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6%82%e6%9e%9c%e6%89%93%e6%93%8a%e7%96%ab%e8%8b%97%e7%89%b9%e6%ac%8a%ef%bc%8c%e5%a4%9a%e4%ba%86%e6%94%bf%e6%b2%bb%e8%bf%bd%e6%ae%ba%e7%9a%84%e7%9b%ae%e7%9a%84%ef%bc%8c%e9%99%a4%e4%ba%86%e8%ae%93%e5%8f%b0%e7%81%a3%e6%94%bf%e6%b2%bb%e6%9b%b4%e5%8a%a0%e6%b7%b7%e4%ba%82%e4%b9%8b%e5%a4%96%ef%bc%8c%e4%b9%9f%e9%80%a3%e5%b8%b6%e8%ae%93%e6%b0%91%e5%bf%83%e6%9b%b4%e5%8a%a0%e6%b5%ae%e5%8b%95%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社論〉疫苗特權 野火燒不盡?

醒報編輯部 2021/06/10 15:49 點閱 3783 次

疫苗特權層出不窮,除了負責施打的醫療院所居心可議,各地負責發放跟監管疫苗的地方主管機構與政府也難辭其咎。不過觀察這幾天的發展,就算究責,也難脫藍綠白各自的傳統政治分界。

藍綠互殺徒擾民心

罵藍營執政的永遠都是綠營政治人物,罵綠營執政的永遠都是藍營政治人物,美其名是究責,實際上還是藍綠意識的投射,這種扭曲的究責不但不能讓疫苗的分配更加公平,更是坐實了台灣政治藍綠分治的刻板印象。

台灣的政治追殺往往只看對象、不計結果,才會出現有前議員砲打北市某醫美診所,居然全員打完疫苗還拍照炫耀,甚至直斥北市政府放水搞鬼,接著才發現是醫美診所所長早在幾個月前就要求所有員工,必須登記施打疫苗,才能在四月份時趕上當時的疫苗施打。

如果打擊疫苗特權,多了政治追殺的目的,除了讓台灣政治更加混亂之外,也連帶讓民心更加浮動,在疫情嚴峻當下反而擾亂民心士氣。

總有人會走後門

對於疫苗特權,追根究柢能打到疫苗的始終是台灣的特殊族群,不管是藍綠哪個政治陣營,或是士農工商各個領域,能夠被醫療院所通知到去打疫苗的,都不是等閒人士。就連這次報出大量特權疫苗的好心肝診所,相信裡面被施打的大多數人,也絕對不是單純的「志工」,也無怪乎這些人最後都難以追究。

究其根本,施打疫苗者的身分畢竟是隱私,要求全部公開也不合理,但是疫苗畢竟是公共財,應該要加強監管施打疫苗的場所。如果醫療院所違反規範,應該要依照比例重罰,依照現在的罰則,診所不過被罰兩百萬元,依照好心肝診所的規模,這筆錢實在不合比例原則。

另外像是公家單位,像是行政系統、軍警系統、立委民代還是有公家醫療院所,這些施打的階級單位跟工作範圍都應該公開,例如說工作明明就是內勤,又位于高位,這樣的層級去跟基層外勤搶打疫苗,實在說不過去,不但要追究行政處分,嚴重者更應該課以刑責。

應自中央嚴辦立威

蔡英文總統表態要追究打疫苗的特權,盼能從自己周圍辦起,畢竟中央政府體系就被指出有許多高官顧問優先打疫苗,另外許多警察機關也有內勤高官搶打疫苗的案例,這些都是中央政府都可以直接管轄的部分。與其要求地方政府究責,不如由中央先樹立典範,把幾個害群之馬抓出來祭旗,反而更有震懾之效。

疫苗稀缺助長特權

最後,疫苗特權只是表現,根本還是因為疫苗的稀缺,因為缺少,才會讓特權有機可趁。雖然政府一再強調台灣外購疫苗的困難,可是成為東亞國家中的採購疫苗的末班車,也實在說不過去。

台灣採購疫苗的能力會小於東南亞的國家?這恐怕要說服國人也不容易。疫苗一日不夠,特權疫苗現象就不可能根除,畢竟只要有利益,就算賠上腦袋也會有人鋌而走險。

抗疫不只是對抗疾病,更需要重建民眾的信心,維持政府公平的形象,不然經過一場新冠肺炎,只是讓人家看出台灣整體從內到外,早就百病叢生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