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60系列5-1》金馬最難拿的獎 《八戒》得獎無懸念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3/11/19 16:13 點閱 2520 次
《八戒》片中未來城市的街景炫麗。(作者提供)
《八戒》片中未來城市的街景炫麗。(作者提供)

金馬獎今年是第60周年,細數歷屆金馬獎「最難產」的獎項是動畫長片,竟有29次獎項從缺的紀錄,1998年第35屆金馬獎有兩部動畫長片入圍,其中一部是至今被視為經典的《魔法阿嬤》,居然最後宣佈獎項從缺,讓當年金馬評審大受爭議。

今年只有一部動畫長片《八戒》入圍,其技術和創意都在水準之上,得獎應無懸念,這個獎項成為今年最容易入手的獎項,著實是「入圍已是得獎」。

18日這部影片在金馬影展盛大首映,導演邱立偉將豬八戒打造成未來世界中的小人物,可愛的人物造型與角色設定,以Cyberpunk「賽博龐克」的科幻未來感創造了令人驚艷的視覺效果,預計《八戒》拿獎是十拿九穩了。

打破傳統《西遊記》框架

這部精工打磨的動畫,人物脫胎自《西遊記》,但大膽打破原著的框架,創造出科幻的未來世界,頗有新意。

過去在各種影視版本的《西遊記》中,總是把焦點集中在隨唐三藏西天取經的孫悟空身上,他持金箍棒、駕筋斗雲、七十二變,神仙和妖怪見了他都頭疼。這位強勢的猴大王,在科幻動畫的《八戒》中,只落得替唐三藏所屬的科技公司當保全,本事大,但不改爆烈脾氣,只能當配角。

「天蓬元帥」豬八戒過去充其量只是個好吃又好色的諧星、丑角,無法與大師兄相提並論,但在《八戒》動畫中,八戒被設計成相當貼近人性,為貪圖自己的利益,不惜逢迎拍馬,坑蒙拐騙,雖是小奸小惡卻又不失善良本性,是觀眾最能投射自我的第一男主角。


”AA”
八戒首映明星雲集。(作者提供)

而片中的唐三藏成了科技公司的總設計師,為政府設計出一套篩選出只有社會菁英能移居新世界的涅槃系統,新世界被視為擁有一切美好事物的夢想之地,八戒是科技公司的小員工(ID拷貝員),為求達到與奶奶一起移居新世界的目的而不擇手段。

而《西遊記》中的沙悟淨,成了熱心服務卻常會短路的女機器人。與默默不語持續努力的沙悟淨不同的是,她會說出改變八戒最關鍵的話。

賽博龐克風的未來世界

這部動畫強調的賽博龐克風,是科幻小說的一個流派,通常將視角放在未來科技高度發達的大時代下底層小人物上,描寫太平盛世表象下社會的腐朽與人性的墮落,但也在陰暗的角落會誕生懷有希望的英雄。八戒所代表的小人物,在生動而細膩的表情描繪下,可以看到他由逢迎拍馬、背叛朋友的小人,轉化成良心發現的平凡英雄。

片中的新世界寓意全球的年輕人常把到大都會爆肝打拚,視為擁有一切美好的起點,但營營苟苟的犧牲是否值得?是邱立偉要叩問的主題。

一般動畫公司打死都不肯搬離台北,深恐搬離台北就會失去競爭力,但邱立偉在家鄉台南開設動畫公司Studio2,是放眼全球市場,他認為對老外來說,台北和澎湖都一樣。

邱立偉說自己要放下對西方與東洋動畫大師的崇拜,做好自己的特色,視大師為競爭對手,但是受其影響在所難免。例如片中未來世界的街景,摩天大樓之間的天空佈滿各種飛行器,令人很難不想到盧貝松的《第五元素》,或是熱愛飛行的宮崎駿。

曾與金馬獎擦身而過

台灣動畫因為長期為歐美及日本動畫代工,一直擁有優異的動畫技術,但缺少敘事力與原創,難以滿足國內市場,而邱立偉出身南藝大的動畫研究所,又是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博士,是位創意與技藝兼修的動畫家,他過去曾多次以自製動畫劇集,得到金鐘獎最佳動畫節目獎。


”AA”
邱立偉導演為《八戒》原創設計。(作者提供)

他的自製動畫長片《小貓巴克里》融入台南街景,2017入圍金馬獎,打破之前一連十一年動畫獎入圍即從缺的尷尬,並賣出了33國的版權,但在國際影展頻頻得獎的他始終與金馬獎最佳動畫片獎擦身而過,那年輸給了大陸的原創動畫《大世界》。上片時,台灣賣了3百萬,在大陸賣了5500萬。

2017年他開始打造八戒IP計畫,2021年先在公視播出了以八戒為主角的動畫劇集《未來宅急便》,劇中八戒是位未來世界的快遞員,雖然懶散但很有愛心,即使沒寫地址的,他也會想方設法把寄件人的愛心送達。新穎的創意與視覺奇觀得到了金鐘最佳動畫節目獎。

《未來宅急便》金鐘得獎 打掉重練成《八戒》

得獎後,他把原本電視劇集打掉重練,以親情、友情為支點,撐起架構。他打破門戶之見,找到動畫實力堅強的砌禾數位公司合作,在疫情期間組織了360位動畫師,以視訊方式溝通,花費三年製作完成動畫長片《八戒》。

精彩又精緻的內容設計,吸引了荷蘭的新媒體公司投入,也吸引了瀚草影視的湯昇榮加入,曾製作《茶金》得獎的湯昇榮提出全明星配音的行銷策略,讓這部動畫多了很多亮點。


”AA”
許光漢為八戒設計聲音表演。(金馬執委會提供)

反差大的偶像明星聲優

由明星卡斯組成的聲優,包括為悟空配音的庾澄慶,牛魔王配音的庹宗華、小淨(沙悟淨)配音的邵雨薇,尤其引人注意的是為八戒配音的許光漢,他今年以《我和鬼變成家人的那件事》入圍,是熱門影帝人選之一,已上片的宮崎駿動畫《蒼鷺與少年》,他為狡猾的蒼鷺配音,雖然在《蒼》片之前,他第一部配音的是「八戒」,都與他的偶像形象並不搭軋,但也因此使角色更添反差魅力。

面對嚴苛市場考驗

得獎對於《八戒》來說,目前只有一步之遙,但最嚴苛的考驗則是得獎後,明年四、五月要面對市場。

這十年來台灣動畫得到金馬獎只有兩部,票房最好的是2018年耗資5千萬的《幸福路上》,票房1200萬。動畫製作費時又燒錢,導演宋欣穎今年已改拍劇情片《惡女》。

2020年得獎的《廢棄之城》號稱以一億五千萬的預算,花十年拍成,但2021年台灣上片的票房只有一百多萬,不成比例的收支嚇壞了片商。

日本動畫強勢壓境 《八戒》要殺出血路

今年至今沒有一部台灣自製動畫上院線,十一個月來卻有38部的日本動畫上院線搶錢,而且其中有些只是電視動畫影集,良莠不齊,但觀眾因長期看日本動漫養成收視習慣,竟多買單,至今票房合計粗估已達14億。

邱立偉打造的「八戒IP」,號稱製作預算也上億,未來還將出唱片、辦演唱會、拍劇集,不管金馬得不得獎,已經引起了日本片商的興趣,甚至要求能在下一集開拍的前期就能加入投資,海外的代理權已簽,但如何在國內市場殺出一條血路,相當牽動台製動畫的未來。


”AA”
脫胎自《西遊記》的科幻角色。(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