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三飛彈誤射 蔡政府應有負責說法+蔡英文的過境外交 該打幾分?+土耳其再傳恐攻 各國都可能是IS 目標 (20160705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7/05 12:13 點閱 48039 次
對於雄三飛彈誤射造成一名船長死亡,蔡英文僅表哀悼,未有詳細說明。(photo by 東森新聞)
對於雄三飛彈誤射造成一名船長死亡,蔡英文僅表哀悼,未有詳細說明。(photo by 東森新聞)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林亭妤、謝宜帆、陳信羽

一、雄三飛彈誤射 蔡政府應有負責說法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的飛彈誤射事件嚇壞了大家,想不到一個小小的中士都有機會誤觸飛彈按鈕,且射得很精準,造成一名我國船長死亡。一方面我們該為擁有攻擊力感到欣慰,一方面該擔心軍紀管理鬆散。1 顆飛彈發射出去要價1 億,卻是納稅人害死納稅人。我們明明在國防預算上編列了這麼多經費,但為何人員管理如此散漫?嚴老師怎麼解讀?

嚴震生: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我人剛好在中國大陸。對岸的學者曾說,我們是不是應該針對這個議題各自帶開、透過不同團隊的討論交換雙方意見,後來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表示,台灣方面應該要有一個負責任的說法。

小意外引燃戰爭

所謂戰爭,常常是在一個意外中發生,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戰、蘆溝橋事變。蘆溝橋事變當年只是日本人的藉口,可以看到很簡單的藉口都能引發戰爭。問題就在這裡,若兩岸之間有足夠的互信,就算發生這樣的事情,彼此也能夠透過熱線很快解決問題。但現在由於熱線已斷,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滿嚴肅的議題,特別是兩岸關係目前仍屬低迷、處在「冷和」狀態。

問:這事件引發兩岸政治又有了風吹草動,真令人擔憂。縱使這顆飛彈沒有越過海峽中線,仍會讓人懷疑台灣身為一個和平國家,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確這事說起來可大可小,因為在1994 年也發生過兩岸飛彈誤射的類似事件,誤射真的可以對兩個國家之間造成很大的衝擊。

嚴震生:對,1994 年那個事件發生在11 月14 日,是小金門火砲部隊,曾經將61 枚砲彈誤射到對岸,那時候大家覺得好像2 岸要開戰了。

我們軍方的解釋為砲彈受到氣流的影響偏離了彈道。要知道, 1994 年11 月的時候,海基會、海協會還在談判中,因此雙方關係還算融洽,且當時的政府仍堅守一個中國原則。

兩岸關係開始緊張是在1995 年李登輝總統去了康乃爾大學演講之後,海基會、海協會的對話中斷了,到了1996 年台灣總統直選,更引發了對岸發射砲彈的台海危機。當有誤判的狀況發生時,若兩國之間關係尚屬和緩, 事情就容易解決。然而現在的狀況是我們不太願意承認一中原則,且蔡英文總統上台後,也不提九二共識。

人權與軍紀的天秤

至於軍紀渙散的問題,過去幾年也出現許多案例,大家紛紛猜測是不是軍中管理太嚴格而要求放寬管制。但現在看起來,我們因為訴求人權、訴求要把士兵當成人來看、要尊重他們,結果卻造成管理上有了疏失。

現在我們到底應該重視什麼? 要重視人權?還是要嚴行鐵的紀律、在訓練方面不可輕怠?總不能說為了尊重人權,就讓他們在軍營裡混混日子而已。

我們要考慮到這兩者無法同時擁有:尊重人權的話,士兵說要有手機就要有手機,但萬一引發洩密,那還有什麼紀律可言?若大家都不准使用手機,雖然比較不會有洩密的問題,但會不會有些人認為,在這個時代使用手機是基本人權?這個我不清楚。軍方要在兩者之間找出一個平衡。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這裡面提到幾個重點,第一,兩岸關係目前處在一個冷和狀態下,互信關係薄弱,加上自從蔡英文上任以後,對方還在等她對九二共識表態。目前兩岸又已經中斷了彼此的熱線溝通,若再發生任何的誤會或挑釁,「屋漏偏逢連夜雨」的情況下,都會讓彼此神經繃緊。

第二,在民主時代下我們尊重每一個個體。自從洪仲丘事件以後,大家就希望軍中可以多一點人權,然而現在飛彈誤射之後, 會不會鐘擺擺過頭,又偏回鐵的紀律?

