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社會企業 讓弱勢尊嚴自立

范捷茵 2014/06/12 17:55 點閱 2780 次
2014年社會企業國際研討會上,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董事蘇國禎認為,社會企業可扶持弱勢族群自立、維持尊嚴。(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2014年社會企業國際研討會上,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董事蘇國禎認為,社會企業可扶持弱勢族群自立、維持尊嚴。(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范捷茵台北報導】為探討英國、日本、香港與台灣的社會企業經營差別與共同挑戰,國際學者12、13日座談交流。主辦單位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董事蘇國禎肯定表示,在社會企業的經營之下,弱勢族群有機會從依賴者轉變成服務他人者,最後回到社會時,能很有尊嚴地接受他人服務。

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12日舉辦「社會企業國際研討會」,執行董事蘇國禎說,台灣其實還有很多人不了解社會企業SEED(Social Enterprise Employment Development)是什麼,若解讀字面意思,就是為弱勢護權的社會企業,但若從中文發音,就會得到第二層意涵「喜得」,喜代表是個人,得則是企業獲利;而如果從英文意義而言,社會企業也是一顆種子,種子的數量可以數得出來,但是一顆種子後續卻能產出難以估量的果實。

蘇國禎接著說了一個喜憨兒小確幸的故事,在今年1月一個寒流來襲的冬天,他在喜憨兒麵膳坊看到3個身心障礙員工在享用餐點,其中1人開心的跟他說,他們在享受「被服務的幸福滋味」。蘇國禎說,這些人獲得工作之後,從被服務者轉變為服務者的角色,攢錢後又可以轉為充滿尊嚴的被人服務,如果沒有發展社會企業,很難看到這樣溫馨的故事。

台灣社會福利學會理事長陳孝平也引用馬太福音第25章耶蘇所說,「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他認為不論對這些弱勢族群做了什麼,都是為了你我而做,相當值得敬佩。

英國格拉斯哥卡利多尼安大學教授帝斯戴爾(Simon Teasdale)分享社會企業研究表示,社會企業常在「社會理想」與「企業經營」兩端常出現衝突,他舉例一家搬家公司本來很樂意雇用街友,但後來發現街友常濫用髒話、上班時酒氣薰天、在不能抽菸的地方抽菸,導致每一次工作分配都會出狀況、充滿紊亂,最後企業管理人因此對街友不再來者不拒。

有些企業會使用策略平衡,比方說改採彈性合約、排除有藥癮酒癮應徵者等等,或是以獲利較多的部分支持社會部門。而帝斯戴爾認為,社會企業的混和狀態代表有許多外部資源加入,比如社會捐款、政府補助、私人企業或其他社福團體。而弱勢族群本身也可以是一種資源,當產品標榜「身障者製作的手工產品」時,客戶更願意為此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