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ifornia-1751455_960_720_(photo_by__pixabay)

〈醒小說〉 海鷗飛處 (溫小平)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19/09/05 21:10 點閱 34909 次

在臉書上看到他寫媽媽得了重病、掛急診住院的消息,她的心跳頻率突地加快了,不由想到那張慈祥的臉,於是跟他留言說,想去台東探望他母親。
他的回覆很快就來了,建議她多住幾天,順道散散心。
她挑了火車站附近的喜樂旅店,珊瑚色的外牆,彷彿海底龍宮上了岸,住在裏頭,人也跟著浪漫起來。畢竟過著公式化的婚姻生活好些年,覺得自己整個身心都僵化了。

海和天空都很美

因為火車抵達台東的時刻趕不上加護病房的探病時間,他問,「要不要去海邊走走?」這個季節的海和天空都很美。
這片沙灘出奇的溫柔,海浪平穩,細沙米白細緻,脫了鞋子走在沙上,彷彿那海沙輕輕撫著她的腳底,問候著許久不見的她。
海沙中不免夾帶著幾塊鵝卵石,他說,「這些石頭經過海水海浪的衝擊、碰撞,來到這兒,或許是累了,就停下歇息。」
「就像你吧!」她仰臉笑笑。他「嗯」了一聲。若是早知他退休後會選擇台東告老,是否就會改變她當年的決定?

渴望留存海浪聲音

挑了一塊上有海鷗展翅圖樣的灰色石頭,如同過往蒐藏貝殼般,擱進背包裡,渴望留存海浪的聲音,以及某段旅程的記憶。
算著要到探病時間,他們踏過一小段消波塊,往上頭的停車場走去,不小心踩滑了,她的腳一扭,撲跌下去,他順勢一拉,她差點跌進他的懷裡,略略推開他,他問,「嚴重嗎?有沒有破皮?」
她搖搖頭,「還好。」但明顯的走路有些跛了。他貼心的攙著她,兩人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她卻忍不住心頭的悸動,好像中暑般,頭微微昏,渾身燥熱著。

把他當結婚對象

當年,她的飛官哥哥出任務殉職,他送回哥哥留在宿舍的用品,就這麼認識了,不久開始交往。他的體貼溫柔頗讓她心動,也把他當結婚對象考慮著,當她拜訪了他家之後,見到他和藹的母親,更是堅定了這份心意。
還記得那時他媽媽說,「小勳知道你要來,花了兩天整理家,我從來沒見他這麼勤快,你最好常來玩,這樣家裡天天都窗明几淨了。」
他爸也說,「長這麼大,我真沒看過小勳做過家事呢!謝謝你把我家小勳調教得這麼好。」
說的她臉都紅了,卻悄悄喜歡著這個家和家裡的人。

南部上班成阻礙

可是,當他跟她求婚時卻說,他以後要到南部上班,她要麼跟她一起住南部,不然就住台北的家,他可以每週回台北一趟。
她搖搖頭,不曉得如何啟口,從小她就不敢獨自睡覺,始終跟妹妹同個房間,她總不能讓婆婆陪她睡吧!同時,她也不願意放下台北的工作。兩人溝通了許久,一直沒找到解決的辦法,她只好跟他說,「你爸媽急著抱孫子,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我們…分手吧!」
他當著她面就哭了,她反倒比較鎮定,抱了抱他,「我們雖沒有做夫妻的緣份,做朋友可以吧!」
分手後,他依然關心她的動向,不時打電話給她,希望有機會重新開始,直到她結婚後,他才徹底放棄了。

當年如果選擇他

她的兒子打算考空官那年,終於跟他聯絡上,他也結婚了,生了個女兒,他熱心的招呼她,「你帶兒子一起來南部玩,就住我家,女兒到外地念書,房間空著,我帶你兒子去基地參觀,再跟他聊聊是否真適合念空官。」
他跟自己妻子介紹她,「這是我空官最要好的同學的妹妹。」卻省了他們曾經交往戀愛的事實。他待她一如過往的熱切,親自打了她愛喝的柳橙汁,買了起士蛋糕當早餐,招待她母子吃當地最紅的海鮮餐廳….。當兒子興奮地參觀基地,他悄悄問她,「都還好嗎?」
她點點頭,婚姻有他無他,也是這麼過了許多年,只是不免想著,若真是選了他,會不一樣嗎?

「沒做我媳婦好遺憾」

又隔了很久,他退役後搬到台東,他爸爸已經病逝,媽媽年紀大了,台東空氣好,剛好住一起彼此照料陪伴。他邀她到台東一遊。
他媽媽竟還記得她,趁身邊沒有別人,拍拍她手說,「你還是那麼漂亮,沒做我媳婦,好遺憾啊!」
她笑著說,「你別這樣說,嫂子很孝順的。」鼻頭卻不由酸酸的。
沒料到,她媽媽竟然嘆了口氣,嘴角撇了撇,甚麼也沒多說。她想安慰他媽媽,即使當年她嫁進他家,說不定她也不會滿意她的,沒得到的,感覺就是比較好。但她卻沒說出口。
***
到加護病房探望時,他媽媽精神還算好,緩緩說,「醫生說我明天就可以換到普通病房,來了,就多住幾天。
她點點頭。

硬把淚水逼回去

他送她回到喜樂旅店,她跟櫃台要了醫藥箱,剛轉身離去的他聞言,復又回頭,「怎麼?腳傷很嚴重?」
她坐在沙發上,撩起褲管,他幫她輕輕的消毒、擦藥,「都傷到真皮了,可能要許久才能結痂。」
「我曉得,每個傷口不都要花時間癒合的嘛!」她意有所指,硬是把眼底的淚水逼了回去。
站在房間的小陽台,望著茶几上那顆有著海鷗圖案的卵石,小腿脛骨處的傷口微微作痛,但是她知道,兩星期吧!就會復原,如同她心底的遺憾,這麼多年過去,也如海鷗展翅,漸飛漸遠。
即使偶而抽痛,也是雲淡風輕,掀不起滔天巨浪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