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洄游千萬里的信 (王壽來)

王壽來 / 前駐舊金山新聞處主任、前新聞局國際處處長 2023/06/01 21:59 點閱 2690 次
一封保存了數十載,最後又將其送我作紀念的公文,如何不教人銘感於心? ( 網路截圖)
一封保存了數十載,最後又將其送我作紀念的公文,如何不教人銘感於心? ( 網路截圖)

王壽來 (前駐舊金山新聞處主任、前新聞局國際處處長)

我年輕時寫的一封信,從南半球約翰尼斯堡,飛越一萬二千多公里,竟然到達北半球的台北,算來歷經快半世紀,卻又「洄游」到自己的手中,此事就算不足以登入「金氏世界紀錄」,但如何不讓人為之嘖嘖稱奇,感慨萬千呢?

特有的「洄游」現象

在此,我用了「洄游」一詞,自是一種比喻的說法!想必讀者亦了解,有些品種的魚類,會因覓食或繁殖的緣故,在其生命的周期中,靠著天性與本能,即使歷經層層險阻,也必定會奮力溯流,游回到其原有的棲息場域。對魚類此種特有的「洄游」現象,人們自不免讚嘆大自然的奧秘。
有關魚類「葉落歸根」的習性,無需多所贅言,在此就言歸正傳,談談我那封見證自己年輕歲月的書信吧!

一封有價值的信

話說數月前,我跟好友劉培兄邀請老長官戴瑞明大使餐敘,其實這次聚會我們早在電話商定,只因疫情居高不下,乃至於一拖再拖,直到劉兄賢伉儷因見歐洲各國解封,決定前往西班牙盤桓數月,才在其行前履踐前議,
並洽獲戴大使欣然首肯,準時赴會。戴大使曾任我國駐英代表、駐教廷大使,也是筆者當年以高考資格初入新聞局國際部門服務時的處長。

這次聚會不出所料,一向守時的戴公準點出現在面前。我們趕緊趨前相迎,但還不等大家坐定,戴公就從手提袋裡掏出一個大型牛皮信封,笑意盈盈的對我說:「我特地帶來一件東西給你,要是讓你猜,恐怕猜到地老天
荒,你也不太可能猜得出!」說完,他就揭開了謎底,抽出信封裡的東西,鄭重的遞給我說:「你仔細瞧瞧,這是你四十多年前從南非寄給我的鋼筆信,前陣子,我好好整理了一下書房,發現自己還一直保存著這樣一封很有紀念價值的物件,現在送給你,也算是原璧歸趙吧!」

撞見自己年輕身影

說實話,我壓根兒不記得有這檔子事,於是,趁上菜之際,就匆匆瞄了幾眼那封長達四頁的「工作報告」。看到自己早年的手筆,以及戴公將此信簽報給宋楚瑜局長的便條,上面寫著:「駐南非大使館新參處王助理新聞專員壽來之來函,告知本局蔣昌成等四位同仁抵約堡進修生活狀況,呈局長鈞閱」等語,霎那之間,彷彿撞見了自己年輕時熱血滔滔的身影。

餐畢返家,仔細展閱了此信內容,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當年自己之所以會鉅細靡遺的,修書回報局派學員到達約堡後的情況,乃是因為先行收到戴公從國內寄來的聖誕賀卡,內中順便提及南非國情極為,囑咐要對離鄉背井的學員們多加照顧。

歲月的年輪

彼時南非與我國正式建交不過四年,雙方關係堪稱密切,然而,由於該國長期以來白人執政,實施嚴格的「種族隔離政策」,在社會上,黃種人所受的待遇,雖然略可比照歐裔白人,惟有時仍不免被此一政策波及,而遭魚池之殃。戴公有鑑於此,對初來乍到此地受語訓的同仁特別關心,亦是其來有自。就我而言,宦海浮沉一輩子,走過風風雨雨、高高低低的仕途,從未料到一封標記著自己「歲月年輪」的信件,有若穿越激流、險灘的洄游魚類,又回到了啟航地。而最讓人感動不已的是,戴公竟將其妥善保存了數十載,最後又將其送我作紀
念,如何不教人銘感於心?

點燃我們內心火焰

講到此處,不期然讓我想起一生在蠻荒非洲行醫、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史懷哲博士(Albert Schweitzer), 如此說過:「有時,我們自己的光熄滅了,卻被另一個人的火花重新點燃。我們每個人都有緣由,懷著深切的感激之情,去懷念那些點燃我們內心火焰的人。」(Attimes, our own light goes outand is rekindled by a sparkfrom another person. Each ofus has cause to think withdeep gratitude of those who have lighted the flame withinus)
對我來說,就是這麼一封「洄游千萬里」的信札,在我心頭寂寥的荒原,再次燃起了一團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