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愛,上不了岸?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2/03/24 19:07 點閱 6036 次

她夜裡突然腹痛,不斷冒著冷汗,預產期還差一個多月,應該沒事吧!

她的呻吟聲吵醒了丈夫,見她痛得臉頰抽搐,皺了皺眉說,「我送妳去醫院。」

醫生做了檢查,說她宮縮厲害,打了安胎針,建議她放鬆休息,再繼續觀察。

丈夫坐在她床邊的窄小椅子上,扭著身軀,她覺得腹痛漸漸緩和,望著疲憊的丈夫,輕聲說,「你先回去吧!」

丈夫望了眼妻子的點滴,沒回應,只是閉上眼休息。

這時,丈夫的手機驀地響起,在急診室裡顯得突兀,她下意識瞄向手機亮起的螢幕,瞥到來電人的名字,小婷,毫不意外的就是那個女人,曾經跟她丈夫戀愛,不告而別幾年,卻在他結婚時突然回國,吵著要他回心轉意。

他避到外面接手機,是小婷的妹妹。她說,「姊姊自殺了!」他捏捏眉頭,正要問情況,隱約聽到另一端的小婷吼叫,「不要叫他來,他老婆會生氣。」可是他卻不能不顧小婷。

他藉口朋友有事情急需處理,「醫生說妳沒大問題,我去去就回來。」他拍拍她的手,她抓住他,想說要他陪,卻說不出口。他抽出手,望著妻子的眼,眼神裡的火苗逐漸黯淡,她明知道他去見誰,硬是壓下了自己的委屈。

望著丈夫匆匆離去的背影,她嘆了一口氣,心想,他是不會回來了,小婷肯定會想盡辦法纏住他。前兩天小婷約她喝咖啡,軟硬兼施要她離開丈夫,「他愛的是我,只是覺得對妳很抱歉,妳這樣守著一個不愛妳的男人,有甚麼意思。」

她沒答應。小婷又挑釁說,「妳可以假裝肚子痛要早產,當你們去了醫院,我只要一通電話,他就會趕到我身邊,證明他真正愛的是我。」

她害怕自己輸得悽慘,不敢裝肚子痛,未料卻真的痛了。她拍撫著肚腹呢喃,孩子,我們會失去你爸爸嗎?

那一頭,小婷蒼白著臉躺在另一家醫院的急診室,見到他就淒涼委屈地撇嘴,「你差點見不到我了。」心底卻暗笑,自己贏了。

小婷左手腕裹著紗布,隱約透出血漬,他握著她的右手,急切地問「怎麼回事?」她妹妹一旁說,「姊想到你要做爸爸了,她卻不能為你生下孩子,一時想不開……」

他坐在小婷身旁安慰她,「都過去了。」當初他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計畫出國的她不想留下,堅持打胎。

醫生說,幸好割得不深,這已經是第三次了,要勸勸她,別拿生命開玩笑…。他清楚記得,小婷第一次割腕是他拒絕離婚娶她,第二次是聽到他妻子懷孕的消息。

望著小婷手掌上沾染的血跡,眼前恍惚是妻子的面容。妻子頭一次剖魚,要煮魚湯給他喝,卻被堅硬的魚鰭刺傷手,洗手槽裡幾大滴的血。他怪她,「買剖好的魚就好了,幹嘛自己找麻煩。」妻子卻說,「現釣的海魚要自己剖。你最近工作忙,補補身體。」事後,她用貼著OK絆的手把魚湯端給他,他喝了,舌尖似乎還留存那樣的鮮甜味道。

妻子的溫柔他慣常不會回應過多的熱情,似乎,他刻意守住某個心房,留給遠走他鄉的小婷。

小婷閉著眼睛,頭靠著他手臂休息,他想去撫摸她的頭髮,心頭興起的卻不是往昔的疼惜,而是莫名的焦躁。想了想,他挪開她的頭,輕輕說,「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妳。」他轉身離開,身後是小婷爆發的哭聲,他卻愈走愈快。

趕到妻子的急診室,卻不見她的身影,他問護理師,才知道胎兒心跳不正常,妻子已經緊急送進手術室。他渾身抽冷,他已經失去過一個孩子,這個孩子會保不住嗎?
他坐在手術室外,搓著臉,手不禁顫抖。

這時小婷又來電話,哭啼啼地說,「我傷口又出血了,我好害怕。你不愛我了嗎?我還是回美國去吧!」

他當然愛小婷,當年小婷離開,他都快要瘋了。好不容易等到她回來,怎麼能讓她離開?

他站起身,走了兩步,卻又坐了下來。這一年多來,夾在兩個女人之間,他的心不斷被拉扯,好友勸他趁早釐清,否則就傷害兩個女人。他抬起頭望著手術室的門,妻子正為著他倆的孩子奮戰,當初得知妻子懷孕時,他是真的開心的…。

於是,他留言給小婷。「別鬧,讓妳妹妹陪妳就好。」然後關機。

他的心飄盪已久,不能總是找不到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