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無須靠權力者肯定(張勳慶)

張勳慶 / 文字工作者 2015/10/21 08:08 點閱 1723 次
2 現在國中小頒的政治人物獎,唯一最有神效處,一是用在升學排序績分比較,二是助長了文憑蓋高尚的填鴨教育。圖為南新國小100屆畢業典禮。(photo by 50mmf1on Flicke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2 現在國中小頒的政治人物獎,唯一最有神效處,一是用在升學排序績分比較,二是助長了文憑蓋高尚的填鴨教育。圖為南新國小100屆畢業典禮。(photo by 50mmf1on Flicke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台北市長柯文哲嫌頒發學生市長獎,除了浪費時間又常常「站到最後都笑不出來了!」表示以後頒獎時不參加,又砲口打到前市長陳水扁身上,認為阿扁當初為了選舉造勢才留下來這項行禮如儀秀。但北市議員則持不同看法,認為市長獎既是用市長之名,豈有不參加道理,還認為市長親自頒獎,對學生有鼓勵作用。

可是在成人,特別是大家認定有政治權力者各表看法後,有沒有人去問學生的看法。更重要的省思,為何在咱們這個民族千百年相沿下來,個人求知和探索,一定要靠有權者(以前是皇帝、大臣)頒個獎才心滿意足,或是風光家庭又可過足面子癮。

說實話,現在國中小頒的名堂繁多的政治人物獎,唯一最有神效處,一是用在升學排序績分比較,二是助長了萬般皆下品,文憑蓋高尚的填鴨教育。這根本就是教育圈的墮落,和求知讀書是建立下一代有獨立思考,批判能力,和關懷弱勢,有所牴觸。

也就是說,學校根本不該有市長、議長獎,一些學生間的典禮,也不該邀請權力者來作秀。學校沒有了政客獎,是可以用其他更有意義的名稱,來當成學生追求的標竿。若有權者只因不用自己名字,又或者少了進入校園上演親民秀機會,便不爽砍掉獎金或製作費用,那大家便該用選票教訓他。

讓下一代在知識中去尋找自我,有權力者不要再汙染校園了,因為那種獎真像是個人銅像,造神十足又不知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