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會改革遇上柯建銘(秦靖)

秦靖 2016/01/24 20:04 點閱 1897 次
柯建銘,1992年首次當選立委,至今已連續當選了八屆立法委員,有著「永遠的總召」稱號。(photo by 柯建銘臉書)
柯建銘,1992年首次當選立委,至今已連續當選了八屆立法委員,有著「永遠的總召」稱號。(photo by 柯建銘臉書)

國會改革為2016大選民進黨「五大政治改革」的重要主張,認為未來國會的正、副議長應降低政黨屬性、避免其涉入政黨事務而引發爭端,並具體提出三不原則,不參與政黨活動、不擔任所屬政黨任何層級職務與不參與黨政協調平台機制的相關會議。

蔡英文認為,既然人民給了民進黨過半的席次,就有責任要落實國會改革的主張。筆者想問,當國會改革遇上柯建銘時,民進黨是否能堅持初衷?

柯建銘,1992年首次當選立委,至今已連續當選了八屆立法委員,有著「永遠的總召」稱號,極少數能在藍綠陣營中穿梭自如的政治人物。他替民進黨的立委同仁調解紛爭、擺平麻煩事,甚至幫忙調頭寸,也塑造了他資深議員問鼎立法院長寶座的姿態。

但是,柯建銘的爭議何其多!過去,民進黨爆發黑道集體入黨的爭議,柯建銘就是介紹人;全民電通案,柯建銘一二審被判有罪;花蓮三棧溪關說案,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向柯建銘洩密被判入獄。

《會計法》風暴中,柯建銘支持特別費除罪,但是通過的法案文字裡卻少了「教」字,百名涉貪教授可能無法除罪,反而是因花酒案入監的前立委顏清標可以免關;柯建銘並涉及多起關說案,喬王、喬柯的形象,正是立法院王金平、柯建銘這兩位哼哈二將深植在民眾心中的形象。

當柯建銘亟欲漂白外界對其密室協商的既定印象,辯駁他所作所為都是相忍為黨時,筆者想說,資深國會議員不是原罪,但是所作所為有沒有獲得人民尊重才是重點所在。

「資深」應該是來自於選民對其立法專業的肯定,對其為國家大公無私奉獻的認同,而不是靠跑「婚喪喜慶」的人情、靠補助地方工程款的政績,更不應該是靠長袖善舞的交際關說而來。

台灣資深國會議員的問題所在,你我皆知,藏汙納垢的從政過程,更是人民質疑柯建銘的問題核心。筆者想問蔡英文,您認同這樣的柯建銘成為英派執政下的國會龍頭嗎?當國會改革遇上傳統密室政治,柯建銘能帶給民眾改革的信賴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