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此美好」演繹成長與衰老

劉東皋 2020/09/20 17:04 點閱 3841 次
《如此美好》劇照_動見体提供(攝影:唐健哲)
《如此美好》劇照_動見体提供(攝影:唐健哲)

【台灣醒報特派員劉東皋台中報導】人生如此美好?動見体核心藝術家王靖惇在《如此美好》劇中擔任編劇、導演及演員,與資深演員羅北安搭檔,詮釋父子間的親情與隔闔。親情隔闔不僅來自彼此間的成長與衰老,更來自現代社會所造成的疏離。

父子美好的回憶

然而現實中,當王靖惇探望臥床的父親時,看見父親老去身體上的皺褶,每一個細紋都是他和父親30多年來的回憶,因而興起「如此美好」的感喟;就如同劇中父子一樣,儘管相處時光已然流逝,但曾經共度的每一刻,依然成就與父子間美好的人生回憶。

劇中充滿父親空巢期後,想望親情卻始終說不出的寂寞,只得日復一日地自理生活,重複在循環的日常現實。舞台上的一角,飾演父親的資深演員羅北安,在候機室等待兒子一起出國旅遊,至終卻未見兒子的身影;羅北安透過一萬多字的獨白,述說了自小帶兒子吃西餐、喝咖啡、到兒子離家忙於工作生活、以及妻子去世後,自己逐漸固定的每日走訪行程:早餐店、診所、電影院、八卦山上的咖啡廳,每日不斷循環的作息,透漏了兒子的缺席,以及與寂寞為伍、和時間相伴直至老去、離開人世。

現代人生活的自囚

舞台上的另一角,飾演兒子的王靖惇,彷若囚犯般,獨自被關在一座透明壓克力箱中,與世隔離的小房間內,日復一日、無聲地在箱中起居生活,感受不到箱外的父親,唯一與外界的連結就是工作和手機;隨著房內不斷進水,王靖惇於箱中激起的水花,似乎在抗議現代人生活的自囚與自泅。沒有一句台詞的王靖惇,在透明壓克力箱中,無法觸摸到父親,直到父親離去之時,兩人眼光交會的片刻,才對父親有所領悟。

這樣的一部戲,以《如此美好》為劇名,感覺不似反諷,倒像是導演的自我救贖之路。然而,任何的救贖,象徵的仍是有一個須被救贖的人與事。與其等待被救或自我救贖,為人子女者,何不把握父母在世的最後時光,多一些時間以陪伴與耐心,反饋父母在我們幼年時的陪伴與帶領的耐心?

只是,多數現代人自泅於現代社會毫無價值的功利環境,將自己囚禁在如壓克力箱般的牢籠中,忘卻了父母終將老去,也忘卻了把握每一刻,共創愛的親情時光。

2020 NTT遇見巨人—動見体王靖惇《如此美好》
2020/10/10 (六) 14:30 本場次有演後座談
2020/10/11 (日)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