另一個議題,立委4 日上午立法院質詢到國防部副部長李喜明。他坦承,軍中很多的甲級操演明明有很多SOP 流程規範,卻沒有貫徹執行。他承認,還有許多精進空間,他會在2 個月內對陸海空三軍有超精準飛彈的單位加強訓練。不過立委還是很生氣,認為國軍的螺絲早就已經鬆到掉落滿地了。

加強SOP 流程訓練

嚴震生:單看這次飛彈試射的目標或方向,確實令人擔心,就算是22 年前的小金門砲彈都不會誤射到廈門。

一般來說,我國演習都是從東岸往太平洋方向發射,但這次是從台灣本島、高雄左營發射。假使今天沒有打到這艘漁船、反倒越過了海峽中線,絕對會引出很多的想像空間,且對岸的態度若強硬起來,根本沒完沒了。

所以我們要檢討,第一,怎麼會讓飛彈射出去?第二,方向怎麼會是朝對岸?這些都顯示了部隊的訓練必須更嚴謹,SOP 流程要嚴格執行。SOP 流程,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有時候會覺得無聊、沒什麼意義,但到了真正事情發生的時候,才知道SOP 的重要性,然而事發當下也來不及了。

舉個例子,我們每年都固定要檢查滅火器還能不能用(美國有些地方甚至每幾個月要看一次),有些人會覺得又不會發生火災,為何要這麼檢查,然而, 等到真的發生火災時發現滅火器已經過期沒效用了,才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所以我認為, 軍隊也一樣,要體認到SOP 的重要性。

問:國台辦張志軍講了一句話: 希望聽到台灣有一個負責任的說法。國內也有社論指出,蔡英文總統應該要針對此事件舉辦中外記者會,公開事實真相,表現出負責任的態度、撇除陰謀論的疑雲。

嚴震生:我也認為有必要。其實當天早上正是中國大陸共產黨建黨95 周年的黨慶,這件事情發生時,好像我們有意去攪擾了一樣。但目前政府各部門,應該還無法協調出能說服對岸的說法,不過,如果沒有一個很有誠意的說法,我認為還不如不講。

二、蔡英文的過境外交 該打幾分?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蔡英文總統上任僅一個多月,就前往巴拿馬、巴拉圭,展開共計8 天的邦交之旅。其實,我們每次看總統出訪友邦,其實關注的焦點都不是他去哪個國家,而是過境美國的規格,媒體也常戲稱這是「過境外交」,話題都是在探討我國與美國的關係,遠比總統到邦交國做些什麼還要重要。

請教嚴老師,整體而言,蔡英文此次的雙巴行的成果,您怎麼看?

嚴震生:主持人剛剛提到一個重點,我們的元首出訪過境美國屢屢成為重點話題,主要是除了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強國之外,更是台灣僑胞聚集較多的地方,兩國之間也有很多的經濟合作,尤其台灣是美國第14 大貿易國, 這些都是讓我們跟美國互動很大的關注。

我國與友邦外交基礎弱

反觀我們的邦交國,全數加起來20 幾個,佔台灣外貿的比例卻不到5%,可以說是非常低。再者,台灣的僑胞在這些邦交國的數量並不多,比如說,在巴拿馬大概就只有幾百人。可是,到了洛杉磯整個情形就不同了。由此可以比較出,台灣和邦交國的互動基礎是很弱的,彼此的關係基礎就是「政治外交」。

但是台灣跟美國的關係,舉凡僑民、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 都有很深的連結。這次蔡總統過境美國所受到的待遇,可以說是過去20 多年來政府所爭取到的基本權益,意即台灣元首出訪, 美國要求的原則是「安全」、「便利」、「舒適」,現在多加了一項「尊重」。

因為1994 年,李登輝前總統要過境夏威夷到哥斯大黎加訪問,美國當時的態度很不客氣, 不讓隨行團員出關。這樣的待遇惹得李前總統不快,就乾脆不在過境的旅館接見美國官員,反倒是穿著睡衣在飛機上接見,以示抗議。美國事後也覺得這種行為對台灣元首非常不敬,因此改變了日後的過境接待行為。

但是,我們的總統過境再怎麼樣都是固定幾個城市,西岸不外乎是洛杉磯、舊金山,偶爾會從西雅圖回國,東岸則是邁阿密、休士頓,或者是紐約,但從來都不會是華府,也不會是芝加哥。雖然芝加哥也有飛機前往拉丁美洲,可是它畢竟算是內陸的城市,美國當然會希望台灣可以從沿岸城市做為挑選過境的地點, 較不會衍生出爭議。

所以,整個隨行的記者都會將重點放在去程與回程過境時, 美國官員給予總統的接待規格如何、我們與僑胞的互動會不會有新的自由空間。

問:這中間有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蔡英文有機會跟柯林頓通電話,而柯林頓和台灣的關係可以說是非比尋常,他也曾到訪過台灣,其次是他的太太希拉蕊是呼聲很高的下一任總統候選人, 所以柯林頓這位卸任總統,加上他的太太有可能是新任總統,自然引起不小的話題。

可是,媒體查證後,發現和柯林頓通電話這件事,馬英九之前也和柯林頓有過這樣的互動,這是美方的刻意安排。嚴老師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對這件事的看法嗎?

