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王老先生講故事之158》燃燒自己,照亮孩子

王建煊 2022/10/05 12:00 點閱 1906 次

「每個人都有一個偉大的母親」、「世界上母親最偉大」,這樣的話,我想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會同意的。但是這幾年我做公益慈善事業,接觸身心障礙的人機會增多,我要說:「世界上母親最偉大,但身心障礙者的母親更偉大。」

媽媽蠟燭兩頭燒

凡是家裡有一個身心障礙的孩子,大概就要賠掉一個媽媽。這些媽媽有些還是職業婦女,要賺錢養家,要照顧子女,還要為身心障礙的孩子日夜辛勞,真是一根蠟燭兩頭燒,典型的燃燒自己照亮孩子—偉大的母親。

有次我參加身心障礙者才藝表演比賽的頒獎典禮,司儀請得獎的母親上台致詞,目的在讓辛苦的母親也能分享孩子得獎的光榮。可是幾乎每個上台的母親都哽咽得說不出話來,頻頻擦拭眼淚。

家長的辛酸

孩子得獎難道不高興嗎?當然高興,但是為甚麼不停的流淚呢?因為在得獎的背後,不知有多少的辛酸、無奈、失望甚至屈辱,但是路還是得走下去。她們痛苦的不是眼前的辛勞,她們憂心的是,有一天她們老了、去了,誰來照顧她們的孩子。我寫到這裡,就會想到那些苦難媽媽們的模樣,不禁也要流下眼淚來。

有位盲生作文得獎,記者去訪問他的母親,這位媽媽說:「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因為家貧,孩子多,她必須工作,照顧子女,每天還要大聲的唸書給雙眼失明的孩子聽。這位媽媽又說:「我不能停,因為我一停,孩子也就停了。」

偉大的母親

有位媽媽,孩子一歲多時得了腦炎,昏燒七天,醒來就成為只會眼睛轉轉,其他都不會動的人了。一眨眼孩子已二十多歲,這二十多年來母親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呢?母親這支蠟燭還要燒多久呢?真是苦海無邊。

有位媽媽,兩個兒子都得了肌肉萎縮症,得了此症,絕大多數的結局就是慢慢的死亡。當母親知道孩子未來是這樣的結局,眼看孩子的肉體一天天萎縮,終至不能動彈,不能呼吸,母親心中的煎熬,又怎能以言語文字形容呢?對這些媽媽們,除了說聲「妳們真偉大」以外,我們還能說些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