昱安也提到,雖然外送平台與外送員勞動關係不對等,但對於很多弱勢族群來說,外送員只需要手機或電腦,還有一部機車就可以從業,進入門檻相對其他產業低,且彈性很高,這對於包括身障、單親家庭、無薪假勞工與中高齡者來說,可能就是非常及時的收入來源。

他舉例說,有認識的司機是腦麻患者,一般的職場環境對這些族群不見得那麼友善,對於部分很難融入的族群來說,外送產業就成為相對好的選擇。另外,他也看過很多單親父母,因為家裡沒人帶小孩,可能等小孩放學後,接了小孩就載著他們跑外送,對單親父母來說相對便利。

難給弱勢更多保障

政大勞工所教授劉梅君受訪時則說,由於各國界定外送產業的勞動型態並不明確,因此要給弱勢勞工更多保障其實並不容易。她坦言,很少國家對一般勞動規定有明確結論,更何況弱勢勞工。劉梅君指出,若以我國法制來看,若能讓外送員強制納保職災保險,或是積極投保《勞工職業災害保險及保護法》相關職災險會是最好。

「外送員沒有雇用限制,可以無限延伸!」劉梅君說,平台並不會面試,只要會騎車、看得懂手機與方向與操作APP就可上路,由於行業不挑人,因此即使保障仍相當低落,還是有很多人願意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