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85%a8%e5%9c%8b%e6%95%99%e5%b8%ab%e5%b7%a5%e6%9c%83%e7%b8%bd%e8%81%af%e5%90%88%e6%9c%83%e6%89%b9%e8%a9%95%ef%bc%8c8%e6%9c%88%e7%9a%84%e5%a4%a7%e6%b3%95%e5%ae%98%e8%a7%a3%e9%87%8b%e4%bd%bf%e5%be%97%e5%85%ac%e6%95%99%e5%b9%b4%e9%87%91%e7%9a%84%e3%80%8c%e7%a2%ba%e5%ae%9a%e7%b5%a6%e4%bb%98%e5%88%b6%e3%80%8d%e6%a0%b8%e5%bf%83%e7%b2%be%e7%a5%9e%e8%95%a9%e7%84%b6%e7%84%a1%e5%ad%98%e3%80%82

年改給付制受破壞 全教總:公教自危

林祐任 2019/11/28 17:21 點閱 3995 次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批評,8月的大法官解釋使得公教年金的「確定給付制」核心精神蕩然無存。(Photo by 林祐任/台灣醒報)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批評,8月的大法官解釋使得公教年金的「確定給付制」核心精神蕩然無存。(Photo by 林祐任/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林祐任台北報導】隨著大法官釋字第781至783號解釋文8月出爐,免除政府應負的給付責任,所有年金改革的訴訟幾乎停止,爭議似乎告一段落。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28日質問:大法官真的懂公教年金採用共同基金的「確定給付制」嗎?且根據5月的精算報告,改革不過延後破產10年而已,未來勢必得再大砍一次。

確定給付制遭破壞

張旭政指出,確定給付制的核心精神在於,基金費率的提撥須合乎精算結果,而且政府應負「最後支付責任」,這兩項精神也被規範在年改後的「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中。張旭政表示,年金之所以有破產危機,是因為政府沒有依精算後的最適費率提撥,在大法官會議解釋中卻對此重大缺失隻字未提,不必負補償責任,反而要由公教人員自行承擔。

此外,針對政府的最後支付責任,大法官會議竟以寬鬆的標準解釋,將政府的提撥費率65%視為「恩給之範疇」,亦即可給可不給,因此公教人員的退休金將毫無保障,只能確保領到個人提撥的部分,即本俸212%(提撥費率)*35%(個人分攤額)。張旭政批評,如此一來確定給付制的精神完全被破壞。

「個人已盡責,政府不負責。」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理事長董書攸以此概括。新北市教育人員產業工會副理事長林松宏則以勞保為例表示,雇主可以拿回其提撥的部分嗎?雇主不能,但政府卻可以,將破壞人民對政府的信心。

年金10年後破產?

根據5月23日最新的退撫基金精算報告,公務人員基金用罄的年度為2042年,教師則為2040年,僅是延後破產10年而已,張旭政表示,將來年金恐怕還會大砍,然而目前仍看不到政府要調高提撥費率的決心。

曾支持年金改革的張旭政強調,他們在乎的是年金的永續,因穩定的年金才是使人願意從事公務員、教師的一大原因。他直言,蔡英文政府的年金改革並沒有解決問題,不僅激起退休公教的強烈反彈,也不能讓在職公教人員安心。全教總更向各總統候選人呼籲,不要再大開選舉支票,盡快提出對策改革。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