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863

〈唯美隨筆〉照片的故事

胡為美 2021/05/23 12:59 點閱 4047 次

疫情升溫,響應政府居家避疫的號召,這幾天在家整理4/29-5/14的活動照片,赫然發現,好幾項感動我心的活動,都是在這一段時間發生的。4/29號女作家協會台北分會「美美的人間四月天」講座由我主持主講,作家洪玉芬帶來她剛出版的新書【馬背上的舞步】給與會作家,那天我們的主題是愛情,玉芬被講題內容感動,數度紅著眼圈提問。

文學心靈呼之欲出

這位英雄不讓鬚眉的商場女將,曾在一次詩歌分享會中對我直言:「妳剛才那篇背誦,那一刹那,我感覺到時空突然靜止,好像妳在單獨與我對話」。我聽了心中一愣,如此形容自己的感受, 易感的文學心靈呼之欲出。

聯合文學今年四月才出版的此書,是玉芬2014-2020年往返非洲,工作談生意的見聞點滴,從實際商戰,人的角度切入非洲大陸,見證非洲在現代化中崛起的過程。我被書名吸引,隨手翻閱,竟然愛不釋手,她的每篇短文,都有一個文學的主題,帶出行旅足跡,企業經營。台灣競爭力下的故事及感受,如【雨,傾下奈及利亞北漠】,【奧羅莫的一絲悲傷】,【我的夢遺留在摩洛哥】,【一汪尼羅河流向海】。

而她用作書名的【馬背上的舞步】:沙路,崎嶇,埃及商旅,一路走來,凹凸不平,坎坷不斷,因非幣貶值延跎三年多的合約對手突然要履行,面對這在台灣競爭力漸失時慕名上門的客戶,長久耕耘一無所獲的市場,好不容易浮現出的生機,接不接受?

對文學的理解與愛

「文學,一直餵養我行走非洲的能耐,旅途中隨身的文學書,總是在我孤伶伶,進退失據時,源源不絕供應我強大的能量。」洪玉芬如是説。好熟悉的話語,我不禁想起三毛,同樣是沙海築殼的書寫,三毛寫情商,洪玉芬寫商情,不同的筆觸,帶出來各自對大漠我獨行,情有獨鍾的體會。我翻開5/6去新竹清泉參訪三毛小屋的照片。

也許是正在閱讀玉芬書寫非洲故事的聯想,我對三毛穿著露肩紅裙,赤腳托腮坐在撒哈拉沙漠上,笑看遠方的獨照特別有感,對照著玉芬騎坐在馬背上,以金字塔為背景,含蓄中帶點靦腆的笑容,兩人嘴角眼神中有一股相似的溫柔,那是【愛】嗎?

沙海無邊無際,面對大自然,感受到人類的渺小,唯有文學的理解與同情,能夠撫慰自己,兼及他人?也許這就是作家從經驗中,自我認定的存在價值吧?

聖經林前13:13「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