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錦寫掌鏡人生 見證台灣光影史

祝潤霖 2020/07/20 15:24 點閱 8846 次
林文錦講述為了拍攝《辛亥雙十》,布景燒完就沒東西可拍了,為此他動用12架攝影機,笑說可能是影史空前絕後。(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林文錦講述為了拍攝《辛亥雙十》,布景燒完就沒東西可拍了,為此他動用12架攝影機,笑說可能是影史空前絕後。(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祝潤霖台北報導】「有一次拍爆破戲把自己手都炸傷了,但導演沒喊卡前都要先忍住!」金馬獎攝影師林文錦20日出版自傳《掌鏡人生》,記者會中與會者現場觀賞經典名片《八百壯士》片段,他親自講述為了拍攝《辛亥雙十》,布景燒完就沒東西可拍了,為此他動用12架攝影機,笑說:可能是影史空前絕後。

追憶爆破戲往事

「《八百壯士》渡過愛河橋那場戲很重要,爆破非常激烈,我懷疑橋墩有沒有被我們炸壞(眾笑)。」林文錦說,他都會交代攝影組,萬一被炸到先不要動,等導演喊卡再動;但導演喊卡之後,不管拍得好不好,他會先關心攝影師有沒有受傷。那場戲拍了7天7夜,晚上都交通管制,覺得戰爭氣氛處理得還不錯。

林文錦談到《辛亥雙十》,在后里馬場搭了兩廣總督府的建築,但一次就要燒掉,布景通常會一個一個鏡頭拍,但燒掉以後就沒機會補鏡頭,於是他調動了12部攝影機,可說是空前,他笑說,「當年動用12部攝影機的陣仗,說不定可以申請金氏世界紀錄。」

林桑做人值得學習

「林桑等於是我的啟蒙老師。」資深攝影師李屏賓說,以前的攝影機觀景器不能移動,要蹲馬步,身體跟機器一體,剛入行就被教說機器就是生命,為了保護機器,人受傷都不管。金馬獎攝影師廖本榕回憶拍四行倉庫時,他在第2、3機的位置,爆破戲說有人要送醫,以為是演員結果是林桑,「危險都是他在前面頂。」

MTI音樂科技學院基金會董事長倪重華則笑說,以前有3年在攝影圈,跟拍《英烈千秋》、《八百壯士》的攝影師一起工作,那時沒有紅外線測距,跟焦要用尺量,走到哪裡要跟到哪裡,有時焦點沒有跟到,林桑會低聲提醒說「沒跟到焦」,否則看毛片時被導演點名「你!」會無地自容,「林桑做事的態度,跟人的交往都值得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