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8e%ab%e7%91%b0(photo_by_pixabay)

(醒小說)迷路(溫小平)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19/05/27 09:28 點閱 5255 次

跟他交往兩年了,不確定是否可以作為終身伴侶,聽人說,結伴旅行、登山,可以在團體活動中近距離觀察對方,就能發現他的真實內在。

剛巧以保加利亞玫瑰節為主的保羅之旅正在招攬旅客,她遂想,如果彼此都有同樣的心動,他在滿山滿谷的玫瑰中求婚,那是多浪漫的一件事啊!
她徵詢他參團的意願,他喜孜孜地問,「跟你住一個房間嗎?」
「不!旅行社會安排另外的室友。」

他有些失望的說,「你不跟我住?你是擔心我會把你吃掉?那我要考慮考慮。」
結團前,他終於答應同行,他被安排跟領隊一間,她則自己單獨一間。直到上了飛機,他還在努力說,「跟我睡一間啦!我保證不碰你,我睡沙發都可以。」她卻堅持不點頭,心底悄悄計畫著,沒確定婚約之前,絕不能有肌膚之親。

遊完科索沃,抵達馬其頓的渡假勝地-歐西湖,湖光山色間瀰漫著浪漫的氣息,望著湛藍的湖水,享受豐盛的早餐,他半抱怨的跟她說,「領隊打鼾聲音很大,我一夜幾乎沒睡。」

她不為所動,「我帶了耳塞,可以借你。要不,上遊覽車,你再慢慢睡,我的肩膀讓你靠。」

他卻面露不悅,刻意不跟她同坐。當他們抵達德雷莎修女的出生地-史可比,參觀清真寺時,她突然鬧肚子,特別走到他身邊說了聲「要等我喔!」未料,當她出了洗手間,環顧四周,卻不見一人,馬路上也沒有遊覽車的蹤影,她氣急敗壞的打手機給領隊、給男友,竟然都不通。

他一定是顧著跟那位濃妝女聊天,沒聽到她說的話。想到那位濃妝女,她就一肚子氣,「哪有人出來旅行,眼影、唇膏塗得那麼濃,還戴假睫毛、刷睫毛膏,戴了一副圓形大耳環,衣服更是五顏六色,就像要招蜂引蝶似的。」

當她這麼抱怨時,男友還說,「你想太多了,團裡不是夫妻,就是同事,她單身一個人,多孤單,我只是提醒她一些注意事項罷了。」

怪自己一身黑衫,素淨一張臉,沒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所以她沒跟上隊伍也沒人發現。

大約等了近半小時,依然不見任何團員身影,她突然心生一計,乾脆脫隊自己去預定的集合地點-德雷莎之家,她從小很少迷路,又有自助旅行經驗,倒要看看男友會如何反應?

她跟路過的背包客確認了方向,背包客還好心陪她走了一段路,當他知道她被男朋友放了鴿子,笑說,「他愛你不夠啊!」她只能苦笑,聳聳肩,他似乎真沒把她放在心上。

旅程才三天,男友就露出真面目,後面的行程要怎麼走?跟背包客揮手再見後,她獨自趴在石橋上,望著河面上孤單的倒影,幾乎要流下眼淚。

又熱又渴的她緩緩走向德雷莎之家,途中,手機不曾響過,難道,真的沒人發現她不見了嗎?還是,領隊和男友遍尋不著她,急得快要發瘋了?

於是,她連忙去到辦公室求援,職員在電腦中搜尋當地所有的導遊照片,給她指認,年紀都很大,不像她團裡那位年輕帥哥。職員安慰她,「你在這裡慢慢等,他們一定會來的。」是啊!她倒要看看,男友要怎麼跟她道歉?

她獨自坐在展覽廳的角落,昏昏欲睡,約莫一小時後,她聽到雜沓人聲,先冒出的竟然是濃妝女那嬌嗲的聲音,「在這裡!她在這裡!」

男友跟在她後面說,「我就說嘛!我跟領隊打賭,你不會不見的,你出國經驗那麼豐富。」
領隊卻說,「你男朋友急死了,擔心你被綁架呢!」
她氣呼呼地脫口而出,「他不是我男朋友!」
空氣瞬間凍結,濃妝女偏偏不識趣地插話,「這麼棒的男朋友要珍惜喔!小心被搶走。」

她差點順口說,「好啊!送給你。」卻在看到男友快要冒火的眼神時,吞回這句話。

其餘團員也七嘴八舌說,「你為什麼沒在原地等?你為什麼不接手機?差點耽誤了大家的行程。」看來,她的手機收訊出了問題。

她不由深呼吸,有些困惑,短短兩個多小時,他何時竟收買了全團的心,被放鴿子的是她,擔驚受怕的是她,她明明跟男友說了她上廁所,最該責備的是他,反倒變成她的錯?從頭到尾,男友卻沒有一聲道歉?繼續跟濃妝女嘻哈說笑,「我們走,她的脾氣我最了解,一會兒就沒事了。」

他跟濃妝女才認識多久,竟然變成他口中的「我們」?她彷彿洩氣的皮球,默默上了車,拿著她原先擱在前座的手提袋,坐到最後一排。遠遠望去,只見他趴在椅背上,跟前面的濃妝女聊著天,毫不在乎她的感受。向來不迷路的她,竟然頭一回在愛情路上迷失了方向,既愛錯了人,還被對方傷得如此之深。

天色逐漸黯淡,如同她期盼愛情開花結果的心,再度進入休眠狀態。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