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皮大衣(圖:王正明/文:譚凱聰)

譚凱聰 2015/01/22 00:01 點閱 1704 次

阿虎,寒冬將盡,每年此時我仍在街上替陌生流浪狗穿衣服;想著其中一隻可能是你。

還記得高二那年,我們是同班死黨,考完一起被老師打,下課後打球直到天黑、午休時常在校內閒晃,走在寂靜無人的長廊上,好像潛入另一個時空。那天是誰先跑進了堆滿體育器材的倉庫呢?我們在那裡發現了改變彼此生命的那件獸皮大衣。

我們當初怎會知道,這破舊平凡的大衣竟是寶物?你看它蠻有型,玩笑般套上身,卻在眨眼間全身變形、暴長出渾身毛髮和爪子,成了一隻大黑狗;你在倉庫裡左衝右撞,直到我用力往你身上一扒,衣又成衣、人變回人。

我們那時太年輕了,很快對變身上了癮,趁著化身為犬,恣肆胡鬧。一整年間我們無數次輪流披上大衣,四處遊蕩,甚至闖進教室對自己討厭的老師狂吠不止,撒上一泡尿才離去。

這樣胡搞瞎搞,終究出了事。聯考完那晚,我們搞來幾瓶酒,躲在學校角落徹夜慶祝,喝得爛醉;我們都想變身,爭到幾乎打起來;你終究搶到了獸衣套上。阿虎,我至今記得你那時變身後比任何一次都還要健壯、凶狠,我幾乎不認得你了。

遠處傳來管理員的喝斥,我們在驚恐之下狂奔逃離。終於脫險後,我試著除下你的獸衣,但怎麼出力都扒不下來;直到你痛得出聲哀號,我們才確定:你變不回人了。

你直望著我,嗚咽聲裡聽得出怨懟。一瞬之差,究竟是什麼決定了我們一個還是人、一個卻成了狗?一陣沉默,你突然用力咬我一口,傷口深得見骨;然後你飛快跑開,好像我們從未相識。

此後每年冬天我都在街上替狗群穿衣,希望有天再遇到你,能將那獸衣除下。阿虎,你在哪裡,過得都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