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精心舖陳母女情 《瀑布》令人驚心動魄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1/10/29 10:33 點閱 1097 次

看鍾孟宏的《瀑布》,是一場驚心動魄又賞心悅目的觀影經驗/驚艷,劇情深入淺出,曲折又綿密地交織出在疫情逼迫下,原本疏離的母女,強弱一夕易勢後,感情的微妙轉變,看似簡單的劇情,又暗藏很多讓影迷為之驚喜的彩蛋。

這大概是鍾孟宏電影最親近人心的溫暖之作,風格與他的前五部劇情片的暗黑驚悚性質有很大轉變。

從劍刺心臟到暖心

他過去的作品常充滿著對人性的不信任或對人生無常的惋嘆,主角都身陷入一種絕境,看完常讓觀眾覺得被「劍刺心臟」,又被推落深井,陷入一種久久不可自拔的絕望。

即使《陽光普照》強調家庭的價值,但是陽光背後的陰影,卻仍讓人有揮之不去的苦楚與道德的混淆糾葛。

《瀑布》中兩位女主角不斷地經歷人生不可預期的風暴,觀眾看到一半可能先會納悶片名與電影有何關係?直到女主角品文(賈靜雯飾演)揭露答案。

AA

疫情下的小家庭

美麗又幹練的品文,原是人生勝利組,在外商公司任中階主管,但中年失婚,獨力撫養女兒小靜(王淨飾演)。一場影響全球上億家庭的COVID-19疫情,讓外商公司也須減薪以待復甦,而沈重的房貸壓得人透不過氣來。她們所住的大樓等待都更帶來翻身契機,大樓披上藍布拉皮整修,猶如人人都戴上了口罩,但粉飾的卻未必是美好的未來。

電影一開始以都市景觀華麗登場,陽光像把整棟玻璃帷幕大樓鍍金似的,母女展開一天的日常,品文聲聲催女兒小靜(王淨飾演)起床,開車送女兒上學途中,媽媽嘮叨幾句抱怨,青春期的高中女兒忍不住頂嘴,母女衝突如家常便飯般上演,兩人像生活在平行時空般難以溝通。

失婚、失業、失親

而在品文向上司抗議減薪的同時,接到女兒因班上同學確診必須居家隔離的通知,自己也因此被隔離,原本在平行時空各行其是的母女,被迫二十四小時要面對彼此,咫尺間,卻更加丈量出心中最遙遠的距離。

母親失魂落魄地在暗夜冒雨狂奔尋女,失婚、失業、失親,層層堆疊的人生風暴,猶如傾瀉而下的瀑布,形成母親腦中轟隆隆的巨響。導演以虛實交錯的手法呈現品文內心逐漸崩解中的世界。品文病了,分不清現實與虛幻間的距離,而驚恐無助的小靜被迫一夕長大,由被照顧者成為照顧者。

一場火災,足可讓她有理由逃避照顧母親的沈重責任,但當她突然發現父親的新家庭中,自己成了多餘的孩子,原本對父親的信任倚賴瞬間瓦解,終於理解母親被背叛的痛苦,而打開心門走入母親荒蕪的心境。

賈靜雯演出有層次

易位而處的母女關係,有了新的開始與轉變,但是繳不出房貸,房子要被拍賣,即將失去棲身之地的絕境。要少不更事的少女,如何挑起家庭的重擔?又如何能照顧一個思覺失調的母親呢?

AA

在峰迴路轉的劇情中,導演細緻且幽默地讓愛成為「解方」,暗黑天地終見曙光,客串演出的演員魏如萱、許瑋甯、楊麗音、黃信堯輪番驚喜現身,也讓影迷觀眾有尋獲彩蛋之驚喜。而片中一再出現法國印象派大師竇加的山野遛馬圖,也成為畫外音,述說著導演對於被名繮利索糾纏的凡人的一聲祝福。在深井中的觀眾終可隨著主角找到一條繩索攀緣而上,逃出生天。

入圍金馬獎十一項的《瀑布》在影音和編導上整體都有水準以上的呈現,而最特別的是大量運用了特寫鏡頭,讓賈靜雯和王淨靠靈魂之窗精彩演出,表面上,王淨的演出似更討喜,但是賈靜雯的內歛把母親想努力爬出深淵的畏縮與勇氣表達得很有層次,今年金馬獎如果在影后獎項爆出雙黃蛋,我也不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