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3%bd%e9%80%a0%e6%a5%ad%e6%98%af%e8%a8%b1%e5%a4%9a%e5%9c%8b%e5%ae%b6%e9%87%8d%e8%a6%96%e7%9a%84%e9%a0%98%e5%9f%9f%ef%bc%8c%e5%8f%b0%e7%81%a3%e7%9a%84%e8%a3%bd%e9%80%a0%e6%a5%ad%e5%9b%9e%e6%b5%81%e4%b8%8d%e7%9f%a5%e5%be%97%e7%ad%89%e5%a4%9a%e4%b9%85%ef%bc%88photo_by_pixabay%ef%bc%89

(財經觀察)傳統牙膏、手錶產業回日本 台灣呢?(游常山)

游常山 2019/03/14 17:40 點閱 3808 次
製造業是許多國家重視的領域,台灣的製造業回流不知得等多久(photo by pixabay)
製造業是許多國家重視的領域,台灣的製造業回流不知得等多久(photo by pixabay)

日本是世界前十大高所得的富裕國家,依照經濟學發展的原理,這樣的國家,其富裕的秘訣之一就是全球分工,也就是其國內的製造業能外移的都要外移,借重低工資國家代工,然後掌握自主品牌,做全球運籌。

日本製造業復甦

全球分工的好處是日本仍然賺錢,壞處是製造業空洞化,對國內就業率不利;日本跟台灣一樣,新設的製造業工廠已經不多了。

但是最近一個新趨勢卻看出日本製造業復甦的好消息,從2015年開始迄今,連續四年以來,日本新建與企畫中的製造業工廠,根據經濟研究機構「帝國資料庫」(TDB)調查,共有300件。

火車頭效應

這就是為什麼此刻日本人要額首稱慶,傳統產業尤其牙膏、手錶這種規模的,金額小,投資金額不甚亮麗,但是指標性意義不可小看。累計到300件新設製造業投資案件,實在意義重大,因為日本製造業的新的投資案睽違已久,比起其他零售消費行業的投資,製造業的「火車頭」帶動的效果更讓人期待。

再仔細看投資的項目,在四國島上的香川縣,獅王牙膏,是該集團睽違52年的新廠;另外一個案子,星辰手錶也是隔了半世紀,才有最新的日本國境內的新廠。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日本製造業的復甦?台海兩岸的製造業的「零和遊戲」會有些新的變數否?台灣如何借鏡東瀛,把握製造業又一波新的投資力道?

由於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對東亞的荼毒,全世界對日本有好印象的國家不多,台灣可能是日本境外對扶桑風情最有好感的一個。所以台灣人中「知日派」不少,不妨藉此次機會去取經看看,看牙膏與手錶的新工廠帶來什麼契機?

台灣與南韓,都是被日本殖民過的,但是台灣迄今有不少國民戀戀不捨東洋文化,而南韓卻在二戰後立刻拆掉總督府。想像一下,我們重慶南路的總統府還是日本人蓋的,迄今蔡英文總統還在使用,台灣人實在偏愛日本。

台商何時返鄉?

當中國從1992年從鄧小平南巡後開放市場底定迄今,「紅色供應鏈」差不多把台灣許多製造業都大大掏空了,據說中國快速衝霸世界,大膽說出「大國崛起」的口號其實都是根源於製造業帶來的巨大財富。

即將進入21世紀的第3個十年,中國低薪優勢不再,所謂的紅色供應鏈的神話還能持續多久?日本與我們台灣,面對中國的經濟勢力擴張,實在應該培養更多默契。什麼時候,台灣也有更多小的產業,鮭魚返鄉,重新根留台灣?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