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風紀股長、抓爬子、衡量一個人(游清淵)

邱文福 2015/11/15 17:17 點閱 1787 次

「寡婦的兩個小錢」,是教會里常常被拿來使用的寓言。引申的是「富人進天國像駱駝穿過針眼那麼難」,因為,窮,才知道窮滋味。富,怎麼可能?《衡量一個人》(The Measure of a Man),是一部以柏拉圖名言為片名的電影,今年坎城影展得到最佳男主角獎及天主教人道精神獎。故事說的是一個貧窮、平凡的人,在生活中充滿是非善惡的場域時,如何看待人生?

電影讓我想起兒子「風紀股長」的歲月。那年,兒子進入國中。按排序被封為「風紀股長」。於是當起他從來不曾聽過的「抓爬子」角色,直到被全班同學厭惡,他依然以正義之獅無懼所有的孤單。但是,當他發覺長輩們所堅持的正義並不是那麼正義之後,他放棄那種榮耀,轉而認同普世價值。於是被推為模範生,卻遭到師長無情的否定。

《衡量一個人》內容平淡,只有寫實台詞、戲劇表現、層次分明,陳現法國(又何嘗不是全世界所有國家地區)社會底層民眾生存的現實與無奈。從影32年,首次獲得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的文森林頓,飾演中年失業的爸爸。一開始就上演跟就業輔導機構職員爭議的戲,抱怨參加職訓後仍找不到工作,生計困難讓他情緒難忍。也許有人會覺得中年失業的人,待業中還拿政府補助金,憑什麼怨天尤人?

尤其是在台灣當你認識周邊朋友有些刻意「強要」政府失業補助者之後,你會更加不屑。但是這位主角不是,他認真的繼續找工作,他是抱怨找不到工作,浪費培訓。而他只剩9個月的經濟承擔能量。

因為他著的是所謂的「貨櫃屋」,家裡有個腦性麻痺的兒子,經濟吃緊的現實,使得他跟銀行必須協調貸款事宜,銀行建議他把小屋變賣解決貸款與兒子教育費問題。只是他還是被迫尋求出脫,成為無殼蝸牛。但卻因買方過度殺價買賣告吹。

有人看到電影中這對夫妻在舞蹈教室「學跳舞」的場景、與朋友吃飯聊天等。覺得「為什麼沒錢,還能這麼悠閒的過日子?」 這是完全誤解了法國人的「生活」,窮,但不是到其討過活的狀況,這只是表明一個常態的窮人家庭同樣具備生活的全貌。

而這位主角,同時就曾是勞工運動領袖群之一,被以煽動罷工為名失業,這些意見領袖甚至意圖像財團挑戰、提出訴訟。這裡揭露的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矛盾,事實上在歐洲近代也被美式資本主義的貪婪誘惑,企業的高幹奪走絕大多數的利潤,換取的是基層員工的生存權。

最後,主角在賣場謀得新職,但卻是風紀股長般的任務,不但監督消費者的「偷竊」、「順手牽羊」,同時也監督同事們的「監守自盜」。這些場景一幕一幕顯示的是跟主角同樣淪落為社會底層的窮人階級時,不得已的行為。這個風紀股長,最後在一位同事因案被撤職羞憤難過而自殺身亡後,憤而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