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要當官不斷尾 占盡優勢?(張勳慶)

張勳慶 / 文字工作者 2015/01/18 22:01 點閱 1933 次

立委何欣純日昨召開記者會指出,目前考試院副院長高永光,在2010年10月被馬總統提名為考試委員,隨後又掌副院長一職,但卻遲遲不願回借調的政大辦理歸校或辭職。因為依該校教師借調處理要點規定,借調最多4年。立委還爆料,高永光甚至動用影響力,希望能延長借調期間,但卻遭人痛批占缺。

這場記者會召開後,或許礙於個人顏面,又或者考試院副院長應當為公僕表率,所以不到數小時考試院秘書長就發表聲明,高永光已經辭去政大教職。其實,官場學官充斥早已存在,還有政學互棲者也不少,此次若非立委臨門一腳,學官可能仍會腳踏兩條船。

國內官場自從一下子冒出6都後,外加上中央拉拉雜雜部會和基金會,以及公骨民皮組織,早成了大學校師另一條職場跑道,若朝中有人和跟對「主子」,那官帽越大和隨之而來的名利富貴,更是令人稱羨。

可是這些學官往往顯露投機取巧的人性醜態,往往展現機關算盡自謀退路打算,這借調便成了旋轉門,進可攻、退可守。

可是他們卻忽視了一個民主價值,那就是政府的權力來自人民的同意,官員的薪俸皆是人民的稅金,更重要的是,政務官為政策負責的意義,就是勇於承擔政策成敗,並達成人民期待。在此情形下若入朝為官前先替自身在學校占個坑不放,又堵後人的路子,這就欠缺政務官的官品了。

一堆學官來來去去,博士內閣成了國人笑柄,除了上位者領導無能又私心搞小圈圈外,有些學者竟把政務官當成個人投資,苗頭不對便下車回校教書,結果學生也瞧不起。大專院校應廢除借調制度,一人只能有一個坑,為師或為官只能擇一,沒官可當後,能否回校當老師得看自身功夫和形象,如此,既能對得起人民,又可對得起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