與魯比歐會晤意義重大

嚴震生:我們當然希望過去累積的基礎,都可以持續,所以過去馬英九跟柯林頓通電話,都會希望還能繼續。

不過這次蔡英文在到訪友邦前過境邁阿密,就與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魯比歐見面,意義其實頗為重大。因為魯比歐不只是曾參選美國總統,他更是國會參議院中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的召集人,對我們幫助很大。

問:是有實力的參議員?
嚴震生:是,他是主管台灣事務的,所以有任何的政策,他們會舉辦聽證會之類的,對台灣來說是有益的。我覺得,這次的會晤比起和柯林頓通電話重要得多。另外,蔡英文到了巴拿馬之後,美國也派了一些國會的議員到訪,過程中兩國官員又有一些互動,我覺得這也很重要。

大致上可以說,台灣元首出訪不可能跟聯邦的官員見面,但是可以跟地方官員碰面,也可跟美國的國會議員有所互動,種種累積起來相信會有不錯的成績。

蔡英文此行受到的待遇都是在前人的努力下,慢慢有今天的成果,如果今天她在過境時破壞了我們與美國之間的默契,很可能就要重新建立起互信關係了。現在看起來,我覺得最好的是,蔡英文總統沒有破壞美國對她的信任,所以過去美國給予馬英九的所有待遇,對蔡英文也是如此, 可能以後會更好。

問:這裡面還有個問題,關於TPP,蔡英文希望美國這些議員能夠支持這個「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議」的第二輪談判。

加入TPP 勿操之過急

嚴震生:目前美國方面都還未有正式的簽署,台灣應該要等到批准之後才能來看這個議題。現在美國下半年會有國會選舉,可能不會做這件事,而總統候選人川普、希拉蕊,兩位都對TPP 有所保留,特別是川普甚至是不願意接受。

如果說川普都不接受,那當然我覺得TPP 可以說是胎死腹中了。所以,我覺得台灣政府可以不要操之過急,應該先等美國、日本等12 個會員國都一致通過後,再開始加把勁,也不會為時已晚。

問:這次蔡總統還有個目的是宣慰僑胞,她是綠營出身的總統,但相較而言,台灣僑胞多是傾向藍營。所以,其實也滿尷尬的,因為今天若是藍營執政者到訪,可能僑胞到場的人數會更多。

嚴震生:不完全是如此,我覺得蔡英文選擇過境洛杉磯是對的,當地僑胞親綠還是比較多, 有一些「老僑」雖然與台灣並沒有很深的關係,但他們是比較奉蔣介石、孫中山為「正朔」的一批人。不論是在舊金山、紐約都有這樣的僑胞,感覺上支持國民黨多一些,但是現在這些人的立場也有所動搖,畢竟共產黨在這些人身上也下了不少功夫。

問:我們可否作出這樣的結論,蔡總統這次出訪雙巴、過境美國,整體來看,自她上任後對九二共識隻字不提,在對岸那邊可以說是踢到鐵板,可是在這趟旅程中,她對大陸的議題看起來是過關了,美國並未對九二共識窮追猛打。

嚴震生:當然!美國在九二共識的議題上是沒有立場的。甚至AIT 官員薄瑞光也說,在2000 年以前是沒有所謂的九二共識的, 好像是要放蔡英文一馬。

可是大陸這邊還是把九二共識當成兩岸政治談判的基礎。所以蔡英文目前放出來的一些訊息, 還不至於讓台灣陷入立刻的危機,因為大陸也還沒有找到一個可以攻打台灣的強烈理由,因為蔡英文並沒有片面改變現狀。

但照現在的情勢拖下去,依習近平前幾次跟蕭萬長見面時說過的話,要在這個世代解決兩岸問題,我們還是需要小心應對。

三、土耳其再傳恐攻 各國都可能是IS 目標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土耳其近日來又發生一起恐怖攻擊事件,這幾年恐怖攻擊從來沒有停止過,每隔一兩個月總是會換不同的國家發生,不管是英國、法國、美國,請問嚴老師這次土耳其的恐攻對美國、歐洲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恐攻重創土國觀光

嚴震生:這次的重大事件對土耳其來說,今年已經是第四起了。土耳其的恐怖攻擊有來自庫德族的,也有其他的恐怖組織, 甚至是過去一百年前曾經屠殺過的亞美尼亞人,他們個人的報復,只能說土耳其招惹不少人。

