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新絲綢之路 與臺商新機遇

林建山 / 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2014/06/20 10:10 點閱 2180 次
(photo by 維基百科)
(photo by 維基百科)

值得特加注意的是,習近平新絲綢之路夢幻大願景的整個雙引擎規劃,都是「以中國經濟為核心」高度主觀之戰略基點思維。

就在掌政半年之後,藉由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 簡稱「亞信」) 第四次峰會主人國優勢,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公開透過「再生2000 年前漢代絲綢之路的現代版: 從歷史的過往邁向未來新美景」的政策訴求,正式提出了「新絲綢之路, 新的中國夢」對外政經發展新方略, 並取得了所有出席會議領袖的聲言支持。

「一帶一路」全新雙引擎大平台

不多久之前,習近平訪問哈薩克共和國,先是提出了「陸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將中國經濟延伸直入歐洲大陸的創導性倡議;一個月之後,習近平又藉由官式訪問印尼之利,在首都雅加達宣稱要併同建立「二十一世紀的海上新絲綢之路」。

不到三個月完成願景

在不到三個月時間之內,習近平的新絲綢之路大願景,已然大致完構成形,整個新方略是基於藉此「一帶一路」雙引擎(twin initiatives), 用為積極開創中國經濟再成長的一個全新大平台(new platforms),並使這一新平台,可以成為有效整合所有其他亞洲國家經濟,乃至一帶間、一路上的歐洲及非洲國家經濟,都能被帶動而共同邁向繁榮,並振興其後海嘯的經濟復甦成長。

也就是說,這一帶一路雙引擎所要啟動的,不僅僅是止於促進中國經濟本身的升級向上,也同時能夠大動感地增進拉抬,一帶間、一路上的所有合作協力國家,特別是亞洲近鄰國家經濟,都能夠因此分享其共同利益與齊步繁榮。

以中國經濟為核心

向西行的「陸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初始構成,就是要從中國西安往西,經過蘭州、新疆,直入中亞地區,西延伊朗、土耳其,連動俄羅斯莫斯科,穿越歐洲大陸,西南終於義大利威尼斯。

而向南行的「海上新絲綢之路」, 也是起始於中國福建省泉州市,朝南走而由東南亞、南亞、非洲、中東、近東,最終讓這一帶一路的終點紐結之地,都歸結到義大利威尼斯,主要用意乃出於威尼斯,正是13 世紀當時東遊中國的馬可波羅的故鄉,使威尼斯之紐結這「一帶一路」雙引擎, 更加充滿歷史意義。

不過,值得特加注意的是,習近平新絲綢之路夢幻大願景的整個雙引擎規劃,都是「以中國經濟為核心」(the hub) 的高度主觀之戰略基點思維,對於一帶間、一路上的所有列入合作協力思考的國家,不免或有被貶抑之疑慮。

大方略的大陰影

不過,習近平這項看似宏偉前瞻的對外政治經濟雙引擎大方略,卻分別都同樣存在不小的坎坷與路障變數, 倘若這些林林總總變數,未能在事先予以最有效地擺平或排除,則不免會使整個大方略的落實體現,蒙上莫大的陰影。

在向西行的陸路新絲綢之路經濟帶上,最近正迭迭紅火發生的恐怖事件,不止是「新疆獨立運動」的連番事變,西藏自治區的「藏族攻擊漢人移住民」事件,也一樣極其令人棘手難料;至於中亞、西亞,以至中近東、非洲的地緣政治所肇致的政局動盪, 變數也都不算小。

南行夢幻破滅

在南向轉西行的海上新絲綢之路上,中國與東南亞諸國之間,也存在不少齟龉爭議,特別是空間上界鄰關係的領地、領海主權糾紛,以至於時間上之有「長期排華」的歷史情結問題。

這些問題,無論在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都可能終致成為習近平對外政經發展新引擎斷鏈的「重大阻隔殺手」,使習近平所親身繪製由東南亞轉進印度、非洲,西北直連歐洲大陸的「南行夢幻」,為之破滅。

臺灣廠商新機遇

然則,不論是南向或是西行的「新絲綢之路」計畫,對於在中國大陸投資經營既已長久的臺商,以至於既已施行ECFA 經年,且亦即將完簽實施兩岸服貿協議及貨貿協議的絕大多數臺灣本地的廠商企業而言,這項習近平的新絲綢之路夢幻大願景,都有極大可能帶來龐大、多元,而且加值利益豐沛的新機遇,在在值得深加檢索探討,任何一個方向的布局作法與可能商機,都不應該妄以淡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