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9%bd%e5%ae%ae%e7%99%bc%e8%a8%80%e4%ba%ba%e6%a1%91%e5%be%b7%e6%96%af%e6%9c%80%e8%bf%91%e5%8e%bb%e9%a4%90%e5%bb%b3%e5%90%83%e9%a3%af%e7%ab%9f%e7%84%b6%e8%a2%ab%e6%8b%92%e7%b5%95%e6%9c%8d%e5%8b%99%e3%80%82(photo_by_pixabay)

白宮發言人用餐遭拒 川普要餐廳檢討(20180627-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07/05 09:29 點閱 7307 次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最近去餐廳吃飯竟然被拒絕服務。(photo by pixabay)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最近去餐廳吃飯竟然被拒絕服務。(photo by pixabay)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上仁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白宮發言人桑德斯最近去餐廳吃飯竟然被拒絕服務,因為她幫川普做事,這件事很罕見,過去在台灣藍綠對抗時,也曾經發生過餐廳或計程車不接受藍或綠的;以及前陣子因是否要幫同性情侶做蛋糕的事,美國判決餐廳有選擇自由。

在一般自由貿易國家,若對方肯付錢似乎你無法選擇客人,但這種政治政黨意識形態嚴重到如此地步,在美國開放民主的國家很罕見,並且川普也非常生氣,發推特砲轟餐廳應檢討。

桑德斯令記者受挫

嚴震生:我們這裡剛好也有個比較有爭議的情況,以前文化大學教授姚立明,認為文化大學學生上電視說謊,假使今天姚立明去了文化大學校友開的餐廳,被人認出來說他汙蔑文化大學學生,並拒絕服務,不曉得台灣會有什麼反應。

今天桑德斯女士在白宮當發言人,很多記者對她不滿,因為從她嘴中問總是不出甚麼東西,我懷疑她是故意不去問總統,只回答被交代的事,很多次記者在追問時,她都只回應記者「下一題!」讓人很受挫折感。

不過從她的背景來看,她爸爸過去做過阿肯色州的州長,也是共和黨在2008年參選總統的候選人,也是一位牧師,因此她是基督教家庭出來的,大概要撒謊也很難,所以她乾脆不問總統,也就不用撒謊。

自由派對她有意見

她有點像律師在幫嫌疑犯辯護時,從來不會問疑犯是不是你做的,而只會問犯罪時人在哪裡?律師再按照所提供的資訊來做辯護,同樣桑德斯為了川普政府的辯護,她不去問後續的問題,就只說知道的,所以會讓大家挫折感很大。

而自由派對她非常有意見,所以這次在餐廳裡,那老闆娘顯然是自由派,可能也不見得是,但當桑德斯被服務生認出來後,老闆就內部員工投票決定是否要服務她,而投票結果是反對服務,所以老闆就把她們請出去了。

我覺得不妥的地方,是桑德斯是和朋友一起去餐廳的,這樣就有點尷尬,如果她是一個人去就還好,但有這麼多人在場還被請出去,就非常尷尬。

自由派反差別待遇

而且過去自由派也最反對服務差別待遇,或者拒絕服務,50年代為什麼黑人要爭取民權運動,因為很多餐廳不服務黑人的,就目前為止仍然有些私人俱樂部不服務黑人。

我記得在20多年前,我在美國時,在喬治亞州有個名人賽的高爾夫球場,他本來也不接受黑人會員,被大家罵得要死,後來出現老虎伍茲後,你想想,萬一他不接受黑人,那不是美國最棒的高爾夫球員都不能比了嗎?還好後來他還是接受了。

所以這個私人俱樂部的美國白人認為,這是他們的自由,他們無法接受不同族群、膚色的人,難道不能享有一些私人自由嗎?但今天若是一間對外開放的餐廳,能因為膚色、政治意識拒絕客戶嗎?我覺得這個是值得探討的部份。

政治意味濃的服務

如果真的如此,就像台灣過去有一些藍綠色彩非常鮮明的人,到餐廳會被拒絕,或者被司機拒絕載客,所以這是不應該如此的。但這些人也許也心裡有數,例如這次支持軍改的立委,他大概就不會到一些公教人員常去的地方,因為一定會被罵。

桑德斯這個案件,我覺得餐廳應該要服務,因為這件事美國脫口秀就開始討論,說到,餐廳還是該服務,但可以有些創意,出餐慢一點、煮的鹹一點等等,但我覺得這樣也很不好。

失去禮貌與文明

不過有人也這麼說,因為總統常常用非常低俗的話回應人,所以讓反對他的人,也用低俗的方法來處理他們的回應,包括美國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Maxine Waters,她甚至和選民說,你們若看到共和黨、川普的政府官員,要當場羞辱、指責他們,結果議員因此也被罵,川普則稱這為低智商議員的發言。

川普和這位議員因此互相叫囂,議員說,我沒叫他們使用暴力,只叫他們羞辱而已,這種狀況下我就覺得,政治上基本的禮貌、文明還有嗎?

因為通常在美國參議院,黨派色彩如此分明,他們仍然知道是哪個州資深參議員,只提出不同意的看法,那是非常文明的,但是到了川普開始,大家變成一種互相挑釁的情況,對美國政治來講,可能會很爽,但我覺得不好,桑德斯在這,就變成了一個不幸的受害者。

言論越發不入流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西方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就是「我縱使不同意你所說的話,但我誓死維護你說這句話的權利。」就像剛剛提到的,一切都來自於禮貌和文明,我們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如果因為不同看法就被報復,那這樣就成了寒蟬效應,控制人家講話。

同樣,她為川普服務公職,這個不是跟川普作對,而是跟所有選民做對了,畢竟川普是所有選民選出來的,就像我們在台灣,你再不喜歡蔡英文,還是要服從,因為願賭服輸,制度就是如此設計的。

在美國也是如此,如果此風助長,讓美國走向如同野蠻國家一般的情況,彼此冤冤相報,聽說桑德斯還說很多人打算用仇恨和破壞來對付這家餐廳,甚至還有好萊塢男演員公開鼓勵民眾綁架桑德斯的小孩,這些話越講越不入流。

盼以高尚回應

嚴震生:還有人建議不僅要綁架桑德斯的小孩,也要要綁架梅蘭妮亞跟川普的兒子,讓他們分開,才知道什麼叫分離的痛。

但我覺得川普既然作為總統,也要有總統的高度,不要每天在推特上發情緒性罵人的話,所以有一個民主黨,過去在歐巴馬政府裡工作的人,他的發言就很好,他說,當他們這麼低俗的時候,你一定要找一個更高尚的道路對抗他們,而不是跟著他們低俗。

問:沒錯,美國畢竟是一個非常文明、民主的先進國家,我們也期待美國展現出如此的高度,當然川普的格調也就是如此,我們大概還要忍耐一陣子。

嚴震生:不過美國人跟我說,像川普這種大概200年就這麼一個,就忍耐一下吧!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