這次發動攻擊的是伊斯蘭國策劃自殺爆炸案,共計死了30 幾位、受傷140 幾位民眾,確實規模很大。

土耳其做為一個穆斯林國家, 而不是一個真正的西方國家都沒辦法倖免了,但是因為它想要加入歐盟,又不斷地有一些西化政策,但可以看到他們的總統也不斷地把國家往基本教義派拉攏, 只是並沒有說服伊斯蘭國,所以伊斯蘭國就對土耳其進行攻擊。

爆炸案發生在伊斯坦堡的機場之後,當然會讓土耳其的觀光受到很大的傷害,畢竟土耳其也是靠很多新約聖經的地點、美麗的風景來支撐國內經濟,使得土耳其成為一個旅遊的重鎮。

歐美各國繃緊神經

但更嚴肅的問題是,所有的歐洲國家跟美國都繃緊神經,畢竟,歐洲正在辦歐洲盃足球賽, 現在已經進入最後的四強了,事實上進行球賽當中,就發生過有人在慶祝時放了煙火,有人誤以為是恐怖攻擊,反而大家忙著逃跑的時候踩傷了一堆人。

之前在美國舉行美洲盃的時候,在不同的城市也是高度戒備,美國對足球的瘋狂程度沒有像歐洲那麼大,但畢竟還是一個大集會的場合,包括美國的國慶,也需要高度的戒備,雖然它不是一種大型的聚會。

7 月4 日是美國家庭比較放鬆的時候,如果IS 選在這天攻擊的話,肯定會讓美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所以看起來歐美國家在土耳其遭受到恐怖攻擊後會特別擔心。因為ISIS 好像在伊拉克本土的勢力有些萎縮,感覺上沒有像過去占領那麼多土地,但是當它越被打壓的時候,他們在國外的活動,反而越來越積極。

穆斯林國家難倖免

問:ISIS 越來越瘋狂了,所以我們一直看到的恐怖攻擊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正統ISIS 發出的恐怖攻擊,另外一種是他們在國外培植的恐怖份子或不滿人士所發動,整體來看他們有沒有明確的戰略?

再者,剛剛提到土耳其明明是一個伊斯蘭國家依然難逃被恐攻的結果,那ISIS 意欲為何呢?
嚴震生:ISIS 認為你現在不是站在我這一邊,即使是穆斯林, 我也要來對付你,像約旦是一個溫和的國家,本身並沒有所謂的聖戰士,或是要對異教徒發動聖戰,因此也變成攻擊的目標。所以ISIS 的攻擊是非常明顯的, 你必須要擁抱他們的意識形態, 否則即使你是穆斯林的國家,他也照樣會攻擊你。

我們看到在伊拉克也有攻擊的情況,甚至是在敘利亞、土耳其,這些所謂穆斯林的國家,當然這些國家不一定都是遜尼派執政,像伊拉克可能就是什葉派勢力要強一些,或者是在葉門。

我認為IS 今天想達成的策略, 就是要確保透過這樣的恐怖攻擊,讓還在西方的阿拉伯人看到、受到鼓舞,認為參加伊斯蘭國可以對抗西方的強權,然後就會來加入,他們不斷的攻擊,創造新的恐怖事件,或許可以認為這是他們招募聖戰士最有效的方式。

問:如果我們從土耳其往下看的話,今後各國要關心什麼?嚴老師曾經在我們的節目談過,連我們臺灣都要戒備小心,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IS 的攻擊犯圍延伸到亞洲來,他們的目標大概會是哪幾個國家?

西方人為攻擊目標

嚴震生:亞洲我相信,只要是西方觀光客常出沒的,像是印尼的峇里島、泰國的普吉島,這些都是有可能成為攻擊的目標, 再加上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南部有不少的穆斯林,可以被動員、被吸收,我覺得這些都是需要當心地方。

台灣雖然穆斯林人口非常的少,但是只要有國際觀光客的地方,這就是可能被攻擊,我自己研究的非洲,包括像馬利、象牙海岸、布吉納法索、都曾被攻擊過,這些剛好都是西方人聚集最多的地方,或是度假勝地,所以我們臺灣墾丁,或是外籍觀光客多的地方,都要高度戒備才行。

問:那日本難道不是嗎?

嚴震生:日本當然也有,但日本沒有特別多外國觀光客聚集的地方,因為畢竟日本的海灘,我們知道歐洲人最愛享受陽光,但歐洲陽光不足,他們最喜歡巴里島、馬來西亞、普吉島、印尼、曼谷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