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為被性騷擾的女性伸冤?(溫小平)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14/12/29 10:28 點閱 2200 次
受到性騷擾的女性,除了「自力救濟」外,誰能替他們伸冤? ( photo by Aditya Doshi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受到性騷擾的女性,除了「自力救濟」外,誰能替他們伸冤? ( photo by Aditya Doshi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前幾天的熱門新聞之一,就是陳為廷曾經有性騷擾的前科,宣布退出苗栗立委的補選。媒體的焦點大都放在他應否退選、民進黨有無及時切割...等方面,卻極少提及受害女性心中存在的陰影,要如何消除?或是,今後女性應如何自保?又要如何保障女性不再被性騷擾?

我中學念的是北一女,通往學校的其中一條路,必須穿過寬廣的總統府廣場。在清晨或黃昏時,這兒往往是「蹓鳥狼」出沒之處,他通常穿著風衣,走到女生面前突然掀開來,裡頭一絲不掛。

總統府憲兵不可能管這檔子事,教官遠水救不了近火,女生們除了尖叫,一哄而散之外,也沒有其他辦法懲治色狼。後來聽說有人勇敢「嗆聲」,「蹓鳥狼」才算稍稍收斂。

學校後方靠近氣象局有一排圍牆,有些三輪車夫會到圍牆外午休納涼,當他們仰頭望著擦窗戶的女學生,竟然又開始「蹓鳥」。我們所在的教室大樓離訓導處很遠,等教官趕來,三輪車夫早就聞風跑開。我只好採取自力救濟,當同學發現「蹓鳥車夫」時,先不尖叫,緊急通知我,我悄悄掩至窗邊,然後舉起彈弓朝下直射,從此這些「蹓鳥車夫」終於絕跡。

當年學生通勤的交通工具除了公車就是火車,這兩樣都是「鹹豬手」出沒之地,我在公車上不知遇過多少回,從我國中到上班族都被偷摸過,所以我學會隨身攜帶雨傘、髮夾等物「抗狼」,如果忘了攜帶,尖尖的鞋跟也可以利用。

至於火車的通勤學生都知道,上下學時的班次,經常出現一位「摸臀狼」,只要女學生經過車廂走道,他就故意擠過去擦身而過,趁機偷摸屁股,然後裝著若無其事走開。

女同學只能互吐苦水,男同學沒人出面打抱不平,我只好出馬「懲狼」。有回被我遇上這位「摸臀狼」,我立刻舉起雨傘追過去打他,他嚇得躲到別節車廂,此後,他就不敢再搭我會出現的這班列車了。

還有些「隨機狼」更可惡, 經常趁著女生逛馬路不注意時,迎面走過來,順手摸女生胸部, 手法之快之準,幾乎防不勝防。結果害得我變得神經兮兮,每回逛馬路,只要見到有男生迎面走來,不是下意識閃開身體,就是拿包包擋在身前,竟然有回還是被「隨機狼」摸個正著。我氣得追過去要教訓他,身邊的朋友見對方孔武有力,擔心我反過來被打,連忙制止我繼續追擊。

我身處的時代算是比較平和的時代,如果換成是現在,很多人都說,我可能早就遭到暗算。但真的是這樣嗎?所以很多女性只好暗自吞下所受的屈辱?有誰為她們伸冤?

除了制止這些狼為民喉舌,加強他們的心理輔導、兩性平權教育,女性更團結自保、勇敢求助之外,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制止這些狼,讓女生有免於性騷擾的恐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