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b0%91%e4%b8%bb%e9%81%b8%e8%88%89%e6%98%af%e9%95%b7%e6%9c%9f%e4%bb%a5%e4%be%86%e5%85%ac%e8%aa%8d%e7%9a%84%e5%94%af%e4%b8%80%e4%b8%80%e6%a2%9d%e8%b7%af%ef%bc%8c%e6%a2%9d%e4%bb%b6%e6%98%af%e9%81%b8%e8%88%89%e9%81%8e%e7%a8%8b%e4%b8%8d%e8%83%bd%e4%b8%8d%e5%85%ac%e6%ad%a3%ef%bc%8c%e5%a6%82%e6%9e%9c%e6%b2%92%e6%9c%89%e5%9c%8b%e9%9a%9b%e5%88%b6%e8%a3%81%ef%bc%8c%e9%82%a3%e9%ba%bc%e5%9f%b7%e6%94%bf%e8%80%85%e6%9c%83%e6%9b%b4%e5%8a%a0%e6%9c%89%e6%81%83%e7%84%a1%e6%81%90%e3%80%82(photo_by_wikimedia)

馬杜洛連任委國總統 不民主選舉遭制裁(20180524-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05/24 07:50 點閱 21956 次
民主選舉是長期以來公認的唯一一條路,條件是選舉過程不能不公正,如果沒有國際制裁,那麼執政者會更加有恃無恐。(photo by wikimedia)
民主選舉是長期以來公認的唯一一條路,條件是選舉過程不能不公正,如果沒有國際制裁,那麼執政者會更加有恃無恐。(photo by wikimedia)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孫啟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委內瑞拉大選已經結束,獨裁者馬杜洛以絕對優勢連任總統,卻引起國際如美國、拉丁美洲國家等反彈,如果馬杜洛是透過民主選舉方式連任,為何會掀起各國的反彈?甚至對委國祭出經濟制裁,或有國家召回大使,請嚴老師說明其中來龍去脈。

取消不褪色墨水

嚴震生:大家能夠接受的選舉包含3個要素:公開(Free)、公正(Fair)、透明(Transparency),是否公平看有無作弊;是否公開則看有無黑箱作業。過去我曾參加許多國際觀選團,非洲與拉丁美洲很多國家投票的時候,選民都必須將手指浸入墨水,這種墨水大概一周之內都不會洗掉,表示這個人投過票了,不能重複投票。

但這次委內瑞拉選舉取消使用不褪色墨水,所以可能發生重複投票的行為。再者,這次選舉的投票率非常低,只有46%,而馬杜洛獲得了67%的支持率,令人疑惑選舉結果是否具有代表性?另外,馬杜洛在選舉期間不斷打壓對手,無法有一個公正的選舉,這也是大家譴責馬杜洛的原因。

此外,馬杜洛當年從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接下總統之位,曾修憲延長任期,儘管委內瑞拉是全拉丁美洲石油蘊藏量最豐富的國家,但國家運作機制卻不好,導致通貨膨脹非常嚴重,高達1萬多倍,電視上也有報導委國超市沒有貨品,民眾只能到鄰國購買的慘況。

委國選舉只是表象

委內瑞拉有豐富的石油資源,以及從1958年至1990年代的兩黨民主政治優良傳統,卻被馬杜洛的民粹路線給毀了。除了向來看左派政權不順眼的美國之外,拉丁美洲國家的利馬集團也都譴責馬杜洛,只有曾經支持查維茲的古巴以及少數國家如瓜地馬拉等表態支持馬杜洛。

在國際方面,中國大陸、俄羅斯兩大國則表示尊重委內瑞拉的選舉結果,但這兩國都不是民主政治,等於大部分西方民主國家都很難接受委國的選舉結果。

問:所以問題在於,這個國家長期陷入獨裁統治,雖然有民主的外表,卻無民主的實質,以至於民生凋敝,即使有豐富的石油蘊藏量,仍然無法提升百姓的生活品質,但說到底這還是一國內政之事,對於國際社會而言,干卿底事?

為何各國要去干涉委內瑞拉的選舉好壞?國際介入如經濟制裁或杯葛真的能夠使馬杜洛政權屈服嗎?

美國防範於未然?

嚴震生:因為委內瑞拉是不公正的選舉,使選民受到打壓、威脅,國外能夠做的事情,大概是如美國對伊拉克、北韓等的經濟制裁,藉此對執政者施加壓力。

選舉會有國際觀選團,如非洲有非洲聯盟,前葡萄牙殖民地則有葡萄牙國家的組織,甚至有人從澳門、巴西等地過去參加觀選,非洲觀選團通常會有美國人,如前任總統卡特7、80歲的時候曾出國觀選。如果國際組織觀選之後認為沒有大問題,那大概就是一場公平的選舉;如果國際組織有所保留,國際對該國的援助或承諾就可以因此而有些「打折」。

如果該國需要國際外援,就必須重辦公正的選舉,儘管委內瑞拉可能不需要美國外援,但美國會擔心委國通貨膨脹、民怨四起,恐將引發難民潮進入鄰國哥倫比亞,因此在事情還沒有爆發之前,先採取強硬的立場如經濟制裁。

制裁如同特效藥

問:嚴老師一再提到經濟制裁,這究竟是制裁統治者還是老百姓?因為統治者通常都有管道坐擁資源,最後受累的都是老百姓,這不是雪上加霜嗎?而這種經濟制裁對強人是否起到威嚇作用?

嚴震生:最後被制裁的執政者當然會做出一些讓步,當初美國制裁伊朗,伊朗雖不像其他穆斯林國家是完全的高壓統治,但也並非完全的民主國家;而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的確使伊朗人民受到很大的傷害,但也對執政者造成壓力,最後執政者在選舉當中提出較溫和的路線,解除制裁,伊朗人民對此結果當然是歡欣鼓舞的。

北韓也是如此,如果當初不是受到強烈的國際制裁,很難有今日的開放,所以雖然人民會吃點苦,但對執政者還是有懲罰作用,如果制裁力道足夠、時間夠長,最終還是會獲得一些成果,這大概也是美國決定對委內瑞拉制裁的原因吧!

制裁是一種表態

問:這就好像是特效藥,雖然會破壞一些細胞,但能夠醫治疾病,也是不得已的作法。

最後請問嚴老師,國際社會成為國際警察,為一國百姓出氣,如美國在台灣戒嚴時期也曾介入,認為台灣不能停留在威權社會,解嚴之後兩國關係就變好了,委內瑞拉則有利馬集團出頭,看來美國或西方國家還是有國際警察的角色,維持國際和平、替各國人民伸張正義?

嚴震生:民主選舉是長期以來公認的唯一一條路,條件是選舉過程不能不公正,或者總統任期沒有限制、執政者操控選舉等,因為透過這些手段贏得選舉等於濫權。如果沒有國際制裁,那麼這些執政者會更加有恃無恐,認為自己的作為是國際社會可以接受的,所以制裁也算是國際社會的一種表態。

主持人:國際社會還是有公義的一面,令人欣慰,也但願經濟制裁能夠讓各國強人有所警惕、收斂,謝謝嚴老師的分析。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