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b%b8%e5%b0%81

《讓世界旅人看見台灣》

醒報編輯部 2020/11/30 08:57 點閱 7847 次

台灣第一個致力於觀光旅遊產業的民間智庫,集結12位第一線產學界領袖的實戰經驗與思考,從台北到屏東,從日本到夏威夷,分享台灣地方創生經驗,考察海外觀光發展策略,立足國內外產業最前線,最有說服力、最具參考價值,活化寶島的12堂課,再造地方創生力&觀光創新力!

從社區營造、地方產業開發到青年創業,相關議題近年來越來越受到重視,也引發越來越多討論,這些行動除了活化當地之外,更重要的是系統性地銜接,吸引更多國內外觀光客,創造更高的產值,進而回饋地方,形成觀光的永續循環。

其中,地方創生與觀光創新更是台灣發展旅遊產業不可或缺的兩大主軸,不管是島內的深耕與培植,抑或島外的考察與推廣,從政府到民間,身為島上的一分子,人人責無旁貸。

島內散步開枝散葉

二○一九年是台灣地方創生元年,從中央各部會到地方政府都有許多與地方創生相關的計畫正在執行,似乎每個人對於地方創生的定義都不太一樣,很難用有限的篇幅來討論。不過在談「創生」之前,我認為應該先談談「創傷」。

在我小時候,大稻埕沒有年貨大街這項活動,一九九五年才第一次舉辦,記得當時念五專的弟弟還跑去年貨大街打工,一天薪水一千元,每天要工作到半夜才回家。不過我家並沒有逛年貨大街的習慣,因為我們自己就經營雜貨店,不需要去年貨大街採買(後來才知道台北市政府開辦年貨大街是希望振興地方商業活動)。

創業後,我整天泡在大稻埕,除了與更多鄰居建立關係,也有時間參與許多會議,如里長要增加街區店家消費、文資團體討論歷史街區保存、校友會舉辦聚會等,從而開始關注大稻埕各種公眾議題。

2013年初,一如往常,農曆年前兩週舉辦了年貨大街,因為「旅行時光」就位在年貨大街封街區域,因此這是我第一次仔細觀察年貨大街。樓下攤位炸油蔥酥的油煙不斷湧進「旅行時光」,迫使我們不得不全天緊閉門窗,避免影響住客生活。此外,還有烤香腸、紅燒臭豆腐、蚵仔麵線、打彈珠等攤位,基本上歸綏街這段年貨大街就是夜市。

主街迪化街上除了糖果、瓜子、紅包等攤位,還有五十元拖鞋、睡衣、菜刀、量販店辦會員卡的攤位等,與每天早上大稻埕婆婆媽媽會去買菜的太平市場差別越來越小,可知年貨大街過去擁有的優勢已經不再。

如果有一個不一樣、更有價值的商業活動,或許可以慢慢改變年貨大街。因此我決定辦一個有質感的創意市集,讓大稻埕鄰居知道可以有不同的商業形式,且要邀請他們一起來擺攤。

一同改善台灣風貌

經過半年策劃,二○一三年八月,我們舉辦了兩天的「時光市集Vintage Market@大稻埕Dadaocheng」,共有四十個攤位,一半是大稻埕鄰居共襄盛舉,一半是我邀請各類型舊貨商前來參與,由於大稻埕的名字來自於曬穀場,所我們在永樂廣場布置了一片稻殼,成為孩子們的遊戲區。市集廣受好評,累積超過兩千人次,同年十一月底我們又在迪化街騎樓舉辦一場「亭仔腳的時光市集」,後來由於越來越多團隊在大稻埕辦市集,我們就不再辦了。

雖然至今仍無法完全改變年貨大街,不過越來越多大稻埕鄰居了解所產生的問題,商圈協會每年策劃年貨大街時,也逐步調整,如改善交通及垃圾丟棄、勸導店家引進好的攤商等等,希望未來能有更多改善。

這個經驗讓我體認到,號稱無煙囪的觀光產業實際上也會對人的生活及環境造成破壞。「雙心石滬賺觀光財遊客爆量七美漁民封港抗爭」、「小琉球再爆缺水危機鄉民直指問題在民宿」,這些觀光破壞當地生活及環境的新聞不斷出現,如果觀光、地方創生政策在討論之前,能先衡量地方環境承載,或許就能減少對地方的傷害。

地方團隊受的傷

由於在大稻埕的經驗及參加各種活動,參與如社區營造、文化資產、觀光、社會企業等議題,有機會認識許多台灣各個地方的優秀團隊,加上我也申請過各類補助案,於是二○一四年開始受邀擔任政府各計畫審查委員,從不同角度去了解台灣各個地方團隊所碰到的困境,及政府政策難行之處。

我發現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新的熱門關鍵字,例如這兩年的「地方創生」。而二○一二年開始談的則是「社會企業」,起初政府或民間都對這個名詞懵懵懂懂,無法定義什麼是社會企業,卻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說自己是社會企業,或是想要變成社會企業。既然是「企業」,我認為就必須要有營收的能力,而不能完全依靠政府補助或計畫。

