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領導》

醒報編輯 2022/05/02 21:01 點閱 2255 次

美國戰力最強壯的海軍陸戰隊,他們的管理以及指揮領導模式是強大力量的基礎。他們並未因軍事方面的傑出表現,而扼殺智識上的自由,或企圖以嚴格控制的思想來取代具有想像力的作為。撐起這個永垂不墜的根基與信念的,正是如前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這種在前頭引領的軍官。

歷經多年的管理經驗,馬提斯對領導一個部門或部隊的獨到見解,全都融入在這本被《華爾街日報》形容是「四星將軍的五星級傳記」、兼具教育與趣味的著作當中。以善於分享故事的手法,無私地公開他對領導和管理的基本之道──本職學能、正派、願意接受並勇於說出嚴酷事實、照顧部屬、勤讀和汲取歷史教訓。

我在中央司令部那三年,美國政策上的錯誤使中東的動亂更為惡化,尤其是在伊拉克與阿富汗。

內戰情緒依然存在

七年來美國當局在伊拉克投入了人命與資金,到二○一○年時,這場由美國主導的戰爭,終於能夠成功建立起一個不甚堅固的穩定。大規模戰鬥已經結束,感謝國防部長蓋茲讓大量兵力盡可能留在原地,使我們能夠重挫伊拉克蓋達組織。

如今隨著戰鬥任務的結束,蓋達成員不是逃亡就是藏匿,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內戰也已經平息。從我的觀點來看,伊拉克已進入後衝突、重整階段之前的穩定。但隨著內戰所引發的激烈情緒卻依然存在。

付出代價達成目標

二○一○年夏末,我飛往巴格達參加指揮權的交接儀式,洛伊德.奧斯丁將軍要從歐迪諾手中接下部隊的指揮權。雷已經將一份經過仔細衡量的計畫,提報給國防部長蓋茲和我,打算要留下一萬八千名官兵。我們私下討論了一個關鍵問題:誰將會是下一任的伊拉克總理?而這樣的選擇,又會如何影響到美軍的撤離與當地的穩定?

歐巴馬總統已經提到,我們會維持一支駐留兵力,以「建議並協助」伊拉克人。奧斯丁將軍、歐迪諾和我都假設,這樣的兵力要足以守住我們在付出極大代價後所達成的目標。我們會隨著伊拉克實力的增進,再減少駐軍兵力。

違反伊拉克憲法

這天巴格達極為炎熱,交接儀式結束後,傑佛瑞大使邀請副總統拜登、白宮幕僚團隊與美軍將領共進晚餐。傑佛瑞是那種在艱困時期造就出來的外交官,席間他鼓勵與會者意見交換時不妨有話直說。

在晚餐到結束以後我提醒大家,馬力奇並未贏得多數選票。我當時心裡正想著那些關於馬力奇將候選人的名字從選舉名冊刪掉、蓄意拖延政府改組好幾個月等已違反伊拉克憲法的報告。

外交官被排除圈外

「馬力奇總理是極度不值得信賴的,副總統先生,」我這樣說:「他將我們的大使和軍事顧問當成是自己反遜尼派訴求的障礙。區域內的領袖都警告我,他的目標是弄掉遜尼派的選舉權,打算將他們與庫德族從政府當中清洗或邊緣化。他並不坦率。」

我理解作為軍人的角度看待,或許無法心領神會政治的複雜性。但坦白說,連我們的外交官似乎都完全被排除在決策圈外時,這就令我非常震驚。傑佛瑞大使鼓勵的開放交換意見,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而顯得突兀,最後也就草草收場。

伊朗實施長期計劃

接下來幾個月,從我在伊拉克和其他地區消息來源捎來的訊息,以及我們自己的情報,傳來的都是不祥的預兆。馬力奇進一步將遜尼派排除在所有政府公職之外,並在過程中打壓軍方。每當馬力奇嚴重濫權時,焦急的伊拉克官員都會向我們的顧問抱怨,把他們當成了上訴法庭。

伊拉克西邊的敘利亞,阿薩德的復興黨政權正在協助蓋達組織與遜尼派恐怖分子的招募與訓練。而在東面的邊境,伊朗正在支持什葉派民兵與行刑隊。那些控制伊朗的宗教領袖,想要吸引伊拉克遵循他們的模式,成為他們的代理人。

伊朗正在實施他們的長期計畫。依照我的判斷,無論在二○○三年決定入侵伊拉克時你採取的是什麼立場,為確保七年來在伊拉克戰爭的成果,都將需要美軍的駐留以及外交合作。

日內瓦公約

接戰準則讓有操守的軍隊,和野蠻人或恐怖分子有所區隔。但同時,一個民主政體,無論其道德原則有多崇高,也都有一項道德義務,就是確保其士兵被允許——不,該說是被鼓勵——能有效執行所指定的任務,也就是逼近敵人並將其摧毀。

《日內瓦公約》將致命的軍事武力應用給系統化,並註明破壞應該是依照狀況比例的,且各方應盡力採取行動保護非戰鬥人員。親身見證過我軍一再投入戰場之後,我懷疑歷史上有任何一支軍隊會比他們更盡力避免傷及無辜。

