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3%80%8c%e4%b8%80%e4%be%8b%e4%b8%80%e4%bc%91%e3%80%8d%e7%88%ad%e8%ad%b0%e8%ae%93%e6%9c%9d%e9%87%8e%e6%94%bf%e9%bb%a8%e7%84%a1%e6%b3%95%e4%ba%92%e4%bf%a1%e5%83%b5%e6%8c%81%e4%b8%8d%e4%b8%8b%ef%bc%8c%e5%9c%a8%e9%87%8e%e9%bb%a8%e8%aa%8d%e7%82%ba%ef%bc%8c%e5%8f%ac%e9%96%8b%e5%85%ac%e8%81%bd%e6%9c%83%e3%80%81%e4%bf%ae%e6%ad%a3%e8%ad%b0%e4%ba%8b%e9%8c%84%e6%98%af%e8%a7%a3%e5%a5%97%e7%9a%84%e4%b8%8d%e4%ba%8c%e6%b3%95%e9%96%80%e3%80%82%ef%bc%88photo_by_%e5%9c%8b%e6%b0%91%e9%bb%a8%e7%ab%8b%e6%b3%95%e9%99%a2%e9%bb%a8%e5%9c%98%e8%87%89%e6%9b%b8%ef%bc%89-1

解套一例一休 在野黨:召開公聽會

鄭羿菲 2016/11/06 19:23 點閱 10528 次
「一例一休」爭議讓朝野政黨無法互信僵持不下,在野黨認為,召開公聽會、修正議事錄是解套的不二法門。(photo by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臉書)
「一例一休」爭議讓朝野政黨無法互信僵持不下,在野黨認為,召開公聽會、修正議事錄是解套的不二法門。(photo by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臉書)

【台灣醒報記者鄭羿菲台北報導】新政府面對「一例一休」正處於「頭抱著燒」的情境,如何才能解套?「一定要召開公聽會,讓勞團與各界的聲音能充分被討論。」國民黨立院總召廖國棟6日受訪時如此建議。時代力量立院總召徐永明則說,「最根本的方式是撤回衛環委員會,進行實質討論並舉辦公聽會。」至於在門外絕食抗議的工鬥團體也訴求,要將法案退回委員會實質審查。

新政府的「一例一休」草案,面臨三方都不討好的沉重壓力,國民黨以議事攻防杯葛、時代力量據理力爭不從,就連民進黨往昔戰友的勞團都以流血衝突表達抗議,讓這個會期的立法院充滿波瀾,「一例一休」瞬間成為民進黨政府政黨輪替以來最燙手的山芋,而勞團在立院門口無限期絕食抗議的舉措,恐讓燙手山芋升級為「頭抱著燒」。

過程未充分討論

這段爭議民進黨到底採取了哪些不必要的決策,引來這麼大的抗爭?廖國棟6日受訪時娓娓道來,勞基法修正案牽涉1000萬名勞工的權益與生活,理當要好好討論,但在10月5日的一例一休初審前,綠營便頻頻放話要以多數快速通過,不留討論空間,導致在野黨異常緊張只好採取霸佔、杯葛的方式對抗,這是第一階段。

廖國棟指出,衛環委員會主席陳瑩用16分鐘宣讀、審查法案通過,引發了第二階段的朝野無法互信、荒謬的決策;再來就是在確認10月5日的議事錄上,綠營堅持「只聽錄音、不改議事錄」的方式,是第三階段的朝野決裂,畢竟涉及教唆公務員「偽造文書」的刑事犯罪,如此下去立院將成歷史污點。他嘆口氣說,「接著國民黨迫於無奈,只好將抗議的方式延伸到院會。」

應傾聽各界聲音

「一例一休最好的解套方式,就是要回到基礎,一方面議事錄要四黨共同勘驗錄音、錄影,並確實修正,一方面要召開至少4場公聽會。」廖國棟認為,他個人傾向不退回委員會,直接在院會召開公聽會的方式,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讓立院、社會各界聽聽廣大勞工的想法,再做最後決策。

對此,民進黨總召柯建銘也曾表態,1、重新勘驗10月5日衛環委初審錄音錄影帶;2、4黨聯合召開公聽會,甚至不排除請蘇嘉全親自主持;3、《勞基法》至院會逐條討論時,讓各黨充分發言。民進黨團幹事長吳秉叡也說,行政院已宣布今年剩下的國定假日,勞工可放假,所以不急於在8日院會通過,但修法攸關明年勞工的排休假,仍要盡快在年底前三讀。

時間還夠最好撤回

「希望一例一休草案退回委員會重新審查並召開公聽會,但若院長蘇嘉全要在院會召開公聽會,我也不反對。」徐永明表示,如今朝野僵持不下,若在7月就走「正常程序」,開公聽會、實質討論等,早就走完程序了,弄到現在這樣「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他說,1個月內以衛環委員會1週3天排審勞基法的正常程序來說,還有足夠時間,最好還是退回委員會審查,也能暫緩勞團絕食抗議的問題。

徐永明指出,在院會召開公聽會還是有2大缺失,「儘管能完成聽取各界意見的程序,但還是無法解決當初委員會「速審速過」造成的爭端,難道爭端就放著不處理嗎?」他說,若蘇嘉全堅持在院會召開公聽會,也需要釐清「院會公聽會」在什麼樣的情況能召開的爭議,否則委員會形同虛設。

綠營要哪些選票?

民進黨政府面對國民黨以議事杯葛的方法抗爭、時代力量據理力爭及揭發沉痾的方式訴求,與勞團衝撞體制的手段抗議,哪方面不應再過度刺激?徐永明認為,長期來說民進黨需要重視勞團的壓力,畢竟這是未來的「選票」社會基礎,「綠營在野時與民間團體站在一起,如今執政了需要確立其『核心價值』,需要哪些團體的票、要放棄哪些選票的支持,會是綠營現在比較頭痛的問題。」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