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青春的跨年

范捷茵 2015/01/04 22:10 點閱 707 次
其實每天的日出都是第一道曙光,但一堆人(包括我)平時超晚起,跨年才搶著看「第一道曙光」。(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其實每天的日出都是第一道曙光,但一堆人(包括我)平時超晚起,跨年才搶著看「第一道曙光」。(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跨年不想去101人擠人,就跟朋友決定去美麗華跨年!(老實說也是人擠人...)

因為我是下班後直接殺到內湖,本來還興致勃勃,到了不久就體力透支了,所以我一出劍南捷運站,就開始不爭氣的找「休息的角落」,跟朋友兩人像老人一樣聊天、打瞌睡,完全無心看舞台上的表演。

到10點多,明明離跨年還有1個多小時,我的眼皮卻快闔成一條線了,趕緊起身去尋覓食物提神。一走才意外發現,周遭商店真是賺翻了,在這種強烈大陸冷氣團南下的天氣,連冰淇淋店都有一堆人排隊,真是嘆為觀止!

所有的等待只為了煙火短短的300秒,煙火音樂一結束,人群像被魚線控制一樣,一串串被拉回捷運站,那副魚貫的景象真是頗為驚人。可能因為剛倒數完還很興奮,我們決定跑下一攤,去福隆看日出!

想不到福隆海邊冷斃了,因為海風一直吹,我看到好多人冷到裹棉被走路,台上那些穿無袖、短裙的藝人們根本是瘋了。

總之時間咻一下到了早上6點多,天空慢慢亮了,但卻還是一片灰撲撲的雲層。如果晚上是冷死人,清晨就是凍死人,光是拿相機拍照,我都覺得手指快被凍僵了。大家就在寒風中等阿等、等阿等,中間不時有人大叫「加油」、「再堅持一下」,搞得太陽變得很人性化,像個鬧脾氣的小孩,終於在7點多嬌羞現身了,我也跟著開心得歡呼起來。

唯一要抱怨的是,回台北的火車實在太過擁擠,完全沒有座位可以休息,還得跟別人前胸貼後背,1個半小時的車程我根本就是站著睡覺,真是累壞了。


范捷茵
fan

范捷茵,台中人,外文系畢業,喜歡書、蘋果和海綿寶寶。如果不是因為新聞有很大的寫作自由,當初不會被吸引,現在也不會感到如此誠惶誠恐。在醒報一段時間後,期許自己能寫更多關於人與世界的美好。媽!我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