逐漸嚴格的規定是在好幾年的過程當中演變出來的。我認為由於缺乏明確的政策目標,在一場漫長而沒有結果的戰爭當中,又面對著日益高漲的批評聲浪,導致我們在戰場上只好限制接戰準則,以確保我方是以「正確的方式」在戰鬥。

將各階級凝聚的紀律

把這些規範強加在部隊頭上,只是徒然想彌補我方缺乏能有進展的明智戰略。結果我們並未調整戰略,卻反而試著要免於受到任何對我們作戰方式的批評。由於這樣的作法,導致我們在軍事方面畫地自限,並在過程中使部隊喪失信心。裴卓斯正是要對軍事上的需求,與保護無辜的絕對必要性形成一致。

我們在設定規則限制部隊的同時,也不能讓我們的士官兵一直仰賴上級的判斷,或明顯地給予敵人與你「平分秋色」的優勢。我們的各級指揮官,必須是部隊自己的教練與隊長,在戰鬥中與士官兵建立互信。當將領們由於規範脫離現實,而失去對部隊的影響力之際,將各階級凝聚為一的紀律也會隨之削弱。

正因為有了紀律,也才會將戰場視為一個人道場域,進而保護遇到的無辜者。我們必須從將領直到二等兵強化互信,才能讓非戰鬥人員付出最低代價,並以最有效的方式贏得戰爭。

反射性的接戰準則

我們有保護部屬的道德責任。我毫無保留支持大衛的決策,以解決接戰準則的問題,且必然要給予那些直接和敵方交戰的官兵更多的權限。這些準則其實不該只由律師來擬訂,而是由指揮官在聽取專精於戰爭法的律師建議後決定,而非單單只考量人道問題。

另外,接戰準則應該是反射性的,而非反省式的。在時間緊迫之際,部隊才能快速且合法應對。假使一個民主政體根本不相信自己的部隊,那它根本不該投入戰爭。

總統的聲明

即使有了明智的接戰準則,那戰爭的目的又要朝向哪裡?我們的政策想要達成的最終成果是什麼?什麼樣的策略可以完成它?目的、方式和手段都很重要。小布希總統曾經聲明:「我們在阿富汗的目標,是要建立一個穩定、溫和與民主的國家。」但這個廣泛的政策目標,在他八年的總統任期間證明是無法達成的。

至於歐巴馬總統,他雖然不情願,但仍同意在二○一○年派出更多部隊。「這是基於我國的重要利益才會額外派出三萬美軍前往阿富汗,」他這樣說:「十八個月以後,我們的部隊將會開始返國。」在第一句裡,總統為阿富汗境內反神學士的部隊帶來了希望;但在第二句,他提出了我們離開的日期,所以也給神學士帶來了希望。

總統演說之後,我詢問司令部內巴基斯坦軍方的聯絡官,對於這個訊息有什麼看法。他很快回答我:「你們要撤軍了。」如同季辛吉博士在好幾年前教給我那樣,我們永遠不該告訴對手,自己將不會做哪些事。
(小凡/輯)

《學會領導》
作者:吉姆・馬提斯(前美國國防部長)、賓.魏斯特(前美國助理國防部長)
出版社:燎原出版

其他書訊:
《韓國最強法人交易員的獲利關鍵》
作者: 朴秉昌
出版社:樂金文化

股市中有四種動物:熊、牛、羊與豬。熊與牛是能夠左右市場的力量,可能是外資、國內法人或資金大戶。而一般散戶多是羊與豬,你要當跟隨市場做出正確判斷的羊?還是自以為聰明但其實是待宰的豬?差別就在於:你是否能夠好好遵守「獲利關鍵」!

本書作者從1996年就開始在韓國股海江湖中走跳,長年站在股市的第一線,是韓國赫赫有名的法人交易員。他不僅是系統交易軟體MP+和智慧型HTS的開發者,還是知名的股市教育推廣家,活躍於韓國經濟台、Sampro頻道等主要電視台節目中,被譽為韓國最強的市況專家與投資教育專家。

《肌力訓練課程設計》
作者: 馬克‧銳普托, 安迪‧貝克, 史黛夫‧布萊德佛
出版社:楓書坊

運動和訓練不一樣。運動指的是身體活動,目的是在運動當下、運動結束後或運動當天取得立即效果。訓練則是一種有長期目標的身體活動,這些活動都是為了達到該目標。運動員要贏就必須訓練,任何人如果想讓提升肌力與體能,也必須訓練。

《肌力訓練課程設計》是一本專門討論「訓練計畫」的專書。內容包含各種相關機制細節,讀者將瞭解身體向上適應背後的生理學基礎原則,以及如何將這些基礎運用在新手、中階者、和進階者身上。

《媽媽便當店》
作者: 蘇菲
出版社:PCuSER電腦人文化

因為愛,所以我做料理;因為愛,所以我將情感放諸每一道料理之中;也因為愛,在每一道料理的背後,都藏有我——這個妻子、母親的小小心意。不管是需要飽足能量的元氣便當、越吃越瘦的減醣便當、超萌可愛造型便當、早餐帶著走便當;或是暖心又暖胃湯品、超多常備菜自由配,一次滿足全家人!

這本書拍的、寫的,都是我平日在廚房裡,大大小小的日常生活。它們不是特別厲害的大菜,不是特別困難的手藝,但都是曾經出現在我們家的餐桌上、便當裡、野餐中、家庭盛宴上各式各樣的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