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順母淚陳述 獨力照護壓力大

陳彥驊 2014/11/20 19:10 點閱 3501 次
家庭照顧者長期面對經濟、生活及心靈各方面的壓力,常使讓他們感到力不從心。〈photo by 陳彥驊/台灣醒報〉
家庭照顧者長期面對經濟、生活及心靈各方面的壓力,常使讓他們感到力不從心。〈photo by 陳彥驊/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陳彥驊台北報導】「1個人當2個人用,身心耗竭誰理我?」全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20日召開記者會,邀請數位照顧者發言。來自新北的蘇媽媽淚眼婆娑的表示,外籍看護的制度繁雜,且空窗期太大,對照顧2個罕病兒感到身心俱疲,希望政府能伸出援手,並重視看護議題。

全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20日舉行關懷家庭照顧者記者會,除了提出3項訴求外,現場還請來3位家庭照顧者分享,讓他們有機會發聲,並期望引起大眾關注。家庭照顧者長期面對經濟、生活及心靈各方面的壓力,常感到力不從心。

現年63歲打扮樸素的蘇媽媽甫一開口便淚眼婆娑,她用沉重語氣道出,因先生必須賺錢,在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她獨力照顧2個罕病兒女,並聘請外籍看護協助。但女兒過世後,替女兒請的看護必須依規定回國,最快也得2個半月後才能來台,在這段空窗期,新北政府以她已聘請外勞為理由,拒絕讓她申請喘息服務。她感到身心俱疲,並希望政府能有更多配套措施,幫她度過難關。

因為照顧失智症的母親,讓右手掌受傷的廖小姐以激動憤慨的口吻說,她看病次數比母親還多,但受外籍看護政策影響,替母親請的看護必須在服務期限到後回國。她並表示,每次外籍看護屆滿返國後,再派來台的看護往往不是同一人,必須再次教育照護觀念的工作讓她感到疲累。希望政府對於外籍看護的訓練可以更加嚴謹,建立明確的審核制度,讓她有更多的喘息空間。

本身有重大傷病卡的許先生說,他照顧太太已經10多年。太太有失智、失能及精神疾病,嚴重時甚至得坐輪椅、使用導尿管。在家中經濟困頓的情況下,他們請不起外籍看護,雖已有高雄市政府提供喘息服務,使他每天可以有2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但是長期下來仍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以視訊發表心聲的林先生則表示,他目前沒有工作,卻仍被列為16至64歲的工作人口,目前他全職照顧失智的母親已5年多。雖沒有收入卻無法符合中低收入戶標準,讓他申請很多補助都受影響,必須長時間照護的工作,也讓他的生活更難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