「台北城市散步」從我一個人,到今日十幾人的團隊,在成長過程中,我深刻體認團隊內部經營所受的傷,常不易為人知。地方團隊只要做出一點成績就很容易被作為宣傳楷模,到處受邀演講,多數人都想知道你是怎麼成功的,但實際上成功很難被複製,因為那跟團隊所處的時空背景、所擁有的資源有關,且很少人會想知道失敗、受傷害的那一面。

從台北到島內散步

在開始台北城市散步之初,我其實已經在思考發展外縣市的可能性,也時常被台灣各地客戶詢問何時要舉辦外縣市路線。第一場大台北地區以外的路線是二○一六年宜蘭的田中央建築導覽,後來陸續有台中、新竹、桃園、台南、高雄、基隆等,我們從自己熟悉的題目著手、不定期舉辦。

並持續和地方團隊討論、調查各地消費習慣,在過程中也逐漸理解台北城市散步的文化導覽商業模式,不容易在台灣其他城市常態舉行、產生收入,把導覽服務擴大為旅行業務,是較為可行的模式,於是在二○一八年中,我們開始策劃「島內散步WALK in TAIWAN」,進行對外募資、招募新團隊成員、預計成立旅行社。

二○一九年中,我們決定結束台北城市散步,將文化導覽、兒童營隊及地區小旅行等所有業務整合至島內散步,整個團隊專注於建立符合永續旅行規範的台灣永續旅行平台,持續與台灣各個優秀的地方團隊合作,共同開發特色小旅行,接待台灣及國外旅人。

此外,也希望透過台北城市散步的地方團隊成長經驗,從大稻埕逐漸擴大至台北、台灣,協助各團隊找到永續經營的商業模式,兼顧文化資產保存與地方環境保護,避免地方創傷,並將收益回饋給更需要資源的社區,這是我們下一階段想要努力的方向。

源自日本的地方創生

另有一次接到一個合作邀約,希望我能夠召募10個團員,前往日本的Snow Peak(雪諾必克)總部露營,同時參觀周邊的景點,以及委由Snow Peak代營運的露營場。對於喜愛露營的朋友,這是個有如教徒去耶路撒冷或麥加朝聖的機會,所以雖然價位不低,最終還是額滿了。

在還沒有去到現場之前,雖然早已久聞Snow Peak大名,也參觀過位於台北天母的旗艦展示店,但對於這家企業仍然很陌生。直到那次才知道,原來它的總部位於新潟縣的三条市,創立於1958年,已是一家「60年老店」,並且是日本的上市公司,年營業額近百億日幣。

如今幾乎各種戶外與露營器材應有盡有的Snow Peak,當初卻是由一根登山用的「岩釘」起家。初代社長山井幸雄,原是熱愛戶外活動與登山的金屬工具零售商,因為覺得市面上的登山器材不好用,便自行設計開發,沒想到五十多年後,由二代目接班的戶外用品公司,發展成了世界級的品牌。Snow Peak的誕生,其實和它所在的地區息息相關,那就是「燕三条」。

燕三条近年來為何會受到注目?我也因為主持「打造台灣特色小鎮旅遊品牌暨行銷論壇」,聽了來自日本的講者山田遊先生的演講,才徹底了解,原來它從2013年開始,每年十月舉辦「KOUBA燕三条工場の祭典」,把一個個原本看似灰色的廠區,變成了旅客可以造訪與參觀的展場。

如果你用「燕三条工場の祭典」關鍵字去搜尋,就可以找到許多過去幾年的報導文章。「製造業的地方創生」、「工場祭典讓產業與地方創生」、「看工廠不再只是看產出,而是從過程中發掘職人精神」……從這些文章中擷取的句子,應該可以想像這個工場祭典的特色。這是一個在地企業、策展人與城市共同創生的美好案例。

創生地方城市-山形縣

以往談到地方創生,談的主要是偏鄉或離島,但其實有不少「地方城市」,也是希望創造更多生機(或生計)的。真要說起來,若以整個山形縣來看,還是有不少觀光客熟悉的景點或城市。其中銀山溫泉,曾被當做日本觀光廳的宣傳海報拍攝地,算得上國家級的特色景區,更是近年熱門的打卡點;而其他幾個景點,也是各家旅行社的「日本東北」團會選擇排入的行程。

但問題在哪呢?以前我對山形縣的地理位置也缺乏概念,去過之後就知道:銀山溫泉在尾花澤市,羽黑山在鶴岡市,遊船在最上郡,影視相關景點都在海邊的港都酒田市,優質和牛在米澤市,都分布在北邊或南邊。而做為縣廳所在的山形市,則是被「夾」在一條狹長的山谷(山形盆地)中,除了藏王溫泉和滑雪場之外,幾乎談不上有什麼知名景點。這就是為什麼地方城市也需要被創生。

首先,他們想到的是,把「地方祭典」和「體育賽事」結合,從2013年開始,舉辦「山形Marugoto馬拉松」。這項賽事,我連續兩年都有揪團參加,簡而言之,山形市選擇在每年初秋的十月,夏日祭典與冬天旺季的空檔,舉辦一場半馬賽事。同時在比賽的前一天舉行「前日祭」,將包括花笠祭在內的各種地方祭典,以較小規模的精華版展現,歡迎來到山形的跑步愛好者。

《讓世界旅人看見台灣》
作者:台灣觀光策略發展協會
出版社:台灣商務
出版日期:2020/11/15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