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d%9c%e7%82%ba%e3%80%8c%e4%ba%ba%e7%94%9f%e6%95%91%e7%81%ab%e9%9a%8a%e3%80%8d%e7%9a%84%e8%87%a8%e6%bc%94%ef%bc%8c%e7%9f%b3%e4%ba%95%e8%a3%95%e4%b8%80%e9%82%84%e6%9b%be%e9%99%aa%e9%81%8e%e5%a5%b3%e5%ae%a2%e6%88%b6%e4%b8%8a%e6%bc%943%e5%a0%b4%e5%81%87%e5%a9%9a%e7%a6%ae%ef%bc%8c%e5%85%b6%e4%b8%ad%e5%8c%85%e5%90%ab%e6%9c%89%e5%a5%b3%e5%90%8c%e6%80%a7%e6%88%80%e3%80%8c%e5%81%87%e7%b5%90%e5%a9%9a%e3%80%8d%e8%b7%9f%e7%88%b6%e6%af%8d%e4%ba%a4%e4%bb%a3%e3%80%82(photo_by_%e6%b5%aa%e6%bc%ab%e5%ae%b6%e5%ba%ad%e5%ae%98%e7%b6%b2)

50路熟女缺愛 日男樂扮鐘點情人

邱慕天 2017/11/14 17:55 點閱 4822 次
作為「人生救火隊」的臨演,石井裕一還曾陪過女客戶上演3場假婚禮,其中包含有女同性戀「假結婚」跟父母交代。(photo by 浪漫家庭官網)
作為「人生救火隊」的臨演,石井裕一還曾陪過女客戶上演3場假婚禮,其中包含有女同性戀「假結婚」跟父母交代。(photo by 浪漫家庭官網)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綜合報導】擁有感情代價實在太高,情人不如用「租」的?日本社會人際關係逐漸液態化,「人生臨演」公司興起,旗下演員專門服務各種人情狀況,派出救星解決「客製化」的需求。一路扮演「師奶情人」、「假新郎」、「假小王」的公司創辦人表示,扮演「出租情人」有甘有苦,但生命充滿缺憾且不公平,這種「墊檔」人生的角色扮演,在未來會是愈來愈有專業意義的市場。

人生如戲。從配合單親媽媽演出父親起家,專職「人生演員」的石井裕一8年前在東京創立了「浪漫家庭(Family Romance)」公司,業務迅速擴增到擁有800名專業臨演。最近受美國《大西洋月刊》專訪,暢談自己對日本社會情慾流動「液態化」的一手觀察。

30客群漸成主力

石井裕一指出,租男友的服務在日本女士間的需求很大,「過去通常是50路的年長女性,但現在更多女性客戶來自30多歲的年齡層」。被問到她們在意「性關係」還是「純愛」,石井表示,也些女客戶期待性愛,但接單的主題是約會。「享受跟小鮮肉的約會情趣,她們自己也會感到重回青春」。

不久前日劇《月薪嬌妻》熱播,石井觀察到「租男友」在現實中很夯。根據女客戶的說法,談戀愛要建構信任,勞心勞時、失望很大,幾年的情感投資也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相對地,「每周2小時租一段感情,演員以妳理想男友的樣貌獻殷勤。不起衝突、不吃醋、沒有壞習慣。輕鬆又完美。」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每5年一次的研究,2015年時日本男女未婚/不婚的比例較前一次各高出了3.23%、3.45%。比起1970年代時男1.7%、女3.33%的不婚比例,現在日本50歲前的「未婚」男女比例來到了23.37%、14.06%(離婚和喪偶而單身者另計)。而在石井經驗中,這可能只是因為談不到理想的感情。

真假分不清

現年36歲的石井過去遇到不少希望「假戲真做」向他求婚的女客戶,而他只能艱難地拒絕。「妳現在愛上的是妳訂單中的人格。那不是真的我。」石井解釋,如果兩人這樣結婚,他勢必無法「做自己」,「我遇過一些極品女子,但是我端出的靈魂不是我真的靈魂。所以我不能、也無法接受求婚。」

此外,作為「人生救火隊」的臨演,石井說自己還陪過女客戶上演過3場假婚禮,其中包含有女同性戀「假結婚」跟父母交代。這筆訂單使「浪漫家庭」全公司出動了50人,出場費高達2百萬日圓。除了女方親友外,男方派出的全是臨演。這個時候,「新娘知道是演戲,不會動感情;但我方的臨演鋪天蓋地向我道賀,我自己反而會激動到真假難辨。」

不會消失的需求

石井的「浪漫家庭」在日本已經出現同質性的競爭者。石井裕一自信他們能靠「專業執行」在日本打敗競爭者。曾有女方出軌後要跟老公復合,找他扮演「小王」,而他就負責跟正牌老公起衝突,吸光仇恨值,讓女客戶「安全下莊」。

他也分析,日本民族性壓抑、缺乏溝通與情感表現、家庭和親密關係的圈子縮小,很多人孤單。像是近來一筆訂單,案主竟願意出一大筆錢把5名臨演請去拉斯維加斯景點陪他合照;他要用這這些照片在臉書上洗人緣。在這個基礎上,「浪漫家庭」需求量會愈來愈大。

相關報導:日本「月薪慈父」 心酸中的人情味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