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b1%e5%88%8a%e9%a0%ad%e6%a2%9d)%e8%8b%b1%e5%9c%8b%e8%b2%a1%e6%94%bf%e5%a4%a7%e8%87%a3%e8%98%87%e7%b4%8d%e5%85%8b%e5%8f%8d%e5%b0%8d%e7%b9%bc%e7%ba%8c%e8%88%89%e5%82%b5%ef%bc%88%e8%a7%80%e5%af%9f%e8%80%85%ef%bc%89

舉債過頭恐反噬 英國財政大臣的兩難 (觀察者The Spectator)

祝潤霖 2020/12/20 14:28 點閱 789 次

英國財政大臣瑞斯•蘇納克在就職10個月後,準備在下個月發布預算,他說,「我原本認為最困難的任務,是3個半星期內要預算書擬好,但結果卻發現,國家財政現實要面對的挑戰,遠比編預算本身艱難得多。」

全國封城、商業借貸、暫停徵稅,這是自1961年以來公共債務首次超過GDP的100%的原因;在他任職的10個月裡,他的舉債比戈登•布朗9年的舉債還多。蘇納克說,在2008年股市崩盤期間,他曾在一家對沖基金工作:「我就只是坐在那裡,看著資產每天在我的螢幕前蒸發,鉅額的款項就這樣不斷消失。」

「顯然當前英國政府的舉債方式不能再持續下去。」這就是「蘇納克主義」,他認為任何政府依靠高借貸和低利率,都是自殺行為,因為這些利率隨時可能上漲。少數觀點認為利率將長期處於低檔,但政府以驚人的金額支付0.3%的費用,蘇納克指出風險:利率很容易會增加3倍,並使政府財政損失6倍。

他強調,「誰能跟我保證在本屆議會期間,利率不會回到1%?」「這樣大舉地量化寬鬆,以前沒有人做過。」很多精明的投資者都在計算之後12個月通貨膨脹的狀況;「如果幾年後,政府必須每年拿出1、200億英鎊還債,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如果把舉債當成答案,那我們與工黨就沒什麼區別。」蘇納克認為,公共財政必須能夠永續,赤字佔GDP的比例要低於3%;經濟快速反彈是最佳期望,而OBR(預算責任辦公室)提出的最佳情況,則取決於疫苗對易受感染族群施打的速度;也就是多快可以減少經濟限制,並使它再次正常運行。

蘇納克新辦公室牆上有3位他推崇的政治家,首先是休•蓋茨克,「他和我同個母校,作為工黨首相,他對歐洲一體化持懷疑態度。」他說,威廉•格萊斯頓在財政上超級保守,並堅決主張自由貿易,都是我所想要效法的;然後是尼格爾•勞森,「他在傳記中寫的稅改備忘錄,我會不時回頭閱讀。」

https://www.spectator.co.uk/article/its-not-morally-right-to-keep-borrowing-at-these-levels-rishi-sunaks-plan-to-fix-the-uk-economy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