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普丁追求的歷史地位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3/09/30 15:08 點閱 4363 次

每位國家領導人都會尋求歷史地位,俄羅斯總統普丁也不例外。為追求「史達林第二」名望,永留俄羅斯青史,2018年總統選舉這一仗,絕對是關鍵。但是,建立強大的俄羅斯,才是普丁真正所要追求的歷史地位。

在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的會議上,普丁提出2018年可能會再次參選,爭取個人第四個總統任期。前蘇聯情報局KGB出身的普丁,在俄羅斯政壇的崛起,是「時勢造英雄」使然。1999年底葉爾辛因民調跌至谷底聲望受挫,辭缷總統職務,普丁適時填補俄羅斯內部的權力真空。

內政外交作風強硬

領導學大師Robert House曾以「支配性、感染力、自信力、道德性」來定義魅力型領導者的特性,這就是普丁具備的「克里斯馬(charisma)」領袖魅力。

普丁在世紀之交接掌克里姆林宮,引領俄羅斯從世界政治的邊陲,重返國際社會的權力中心。入主克里姆林宮之初,就曾發下「給我20年,還你一個強大俄羅斯。」的豪語,預告將帶領俄羅斯重返前蘇聯榮耀。

在執政之初高舉「恢復俄羅斯強權地位」、「切割財閥與國家權力關係」、「打擊分離主義和恐怖份子」三面大旗,在其執政過程中,以強硬手段處理內部車臣恐怖主義,用武力解決車臣問題,並全力推行恢復俄羅斯強國地位的經濟政策。可以說,沒有普丁,就沒有現在的俄羅斯。

普丁與俄羅斯的全球布局

在政治上,普丁掌權後的俄羅斯並沒有改變追求民主的目標,只是莫斯科有自己的路線,葉爾辛所進行的各種民主改革措施,幾乎全部回到原點,國家杜馬成為橡皮圖章、反對勢力邊緣化、嚴格拑制媒體;在經濟上,普丁上台時正逢俄羅斯即將陷入經濟崩潰邊緣,通過計畫經濟政策、提高國家的能源控制、國營企業私有化,成功讓俄羅斯的GDP增長一倍,償還所有外債,這也是普丁在2012年得以勝選的主因。

不僅在內政、經濟採行強硬作風,在國際政治上,普丁執政12年期間,也是以「強人」之姿縱橫國際社會,企圖與美國分享全球霸權。藉上海合作組織拉攏中國,穩住中亞五國,展現莫斯科對中亞的地緣政治影響力;在支持平壤核武發展的同時,以六方會談提供莫斯科介入東北亞事務的戰略機遇,確保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安全,並與華府互爭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話語權。

在中東地區,俄羅斯長期支持伊朗和敘利亞,因此在對敘動武和伊朗核武議題上,普丁始終和歐巴馬站在對立面,堅決反對華府對大馬士革用兵,並藉P5+1機制,主導終結伊朗核武發展對話;在歐洲大陸,莫斯科當局面對北約將前蘇聯附庸國納入戰略佈署範圍,使得身處歐亞大陸的俄羅斯必須借重權力平衡手段,突顯俄羅斯在歐亞中心位置的優勢地位。

麥金德當年「統治東歐者,制霸心臟地帶;統治心臟地帶者,制霸世界島;統治世界島者,制霸世界。」的論斷,在當代依舊有效,並深深影響著普丁的全球戰略野心。

普丁巧妙運用政治手腕,避開憲法的任期限制,為自己創造統治俄羅斯四分之一世紀的機會,看在胡錦濤和習近平眼裡,鐵定羡煞不已。按中國國家主席的任期五年,可連續任職兩屆,最多就10年。當2023年習近平任期屆滿時,或許還會看到普丁穩坐克里姆林宮寶座,掌控身軀龐大的「北極熊」,笑看世局的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