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設立安全科學網站 保護學術自由

張瑞雄 2022/12/04 11:36 點閱 1647 次

學者在研究生涯中,會面臨各種威脅與恐嚇嗎?荷蘭多個研究單位11月初設立了一個叫做「安全科學」(Safe Science)的網站,針對在學術科研工作上面臨騷擾的學者,成立一個投訴平台,透過集體處理投訴,協助學者與科研人員的研究安全。

保護學者研究安全

「安全科學」網站旨在幫助學者迅速從他們的機構獲得支持,如果他們因為教學、研究或服務活動而受到威脅、恐嚇或虐待,網站也提供一個可以在緊急情況下撥打的24小時服務電話。

「學者和科學家履行著重要的社會功能,若他們在工作中面臨威脅、恐嚇和仇恨反應是不可以接受的,」荷蘭大學主席說,「如果科學家不能參與公共辯論,我們的民主價值觀將受到影響。」

反知識恐嚇運動

近年來,反知識恐嚇在荷蘭的影響和嚴重程度一直在增加。激進的右翼政黨於 2019年開通了一個熱線,以舉報大學老師所謂的左翼「灌輸」行為,甚至會針對左翼公眾人物,在他們的家中張貼標有「此位置正在被監視」的貼紙。

在此同時,新冠肺炎大流行也引發了廣泛的反對封鎖和疫苗接種的行動,其中一些行動是針對支持疫苗強迫接種的學者。

設立服務單位防騷擾

在荷蘭可能只有少數人會做這種騷擾學者的行動,如果所有的投訴都去到同一個地方匯總,相關單位就會意識到這是同一個人所為,也可能會為警方的行動提供更有力的理由。

荷蘭的許多大學都建立了包括保安、人力資源、法律和網路專家在內的團隊,在發生騷擾時協助學者。網站不僅在道德和實踐上支持學者,也會幫助找到並支付律師費用。

荷蘭科學部長表示,各國政府應該效仿荷蘭,為面臨騷擾的學者設立國家級的服務單位。對學者的威脅是一種國際現象和趨勢,也可能需要考慮如何在國際層面處理這個問題。

學術自由在尋找真理

學術自由正受到威脅,學術壓迫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我們從歷史書上就知道了,但現在的演變就是在全球化的數位網路世界中,透過騷擾電郵、社交網路和實際行動,以限制學術自由和機構自治。

愛因斯坦說過:「學術自由就是要尋找真理,學者可以發表認為正確的東西的權利。對學術自由的任何限制都會阻礙知識在人民中的傳播,從而阻礙國家的判斷和行動。」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