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世事經眼】彩粉趴全都停 就解決了嗎? (楊泰興)

楊泰興 / 文字工作者 2015/06/29 19:32 點閱 2545 次

八仙樂園彩色趴的粉塵爆炸的慘劇,讓全台民眾所有人在那夜一起糾結成一團,400多人遭燒燙傷,而行政院長毛治國週日到醫院慰問時表示:「未進一步確定彩色粉末的安全性前,公共活動停止使用彩色粉末,消防署也會召集相關單位的專家討論,盡快訂出必要的管理辦法。」果然又是鐵腕禁止,這已經成為台灣的政府處理事故的SOP。

【最鬆到最嚴】
事前一律寬鬆,一旦發生災害就「鐵腕」懲處「殺無赦」,毛治國鐵腕停辦彩粉趴,朱立倫鐵腕勒令八仙樂園停業,上回竹南發生女童被虐死,新竹縣長邱鏡淳也表示將鐵腕限縮網咖青少年進出時間,其實,這隱隱代表台灣對公共安全管理,做法是高度媚俗跟鬆散。

鐵腕地僅僅只有YES跟NO,其實代表我們只有「毫無管理」的1跟「完全不准」的0,中間毫無其他妥協餘地,問題是這樣是最好的方式嗎?用經濟學的話來問:「這是最優解嗎?」

其實讀者應該有答案的,會這樣問隱含著我不認同這樣的作法?接下來想跟大家溝通的是這樣做法會產生的問題,首先事前不管理,採取寬鬆許可甚至報備制,隱涵著對每個人高度自律的信任,代表政府相信萬一造成傷害,「業者有能力擔當起損害的彌補,」這當然不可能完全實現,此時必須有一個很強的保險市場來支持。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勒茲曾經在他的名著「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提到「如果這個世界有完美的保險市場,那麼一切問題就沒有了」,這隱涵著當業者沒法承擔營運的風險,可以轉嫁給保險市場承擔風險時,但現實人生就是沒有這麼完美,這一次發生事故,也是有投保,但是上限5000萬台幣,對於數十億的賠償連杯水車薪都不是,那該怎麼辦呢?

【扛得起危險 才能主辦】
經濟學家會告訴你,既然沒有足夠的保險市場,那麼就要找能扛得起公共危險的業者來承辦業務,也就是一家小小的彩粉趴派對公司「瑞傳」,根本無資格承辦業務,除非其尋找大型業者聯保。其次,因為最多只能承擔5000萬風險,政府在申請上就必須從嚴處理,不能依照蛋頭市場派經濟學家所說:「一切自由放任」,因為這是在「外部性甚小或者沒有」情形下,才是正確的作法。

據媒體報導,瑞傳公司負責人呂先生,常常一出事就重開一家活動公司,重新來過,其實當前「政府失能」這正是最理性的決策,豈可怪業者無良,換我要做這一行,我肯定也是這樣做,找個人頭重開公司,成本低一樣可以標案子,沒出事,我賺暴利,出事,就政府出面扛責,怕啥?

【捐款者成幫兇】
果不其然,台灣每次發生重大災難,無論天災還是人禍,還是政府出來買單後續事宜,光這幾天使用的燙傷敷料就要7500萬元,遑論後續的醫療費用跟受害者肉體精神損失。業者也是下跪說願意負擔所有責任,我不想懷疑他的誠意,但擔得起嗎?現在甚至政府也開始開設「捐款專戶」,我必須說,如果你捐了錢,代表你就是這套無效率殺人制度與無良業者的幫兇,因為你的心軟,業者才有僥倖之心。

其次,事故發生後該不該殺無赦,這個答案就政治的角度跟經濟學的角度肯定不同,政治上為了大動作宣示政府決心跟魄力,也避免反對黨與輿論追殺,選擇一紙禁令,省了評估成本又有媒體效果。

【防範成本最低者負責】
但這樣殺無赦的作法,最大的問題是將會扼殺民間創新力,而這正是民間力量最可貴之處。

其次,從誘因機制來看,將會造成經濟學上面的所謂「道德風險」問題,因為認真不濫用的業者將無誘因繼續認真,因為無論他再怎麼努力謹慎,終將被取巧業者拖累(價格一樣)。同時按照本專欄之前提到登山國賠案件,最終賠償責任應該由「防範成本最低者」承擔,無疑地應由八仙樂園與派對公司共同負責,不宜接受八仙樂園以承包為由切割。

如何在確保民間創新活力,與公共危險防範之間尋求一個平衡,這是我們必須走的道路,簡單的答案絕對不適用,當然這過程也將產生大量的執行、監督、評量的制度成本,對此,全體民眾必須認真監督政府不手軟才行。

楊泰興信箱:[email protected] /臉書帳號:teddy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