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良談影〉從電影看塔利班的恐怖統治

梁良 2021/08/24 16:29 點閱 2592 次

近日全球矚目的大新聞,無疑是美軍在阿富汗倉促撤軍之際,塔利班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佔首都喀布爾,阿富汗總統加尼不戰而逃,阿富汗人民則蜂擁至喀布爾國際機場意圖擠上美軍飛機逃亡海外。

獲金球獎的阿富汗影片

在20年前的1996年至2001年期間,完全掌權的塔利班政府曾經統治過阿富汗,他們採用極端的原教旨為治國方針,以極度高壓手段對付人民,女性同胞尤其被迫生活在全無人權可言的嚴峻規則之下,簡直就是整天活在恐懼中的低等公民。

這些血淚斑斑的事蹟,曾在過去十多年被數十部電影記載了下來,這些影片可以讓不太清楚阿富汗局勢的一般大眾張開耳目,透過劇中人的不幸遭遇去「感同身受」一下活在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百姓過的是怎麼樣的日子。以下這部電影,個人認為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首選之作。

2004年公映的《少女奧薩瑪》(Osama)是第一部獲得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的阿富汗影片,同時贏得2003年坎城國際影展評審團大獎。它由愛爾蘭、日本、阿富汗三國集資製作,也是在塔利班政權倒台後第一部以寫實風格在喀布爾實景拍攝的電影,後製作業的剪輯等則在伊朗完成,因為當時的阿富汗根本缺乏夠水準的電影製作條件。

女主角表現出色

本片編導西迪‧巴馬克 (Siddiq Barmak)是阿富汗人,於1987年獲得莫斯科電影學院電影導演碩士學位。《少女奧薩瑪》是他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片中所有的演員都是由喀布爾一般市民中甄選出來的非職業演員,但選角非常貼切,尤其擔綱飾演奧薩瑪的瑪莉娜‧哥巴哈利(Marina Golbahari)表現十分出色。

本片的故事背景設定在塔利班政權剛開始的阿富汗首都,主人翁奧薩瑪是一名十二歲的少女,本來幫忙當醫生的母親照顧病患,但塔利班來了,她們不能正常工作。母親只好把奧薩瑪裝扮成男孩,並拜託已過世丈夫的昔日老戰友讓奧薩瑪在他的小食店打工。

千鈞一髮救人

膽小的奧薩瑪生怕被人識穿身份,每日走在路上都提心吊膽,但還是被一名頑皮的街童義班迪認出了她,還威脅要把她供出來。後來塔利班把當地的少年都集中起來要訓練成小戰士,奧薩瑪也無法逃避,而她被識破身份的危機就更高了。

終於有一天,數十名一起訓練的男童懷疑奧薩瑪是女孩,在樹下圍堵著她,她只有爬到樹上躲避,但又生怕掉下來。此時義班迪挺身為奧薩瑪護駕,說她真是男孩,但已無力回天。

塔利班本已準備公開處死奧薩瑪,但是在關鍵時刻跑來一名老頭,他跟指揮官咬了一下耳朵,指揮官便同意放生奧薩瑪,並讓老頭用車子把奧薩瑪帶走。最後我們才知道老頭是穆斯林的宗教領袖,他是要把十二歲的少女送進自己的「後宮」之中享用......

恨不得上帝未造女人

對於習慣了自由民主生活的文明人而言,奧薩瑪一家的故事簡直不可思議,它卻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

片中好幾個段落都令人看得觸目驚心,在開場不久即見奧薩瑪母女隨數百名穿著藍色布卡的阿富汗婦女上街遊行爭取女權,聲勢浩大,但當持槍的塔利班乘卡車前來,一陣亂槍掃射,再加上水柱狂噴,婦女們即落荒而逃,走不及的則被關進籠子帶走,成了塔利班戰士的「性奴」。

另一段是醫院即將關閉,奧薩瑪的母親正為剩下的病人看診,一名塔利班突然來巡房,母親急穿上布卡假扮是病人兒子的妻子,而女孩奧薩瑪則縮在母親的罩袍內才躲過一劫。至於奧薩瑪假扮男孩之後的很多片段都拍得驚心動魄,扣人心弦。

最後穆斯林式「後宮」的場景大揭露則讓人愴然無語,再貧窮落後的環境仍止不住某些掌權者濫用權力的慾望!難怪奧薩瑪的母親在片中慨嘆:「恨不得上帝沒有創造過女人!」

兩片值得推薦

假如你有較多時間,那麼以下兩片也十分值得推薦。由伊朗導演穆森‧麥馬巴夫編導的劇情長片《坎大哈》(Kandahar,2002),描述一名定居在加拿大的阿富汗女記者娜法絲,在接到了她妹妹因對塔利班恐怖統治下的人生失望而將在日蝕時於坎大哈自盡的消息後,決定隻身返回故鄉勸告妹妹活下來的一部「公路電影」。

全片透過女主角從伊朗邊境前往目的地的沿途所見,反映出在這個荒謬國家之上每天正不斷上演著一些令人感到悲涼的真實故事。本片的劇情簡單,但生活細節十分豐富,好幾段主要的情節都採用類似紀錄片的處理方式,不厭其煩地交代出真實的生活狀態,維持了伊朗電影一貫的風格特色。

而根據加拿大女作家黛博拉‧艾利斯 (Deborah Ellis) 的小說改編,2017年一部由加拿大、愛爾蘭、盧森堡等三國合製的動畫長片《戰火下的小花》(The Breadwinner,2017)。

AA

以雙線的敘事方式一邊交代十一歲的阿富汗少女帕瓦娜,在當教師的父親被塔利班政權誣陷下獄後,為了養家活口,決定喬裝成男孩外出繼續擺攤為人寫信兼賣較值錢的家當,還結識了另一位也是喬裝為男孩的小女生,兩人相互扶持,又想辦法籌錢到監獄進行賄絡,設法營救父親出獄。

另一邊以帕瓦娜向她的弟弟講述童話的方式,交代一個「不知名男孩」勇敢面對挑戰、力克邪惡象王的故事。最後雙線合一,原來那個「不知名男孩」就是帕瓦娜已戰死的哥哥,她從他身上重新找到了面對惡劣環境的勇氣。

本片的色彩鮮豔,畫風具濃厚民族色彩,儘管主角的遭遇是個悲劇,但主題仍然給人一點希望。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