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c%89%e6%a5%b5%e7%ab%af%e5%ae%97%e6%95%99%e4%bb%bd%e5%ad%90%e8%aa%8d%e7%82%ba%ef%bc%8c%e9%99%a4%e5%8e%bb%e8%88%87%e8%87%aa%e5%b7%b1%e4%b8%8d%e4%b8%80%e6%a8%a3%e7%9a%84%e4%ba%ba%ef%bc%8c%e6%89%8d%e8%83%bd%e5%a4%a0%e5%87%b8%e9%a1%af%e4%bb%96%e5%b0%8d%e6%96%bc%e8%87%aa%e5%b7%b1%e4%bf%a1%e4%bb%b0%e7%9a%84%e5%bf%a0%e8%aa%a0%e5%ba%a6%ef%bc%8c%e5%8d%b3%e7%be%8e%e5%9c%8b%e6%89%80%e7%a8%b1%e7%9a%84%e3%80%8c%e4%bb%87%e6%81%a8%e7%8a%af%e7%bd%aa%e3%80%8d%e3%80%82(photo_by_pixabay)

印尼3教堂連環恐攻 仇恨犯罪釀悲劇(20180517 劉屏)

醒報編輯部 2018/05/17 07:36 點閱 19318 次
有極端宗教份子認為,除去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才能夠凸顯他對於自己信仰的忠誠度,即美國所稱的「仇恨犯罪」。(photo by pixabay)
有極端宗教份子認為,除去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才能夠凸顯他對於自己信仰的忠誠度,即美國所稱的「仇恨犯罪」。(photo by pixabay)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劉屏(駐華府資深媒體人)
文字整理:孫啟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印尼東爪哇在兩天內連續發生3起恐怖攻擊事件,引起國際震撼,一對父母帶孩子炸掉3間教堂更讓基督教界大為震驚。這波恐攻以基督徒與教堂為目標,動員恐攻的人居然是以家庭為單位,真是匪夷所思,請劉屏分析。

恐攻拉上家人

劉屏:這波恐攻的目標、型態不但令人匪夷所思,更是殘忍至極,父母不但犧牲自己,甚至賠上孩子的性命,一家人從事宗教方面的謀殺行動,共赴黃泉。換言之,大人已經完全被洗腦了,這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印尼總統佐科也出面譴責這種行為,將之形容為「懦弱、不尊重生命及不人道的。」自殺式攻擊的人自認為了不起,其實恰恰相反,一家人發動自殺式炸彈攻擊,對象是素昧平生的人,卻因為彼此宗教信仰不同就讓他們死,自己跟著喪命,小孩也差點陪葬。這種極端的行為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全世界對這件事都加以譴責,印尼警方則判定,這三起恐攻都與極端伊斯蘭組織「神權游擊隊」(Jemaah Ansharut Daulah,JAD)有關,而神權游擊隊一直擁護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它所認定的信仰是唯一、真實的,但凡不符合該信仰者,就應該讓其永絕於世界之外。

也因此,雖然法國也發生恐怖攻擊,兇手臨死之前也高喊「真主萬歲!」,但因為這次印尼恐攻所呈現的型態更為可怕,因此格外受到國際關注。

起因於宗教問題

問:過去IS或者各個恐怖組織也發起多起恐攻,究竟是宗教問題還是民族問題導致他們會有如此偏激的行為?

劉屏:目前看來是宗教問題,至少在印尼是如此。也許少數恐怖攻擊是起因於民族問題,但印尼是在泗水三間教堂發生自殺式恐怖攻擊,隨後又對泗水警局總部發起攻擊,這些人哪裡礙到兇手?與凶手有何仇恨?或者殺害這些人,兇手能夠得到什麼好處嗎?答案都是否定的。

或者說,答案都是兇手出於本身的意識形態,認為不殺死這些人,對不起他的信仰;又或者說除掉這些人,方能真正履行他在信仰當中的職責,可想而知,這到底洗腦到了什麼樣的程度,令人非常難過。

無法容忍「不一樣」

問:印尼人口有90%是穆斯林,這個國家的基督教徒、佛教徒或印度教徒恐怕非常辛苦,因為該國最龐大的宗教勢力是伊斯蘭教。而在法國,穆斯林是少數,是否也會成為被攻擊的對象?

劉屏:台灣人對印尼人應該滿熟悉的,因為印尼勞工已經成為台灣社會不可或缺的力量,但是我們所認識或者所知道的印尼人都非常和平。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伊斯蘭教在印尼是絕對多數,其中有極端份子從事恐怖攻擊;法國的伊斯蘭教則是絕對少數,基督教跟天主教占多數,但極端的伊斯蘭教份子仍然發動恐怖攻擊。

所以這不是多數權益受到損害而發動攻擊;也不是少數族群受到欺凌,以致他們要用恐攻凸顯自己沒有得到應有的公平對待。而是儘管穆斯林是多數,他要對少數他教信徒進行謀殺;當他是少數的時候,他仍然要對多數他教信徒進行謀殺。

有的揹著炸藥包、騎著摩托車就衝進教堂;若無法取得有力武器,有的就持刀殺人,這並非自己受到了什麼冤屈,而是美國專有名詞所指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即別人跟我不一樣,我必去之而後快。

「不一樣」並非是指長相或社經地位,而是宗教信仰。這些極端份子認為,除去與自己不一樣的人,才能夠凸顯他對於自己信仰的忠誠。人類文明社會竟然有人會走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令人唏噓。

上帝不保證世俗成功

問:記得去年美國德州教堂也發生槍擊案,造成多人死傷,請問劉屏,你身為基督徒,看見這類恐攻是否會疑惑,上帝為何無法保護那些上教堂做禮拜的信徒?

劉屏:這讓我想到日前「成功神學」的代表人物辛班尼出面道歉,表示「成功神學」不符聖經真理,因為上帝從來沒有保證人們會有所謂的世俗成功,相信上帝就能從此金錢源源不絕、妻妾成群。

相反地,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很多人接受上帝的呼召,前往各地傳福音,然後被殺害。許多宣教士的偉大之處,不是在於他號召多少人歸向耶穌基督,而是在他踏上宣傳福音這條路沒多久,就殉職了。有人出來宣揚上帝的名,上帝沒有庇護他;有信徒莫名其妙地死在無差別恐攻之下,上帝沒有保護他。

主持人說到德州教堂槍擊案,當地信徒很快地恢復生活秩序,因為他們知道或者相信上帝給予他們的應許,雖不保證他們在世上無憂無慮、一帆風順,但保證他們得平安、有喜樂,這個平安、喜樂並非指在現實當中的遭遇,而是有永恒的盼望。

相信上帝掌管一切

美國總統老布希的妻子曾說過,在死亡的那一端就是上帝,換言之,生命的終結並非上帝不庇護你,而是上帝有更美好的指引,這些常常是我們不了解的,但雖然不了解,我們依然相信上帝掌管這一切。

所以基督徒面對恐怖攻擊的時候,仍然要饒恕敵人,相信上帝掌管這一切,所以不必懼怕。

主持人:總結是,上帝是絕對公義的,而且不論是信徒還是在教堂禱告的人,即使因故離開世間,還有永恆的生命,上帝會在那裏等待他。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