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8f%b8%e6%94%b9%e6%9c%83%e7%ad%89%e6%b0%91%e9%96%93%e5%9c%98%e9%ab%94%e9%99%aa%e5%90%8c%e9%81%ad%e5%85%8d%e8%81%b7%e7%9a%84%e6%b6%88%e9%98%b2%e5%93%a1%e5%be%90%e5%9c%8b%e5%a0%af%ef%bc%8c%e5%90%91%e5%8f%b8%e6%b3%95%e9%99%a2%e6%8f%90%e5%87%ba%e9%87%8b%e6%86%b2%ef%bc%8c%e7%9b%bc%e4%bf%9d%e9%9a%9c%e5%85%ac%e5%8b%99%e5%93%a1%e8%a1%8c%e6%94%bf%e6%95%91%e6%bf%9f%e7%9a%84%e6%ac%8a%e5%88%a9%e3%80%82%ef%bc%88photo_by_%e9%84%ad%e7%be%bf%e8%8f%b2%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1

徐國堯司法失利 律師與民團提釋憲

鄭羿菲 2017/08/09 14:54 點閱 4024 次
司改會等民間團體陪同遭免職的消防員徐國堯,向司法院提出釋憲,盼保障公務員行政救濟的權利。(photo by 鄭羿菲/台灣醒報)
司改會等民間團體陪同遭免職的消防員徐國堯,向司法院提出釋憲,盼保障公務員行政救濟的權利。(photo by 鄭羿菲/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鄭羿菲台北報導】司法極權打壓警消人權?前高雄市消防員徐國堯為爭取消防員工作權益而上街頭遊行後,被長官翻3年舊帳,在2個月內記42支申誡免職,雖法院定讞免職合法。但司改會等民間團體質疑法官沒有查驗申誡原因是否屬實,恐打壓警消集會遊行權之嫌,並於9日到司法院提出釋憲,盼大法官清楚界定公務員被記申誡能提行政救濟,確認事實真偽。

「831守護消防大遊行」2012年8月在高雄街頭舉行,但舉辦該遊行的消防員徐國堯卻在時隔2年後的2014年5~7月短短3個月內被「密集懲處」42支申誡,並在9月遭到免職,引起社會各界譁然,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等民間團體積極協助展開救濟程序,向高雄市政府、高市府消防局及考試院保訓會提行政救濟,但卻在資訊、權力不對等情況下節節敗退。

記申誡充滿疑點

「我被記申誡的檢舉函都被歸類為『密件』,根本不知道具體情況,要怎麼在保訓會為自己辯駁申誡事實是否屬實?」徐國堯9日在「密集懲處已違憲,基層釋憲要復職」記者會上表示,最後保訓會認定42支申誡部份原因不符,近半數都被撤銷,結果仍以20支申誡、免職結案,但卻有保訓委員首次以「不同意見書」表達對這20支申誡存有疑點。

徐國堯解聘案義務律師團律師邵允亮指出,之後在行政訴訟程序上,法官也僅口頭答應要查記申誡的背後原因,但在判決書上卻完全不提記申誡的原因是否合法、屬實,「僅以保訓會認定的20支申誡已符合免職規定(18支申誡即免職)結案,讓公務員的訴訟權利遭受嚴重侵害!」

盼大法官解釋「重大處分」

「以往公務員被記單一申誡都沒辦法提行政救濟為自己辯駁,盼大法官透過釋憲解釋,讓當事人能就申誡的事由,有進行實質澄清與辯駁的機會,而非事後免職再以『密件』搪塞。」邵允亮說,現在的298號釋字僅規定公務員受到「重大處分」可提起行政救濟,但卻沒解釋何謂「重大處分」,沒有明確定義的後果,恐讓許多公務員權利都受到損害。

隨後,司改會、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等民間團體陪同徐國堯向司法院提起釋憲案,由司法院官員接下釋憲案,並允諾將按照程序處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