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e6%9c%83%e5%a0%b4_%e4%b8%ad%e5%a4%ae%e7%a4%be

美國會挺台返世衛 還得中共點頭(20190124劉屏)

醒報編輯部 2019/01/27 10:16 點閱 9560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劉屏(駐美資深媒體人)
記錄整理:康詠琪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一個最近、最可喜、最興奮的消息是,美國的眾議院無異議表決通過,由國務卿來研議並協助,讓台灣重返國際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也就是我們希望再有機會出席WHA

這個訊息傳到台灣,大家都還滿震奮的,畢竟當前有兩件事,第一,台灣是否有機會返回世界衛生組織?第二,美國眾議院這樣通過,是不是代表美國對我們非常地友好呢?

美國長期支持

劉屏:美國不只是眾議院無異議通過,送到參議院表決,也不會遭到阻礙,因為參加這種衛生活動是普世的價值,全世界的人不應該被排斥在外。

不只是現在,將近20年前美國就通過這樣的決議案,一次又一次通過,參議院通過,眾議院通過,而且是有約束力的決議,支持台灣參與WHA,而且美國的政府官員也在世界衛生組織發言,支持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所以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是一以貫之的,而且美國是政府部門、行政部門和國會、立法部門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

事實上,世界各國普遍都是願意讓衛生活動把所有的人都納進來,所以早在1999年的時候,台灣就把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當作一個目標,美國也在這件事情上,一直展現高度的善意,所以再一次延續美國朝野的支持。

美國支持有沒有用?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問題是美國的支持有用嗎?美國是世界第一強國,連美國都支持我們了,那台灣還有什麼不能重返世界衛生組織呢?

劉屏:美國當初也在聯合國支持中華民國,結果中華民國還是在1971年被迫退出了聯合國,那美國在1994年,算起來將近25年,有一個對台政策的檢討報告,這個報告就是提到說,對於那種以主權國家為會員的國際組織,美國支持讓台灣的聲音在此得到聽聞,對於不以主權國家為會員資格的國際組織,美國支持台灣能夠取得會員資格。

這就是為什麼世界貿易組織WTO,台灣成為會員,中國大陸也是會員,而世界衛生組織是聯合國旗下的一個機構,那美國的支持就是讓台灣的聲音得到聽聞,所以美國在這種聯合國以主權國家為會員資格的組織,美國是支持台灣參與。

票數不如中國

當然,參與者有許多不同的層面,不同層次的參加,像取得觀察員的資格,就讓台灣來一起開會,還有就是平常的、相關的各式各樣訊息,能夠最快傳給台灣,都是這種廣泛參與的意涵。對台灣而言也都是非常有意義的。

從1999年美國就通過這樣的議案,可是一直到2009年的時候,台灣才真正的參與,擁有觀察員的資格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這段時間,美國的支持得到某些國家的響應,比如說日本,當然,中華民國的邦交國都是支持的,但是在世界衛生大會裡如果要用投票來決定台灣的參與,那我們的邦交國就遠不如中國大陸的邦交國了。

簡單的一句話,就是台灣的國際參與,還是要看兩岸關係如何演變,美國再怎麼支持,都只是一票,很多贊同美國的國家,也都是每一個一票,所以在世界衛生組織,台灣的參與曾經用過投票的方式,投票的結果非常難看,100多票比20幾票。如果要用正式的國際政治來對決的話,台灣是很不利的。

看中國臉色

問:台灣一直被中共打壓,即使美國支持也沒用,特別是在聯合國,中共是常任理事國一員,它有否決權,大家都看它的臉色。如果中國沒有笑臉、沒有支持,那麼其他國家支持,說了也是白說。

這裡有一個關鍵轉捩點,就是蔡總統在2016年上任以後,從那以後,情況就變了。在馬總統的時候,我們基本上還可以用WHA觀察員的身份去參加WHA每一年的會議,但是2016年當年的邀請函就姍姍來遲,後續的2017、2018年,根本就不來邀請我們了。

不同的總統執政,中共的態度有改變,使我們連這樣一個普世價值的世界衛生組織,只能緣慳一面,只能在外面搖旗吶喊,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兩岸關係與國際參與

劉屏:另外一個例子國際民航組織ICAO,在2014年,台灣用特邀來賓參加那年的大會。大會每三年舉行一次,但是在2017年新政府上台之後,台灣就沒有辦法進入大會裡面去了,就是因為中共打壓。因為台灣現在的國際空間受到最大的限制與障礙來自於北京。

如果兩岸關係好一點,當然有人會認為所謂的好,未必是真正的好,因為這裡面牽涉你對於主權的認定,或者你對於權利義務是不是因此而設限,有不同的解讀。

兩岸協商 美國幫助

有人就批評,台灣能夠出席是因為在主權上讓步,彷彿是屈從於中共,所以中共就賞一點好臉色,讓你能夠參加。有人就覺得,如果這樣才能參加的話,不參加也罷。但另外一種就是說,主權的爭議,我們是不是可以暫時擺下?讓台灣能夠拓展國際空間,參與國際合作。總之,如果要硬碰硬的話,台灣是極端不利。

但中共現在在國際形象上也夠差的了,它自己的問題也很多。美國在這個時候為台灣加把勁,對台灣當然是很大的鼓舞。

另外一方面,有沒有可能兩岸透過什麼的方式協商,美國在中間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如今我們有了新的駐美代表處的政治組長,因此我們在參與國際組織的時候,美國能在旁邊是否多有一些輔助的作用?只是國際政治是非常現實的,如果你硬是要數票數的話,對台灣是很不利的。

魚與能掌不可兼得

主持人:簡單來說,我們面臨魚與能掌不可兼得。國際情況如此,國際正義也不可能得到,常有人說:「台灣的外交在兩岸」我們要和國際來往,最終還是回到兩岸關係,因為旁邊有一個猛虎在那裡,所以台灣不解決兩岸關係,恐怕在國際上就不容易。

我覺得,我們的政府必須很明確地告訴民眾,以免人民感覺失望。因為民眾看到被打壓的事情,難免感到失落,美國這是口惠而實不至,眾議院、參議院都通過了也沒有用,真正的繫鈴人還是在於我們的兩岸關係究竟怎麼定位,當然我們也不該太難過,因為這是我們的選擇。

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政治體制,就得接受什麼樣的國際待遇,因為國際之間本來就沒有正義、公平,所以有關於美國眾議院無異議通過「支持台灣重返國際世界衛生組織」這樣的新聞,說起來,變成是假議題了!

事實上我們沒有辦法真正去參加WHA。今年看起來,也得不到邀請函,這是我們大家必須去接受的現實。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