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年輕人的心聲(胡又天)

胡又天 2022/08/18 15:45 點閱 1746 次
轉念一想,那種一意孤行的青少年,或許從來都不少,只是2000年前後的環境比較好一些,比較不會讓人走到太糟糕的死路。(《少年吔,安啦!》電影劇照)
轉念一想,那種一意孤行的青少年,或許從來都不少,只是2000年前後的環境比較好一些,比較不會讓人走到太糟糕的死路。(《少年吔,安啦!》電影劇照)

上個月終於看了修復版的1992年神片《少年吔,安啦!》。裡面有一段文戲讓我印象深刻,反覆回味而不能盡。

阿兜仔被家人抓回去,然後躺在床上,不管大人問他什麼、罵他什麼,他都不說話。這死囝子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為什麼就是拒絕溝通?我們看過之前的劇情可以理解:因為他知道,他在乎的事情,他想做的事情,如果說出來,一定會被大人否定、罵回去、壓下來。

他就是明知故犯

事實上,他可能自己都知道自己那些想法不合理、走不通。可他就是想那樣,而不想聽話。這一段戲不短,看了會讓人覺得有些煩躁,但同時你又會覺得非常真實,很多青少年就是這樣的,我們以前多少也曾經這樣。明知故犯,飛蛾撲火;逃離現狀,自毀衝動。

如今看到一些年輕人被騙去柬埔寨淪為奴工的報導,我忽然就想到了那段戲。

很多論者是站在一個「正常」的位置,一面罵被騙的年輕人愚蠢,一面譴責政府和社會沒把教育和經濟辦好--如果你覺得還不夠的話,儘可再多補充,把每一面都罵到滿。然而這時候,我就覺得,這就像是戲裡那些束手無策的阿兜仔的長輩,怎樣都打不開小孩緊閉的心扉。

你可以在力所能及的時候管他一陣子,但他遲早還是會自己跑出去鬼混,運氣不好就像阿國那樣浪死。

願意被騙

轉念一想,那種一意孤行的青少年,或許從來都不少,只是2000年前後的環境比較好一些,比較不會讓人走到太糟糕的死路。現在環境又壞了,而年輕人,以現在資訊發達的情況而言,那些被騙的,恐怕多是心底有著「想要逃脫束縛」而「願意被騙」的因子。

逃脫束縛,逃脫什麼的束縛呢?我們現在的社會算是很自由了。答曰:逃脫常識的束縛。常識告訴他們不要眼高手低,常識告訴他們不要妄想這些那些;常識又告訴他們這整個大環境的結構性問題就是這樣的,我們現在要講起「常識」來,可以很完備,很經得起檢驗,因為經不起檢驗的想法理論常會被網友駁倒。

過時的常識

前些年經常有老一輩的經驗主義奮鬥理論被當成靶子,被新生代競相唾棄說已經過時了、失效了。現在也還有這種情形,但烈度就不如前幾年那樣高。

這是為什麼呢?我想可能是因為,那些「過時常識」確實被打倒了很多次,現在處於只能偶爾詐尸的躺平狀態了,但第一,困境沒有減輕;第二,歷經這幾輪淘汰還能繼續成立的「常識」,對新生代來說,便成為了更加困苦的束縛,因為你只要還保持著理智,你自己都沒法否定它,你心底明白常識是對的,是自己渣。流行語「我就爛」的風行反映了一些這樣的心理。

「我就爛」你怎樣?

但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常時接受「我就爛」的自己,不是每個人都有躺平的條件。可以理解,有些人就會選擇把自己腦袋裡「理智」的那根筋關掉,這就是詐騙得以趁隙而入的缺口了。

我們沒有辦法。我們甚至不能請他們自己發聲,不能騰個空間出來說「不然你自己說說你想要什麼」,因為他非常明白,講出來只會引人訕笑、否定、唾罵而已,換他自己把理智開關打開來評,他都不會講出什麼好話的。

證明咎由自取

於是他們自然會繼續保持阿兜仔那樣一個拒絕溝通的狀態。少數被騙去又僥倖被救回來的人,在公共領域也會陷入失語:他們以自己的咎由自取證明了「常識」的正確,他們在公眾前只能扮演好一個悔悟、歉疚的角色,成為壓制同輩的常識的另一分子,這是何等的難堪,何等的難看?

對此,我想不出任何輕鬆有效的對策。我只能說,沒有比這個問題更是文藝工作者的用武之地了。希望盡快能有面對這些現象的作品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