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跟你談天說地43》民生第一要務—廁所

王建煊 2022/01/02 10:12 點閱 938 次

吃、拉、睡正常與否,是健康身體最簡單又最重要的指標。小時候家裡十分貧困,當然吃不到甚麼好東西,最窮時,米缸沒有米,母親向鄰居借一點米,用手帕包回來熬稀飯,但再苦還能勉強度過來。

家裡沒廁所問題大了

可是家裡沒有廁所,問題就大了。1949年來台灣時,我們五口之家住在沒有廁所、廚房、浴室,大約五坪大違章建築的屋子裡。

這三項民生最必需的設備,其中以沒有廁所最為嚴重,小號我們小孩子在路邊水溝解決,大人是怎麼解決的,我們也不太知道。但是大號總不能脫了褲子在路邊解決吧!大家感同身受一下,肚子拉警報,說再不放我出來就慘了,你說怎麼辦?

到附近村子裡解決,找村用廁所,但村民嫌我們佔了位子,不給我們進去,每天為了大號,痛苦萬分。只要把大號解決了,那天就如釋重負。

到處惹人嫌

後來大家造了一個小木屋似的簡陋廁所,晚上偷偷的放在田地裡。當時田地很多,無人管,可以隨便用。後來不幸被附近大戶人家發現,堅不同意,因為各色人等進出廁所,讓他們不舒服。大戶人家有力量,告到派出所,茅廁就收了。

讀小學時,我儘量在學校廁所完成大號任務。但下課時間只有10分鐘,廁所被我佔了,別的同學,尤其是女同學就很不方便,告到老師那裡去,老師問我,是不是腸胃不好,以致要常常佔用廁所。

我們住家前面人家有廁所,有時看我在那徘徊,問我是不是要上廁所?我說是,他們就讓我去用一次,但只是偶一為之,解決不了問題。當時真希望,能有一小茅廁,管它多臭多髒多簡陋,對我們來說都是大福氣。

我一直到年紀很大時,還會做夢在找廁所,其與非夢中找廁所一樣痛苦難耐,但突然睡醒了,原來是在作夢,找廁所的痛苦立刻不見了。所以,對於心理學家說,小時候的一些經驗,對人的影響常十分久遠。做夢找廁所的事,使我相信心理學家所言是有道理的。

印度7.74億人沒廁所

有次我去印度加爾各答,德蕾莎修女辦的垂死之家當志工。發現印度有俗稱的廁所基金會,專門捐建廁所供人免費使用。真是功德無量,尤其對印度女性,不能像男人隨地大小便,廁所基金會解決了她們的困難,大家感激不盡。開始聽到廁所基金會時,大家有點好笑,公益慈善事業,也不想點偉大的項目。

但是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全世界每三人就有一人沒有廁所,印度有7.74億人沒廁所,加爾各答的廁所基金會做對了,尤其對我這種在找廁所中度過童年的人,對廁所基金會要按個大大的「讚」。

有時我們在落後地區,看到有人隨地大小便,不免要藐視一番,但要知道,有時候這些人可能是被逼得走投無路才這樣的。每當我看到他們隨地大小便,我就想起童年的我,我真是那樣缺乏教養的人嗎?

除了廁所,沒有浴室也是大問題,我們在院子或馬路邊穿短褲,提一桶水,先擦肥皂,再一瓢一瓢的舀水沖洗。在印度、印尼我都看到有人這樣洗澡,又勾起我許多的回憶。

我們有廁所了!

當我念高中的時候,家裡終於有了一間有抽水馬桶兼浴室的廁所,當時真的要放鞭炮來慶祝,多年痛苦終於解決。廁所很小很小,馬桶旁邊又放有澡盆等用具,坐馬桶時只得斜坐,久之養成習慣,後來好幾十年裡,我坐馬桶一定斜坐,否則就排便不易。

兒時種種,回憶起來,感慨萬千,但並無痛苦,反而有諸多回憶的滋味。所以現在我的心情是愉快的,過去的貧窮,此時對我並無任何憂傷感。上帝給的,無論窮富都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