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此路不通?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3/03/15 12:12 點閱 2594 次

血管堵塞嚴重,做了心臟繞道手術,王老在醫院已經住了好幾天,兒女只在手術完頭一天探望他,就把看護的責任交給了護工。期間,他因為身體不適,央求兒子來看看,兒子只臭著一張臉,蜻蜓點水似的在病房裡晃了晃,連陪病椅都沒坐熱,就說他公司有事,匆忙離開。

鄰床訪客多

在醫生的許可下,王老勉強下床走了走,就又躺回床上,剛閉上眼睛,就傳來一陣吵雜,鄰床心臟裝完支架的何姓病人回來了,他的病情比王老輕微得多,卻比他受到更多關切,床邊圍著好幾位親人。王老心裡酸溜溜地,刻意咳了幾聲,暗示他們降低音量。

何男的親人離開不久,王老正慶幸病房安靜下來,又出現新的訪客,一批批絡繹不絕,看樣子何男在職場挺吃得開。最引王老注意的是何男的妻子,裝扮亮麗,照顧得無微不至,握著他沒打點滴的手,時時提醒他不要說太多話,省點力氣。

夫妻感情好?

王老心底不由得羨慕起來。想當初他胃潰瘍住院,老婆也是這樣握著他手,他還嫌煩,推開她說,「別這樣動手動腳,多難看!」老婆眼裡的委屈他到現在還清楚記得。若是老婆還在他身邊,應該也會這般盡心盡力吧!

何妻伺候著丈夫吃完午餐,何男就催著妻子回去,「妳這樣太累了,晚上我吃醫院的伙食就好,妳不要來了。」他的體貼溫柔,是王老一直欠缺的,當何妻離去後,王老忍不住說,「你們夫妻感情真好!」

多位女子來訪

何男未置可否,跟王老聊起他的病情。聊沒多久,何男又有了訪客,是位裝扮樸實的中年女子,眼神不安地四處打量,她剛在陪病椅坐下,何男就拉起布簾,隔斷了王老的視線,布簾裡隱約傳來一陣陣低語,過了好一會兒,樸實女才鑽出布簾告別,王老湧起怪異的感覺,卻沒有多問。

傍晚時分,何妻又來了,何男小小抱怨幾句,乖乖喝完魚湯,就急著催妻子回去,何妻體貼地幫他擦了臉和手腳,才拎著保溫罐說了再見。

沒想到,又出現一位女性訪客,染了幾撮金髮,帶著幾分風塵味,何男照例又是拉上布簾,阻止了王老的窺探。當那女子離開時,明顯地頭髮有些凌亂。

至此,王老不再羨慕何男的高人氣,而是搖頭嘆息。

出言相勸

王老回想自己的婚姻原本是通暢的雙向道,夫妻有來有往。漸漸地,變成單行道,他回家的時間愈來愈晚,夫妻之間變得無話可說,最後,婚姻成了死巷子,掛著「此路不通」的牌子。何男似乎正走在他過去的路上,他要見死不救嗎?

隔天早晨,當何妻匆忙送來早餐,趕去上班後,王老忍不住說,「你老婆對你真好!我老婆也對我很好,怪我自己不珍惜,嫌她整天管東管西。我以前開工廠,賺不少錢,開始花天酒地,老婆勸我不聽,只能偷偷掉眼淚,我卻對著她發脾氣,還嫌棄她,當著她的面去牽別的女人的手。」

何男覺得王老意有所指,不免有些尷尬,又不好阻止他,隨口應著,「男人太辛苦,免不了找些消遣。」

一直等你回頭

王老順勢把話接過來,「我起初也這麼覺得自己很辛苦,做生意忙得半死,還要應酬喝酒,把血管搞得都不通了。後來才發現,女人才辛苦,要顧家要生兒育女,有次我老婆難產,等我去簽字,我卻喝茫了。她差點死了啊!老婆卻沒怪我。」

何男下意識問,「後來呢?」

王老卻掩面哭泣,甚麼話也說不出來。

出院的叮嚀

或許是王老的話起了作用,這天,除了何男的同事,樸實女和金髮女沒再出現,只有傍晚時,何妻送來晚餐,雖然臉上滿是疲憊,卻依然帶著笑容。

何男有些小問題,延後一天出院。反倒是王老先出院。

王老辦妥出院手續後,特別來跟何男道別,「你看我,現在快七十歲了,以前圍繞著我身邊的女人都不見了,我才想要回頭找我老婆,可是來不及了。你問我,老婆去了哪兒?」王老指指天上,「我去不到她那兒了。希望你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王老沒等來兒女接他出院,獨自拖著箱子,慢慢走向電梯,玻璃外的陽光亮閃閃的,樓下的草地又開始添了綠意。

雖然老婆已經去了天家,他卻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用自己的生命見證,及時勸阻走錯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