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話直說機

譚凱聰 2014/06/16 11:23 點閱 1578 次
圖/ 王正明 文/ 譚凱聰
圖/ 王正明 文/ 譚凱聰

「幫我買一臺『有話直說機』來!」老總一臉嚴肅地交派我這個任務。唉,幾年前我就開始擔心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當時這臺解讀員工真實想法的腦波、翻譯成話語的機器,一上市就引起天下大亂,險些鬧成勞資衝突和罷工遊行。讀取員工心聲是否妨害思想自由?將這些心聲在會議上播放,是否最終會釀成毀謗或不當資遣?如果公務判斷夾雜私情和機密,豈不是侵犯隱私、妨害公司秘密?……

這些問題一一浮現,證實了平日各主管提倡的「有話直說」原來如此困難而複雜。幾年來有的公司因此人事大搬風、甚至被媒體爆出醜聞而瓦解;也有公司得到逆耳忠言, 營運蒸蒸日上;當各企業紛紛表明不將這機器用在高階主管身上後, 終於讓員工們逐漸接受了這臺機器;現在全國安裝率已經超過七成。

我們老總是三成死硬派中的一員。「用機器擠出來的真心話,哪叫真心話!」他豪氣干雲地說:「我不靠機器,百無禁忌;講真話就要讓大家講得心甘情願!」他始終不改這作風。直到上週,不知哪個白目不小心把他加進了我們公司的「自己的老闆自己酸」臉書粉絲專頁。

老總的心情我能理解;畢竟他都對員工展開雙臂了──但像我剛剛說的,講真話困難而複雜,不是單純的是非題。你的老闆能承受多少真話?能忍受公司工作氣氛因為真話而急凍到什麼地步?你的真話是否對某人有利、而對另外某人有害?……這些事是考慮不完的。

我一走出老總辦公室,周遭同事關切和擔憂的目光向我湧來;他們猜到發生了什麼事。這一晚我睡不著,絞盡腦汁想著解決方案,直到心煩意亂打開電視,瞥見會考後名校篩選好學生的新聞,讓我突發奇想,問題才迎刃而解。

隔天我抱著「有話直說機」走進會議室,架好機器並介紹我新提拔的幾個耿直的部屬。會議開始, 機器在嗶嗶聲中運作,螢幕上顯示出員工們的心聲。有人贊同公司措施,新同事則直接提出感想和建議; 老總非常滿意,會議順利結束。回到辦公室,我檢查line 訊息,確定今晚跟同學們議論老闆的啤酒派對照常舉行。

你應該也猜得到我變了什麼戲法:我調查員工背景和發言,剔除極端意見,只安排了贊成老總和老總能接受的異議者進會議室。要成為像我這樣免於機器檢驗的高階主管,這幾招人情世故,你怎麼能不好好學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