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文明的方式 說服我「滅頂」(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5/12/13 18:31 點閱 2182 次
一旦造成公司嚴重虧損,被迫裁員或員工以無薪假因應營運危機,多少家庭的生計因此受到連累,味全成為頂新的代罪羔羊。(photo by Wikipedia)
一旦造成公司嚴重虧損,被迫裁員或員工以無薪假因應營運危機,多少家庭的生計因此受到連累,味全成為頂新的代罪羔羊。(photo by Wikipedia)

「秒買秒退」味全鮮乳能否達到「滅頂」的目的?目前看來並不如預期,已引發通路業者和民眾之間的衝突。「滅頂」行動在操作民粹下成為一種反動,不僅波及無辜的酪農與味全員工,更傷害社會信任,發起「滅頂」者,在手段上民眾能否思考用更文明的方式「滅頂」。

民主的台灣,民眾對任何違背公義,不符社會期待的事情,都可以透過不同管道發洩情緒、表達不滿,也因此才會有風起雲湧的「公民1985聯盟」和「太陽花學運」等社會運動。

【抵制有觸法之虞】
社會對源源不斷的食安風暴,已到臨界點,就在頂新爆發劣油事件後,直接將矛頭指向頂新魏家,以及與魏家有關的企業,於是,頂新擁有40%股權的味全公司成為「滅頂」行動的首要目標。拒買味全、林鳳營鮮乳和使用兩品牌的店家都成為抵制的對象。

這樣的作法,不僅造成好市多必須增加人力處理退貨手續,更衍生消費糾紛,甚至勞動警方派員處理。尤有甚者,未過期、腐壞的鮮乳,由於封口已遭戳破,必須予以銷毀,引來浪費食物的批評,「秒買秒退」已不僅傷害通路商與會員之間的信任,已有法界人士指出,造成的商家的損失,可能有觸法之虞。

【員工淪為箭靶】
至於要求味全公司向頂新買回持股,更是強人所難,除非持股者願意釋出,或者由味全公司高價購入,上市公司的營運、投資都必須向股東負責,頂新雖宣稱已退出公司經營權,但持有40%股權,可以隨時買下其他股份,要回主導權,這是味全始終無法與頂新集團脫鉤,「滅頂」指向味全的主因。

一旦造成公司嚴重虧損,被迫裁員或員工以無薪假因應營運危機,多少家庭的生計因此受到連累,味全成為頂新的代罪羔羊,而員工淪為無辜的箭靶,是「滅頂」始料所未及者。

「滅頂」從抵制到「秒買秒退」,行動的本質都是對抗無良商人的暴利和不公義,為何抵制可以得到共鳴,而「秒買秒退」卻有負面的聲音,原因就出在「秒買秒退」搞錯對象,必須由通路商、味全員工或酪農負擔抗爭所帶來的社會成本,一開始就失去正當性。

「滅頂」行動既是持久的抗爭,「滅頂」者應該考慮改弦更張說服社會,取得絕大多數民眾的支持,才會增加成功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