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青春,在手下流逝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2/04/27 12:17 點閱 3689 次

跟桂太太約了上午十點鐘,她提早半小時抵達芳療中心,將屋子裡消毒,啟動冷氣,挑好心靈音樂,鋪好油壓床,滑著手機等待。玻璃窗似乎隔絕不了陽光的威力,她的額頭冒出細細的汗珠。想到離家時,丈夫扯著她袖子不讓出門,心頭免不了焦躁,被陽光蒸騰了溫度。

情緒和身體一起釋放

桂太太向來準時,這回遲到了將近二十分鐘,邊道歉邊更換室內拖鞋,她隱約瞧出桂太太面容下的不安。桂太太通常兩週做一次紓壓芳療,這次卻間隔了一個月,疫情期間桂太太不可能出國,她保持適度距離的關懷,「最近睡眠還好嗎?」

桂太太扯扯嘴角,苦意就這麼溢了出來。她不需要主動問,只要桂太太更衣後躺上床,她的嘴跟她的身體就一起釋放了,心事自然吐露。

她從學生時代進入芳療中心當實習生,沒多久就確定專攻油壓這個領域,甚至自費修習了指壓、筋絡和精油的課程,感受著手指下不同身軀的青春濃度,各種精油也滋潤著她的手。跟丈夫婚前約會時,丈夫就喜歡揉捏著她細滑的手心,說要跟她牽手一輩子。

誓言總要經過考驗才知道真假,甜言蜜語免不了隨著時間稀釋,如同在她手底下油壓過的每個身軀,再高檔的精油也留不住青春,一個個女性顧客的感情世界,聽來總是哀愁多過歡愉。

桂太太終於開啟了她的怨偶程式,說她最近失眠很嚴重,網路上的、朋友推薦的、醫生處方的藥物,逐一失去了效用,她的結論是「每個失眠的女人背後,都有一個外遇的丈夫。」

「妳不是計劃去韓國整型嗎?」她推著桂太太緊繃的肩胛問道。

「韓國疫情那麼嚴重,我哪敢去?我後來去了一家朋友老公開的整形中心,我還沒說要整哪裡,妳知道他問我甚麼?他問我為什麼要整形?那不是廢話嗎?當然是要變年輕漂亮,把老公從那個網紅妹的手裡搶回來。」

「這樣說沒錯啊!」她應和著,在桂太太的背部倒了幾滴依蘭精油,緩解她的肌肉壓力。

婚姻越走越蒼白

「結果那個整形醫師竟然拒絕幫我整形,他說,整得再美是無法挽回丈夫已經離家出走的心。女為己悅者容是行不通的。」

桂太太嘆了口氣,沒有繼續說下去。她卻猜得出整形醫師的意思,變質的愛不值得挽回,美麗應該是討自己開心的。

如同她的婚姻,非但無法在她黑白的人生圖畫上色,反而愈走愈灰白。步入中年後,疲勞不是來自於職業,而是她的丈夫,初婚階段需要他的陪伴,他卻在朋友和應酬中打轉,兩個孩子的產檢,他一次都沒有陪伴,她抱怨過幾次也就不再提起,她的手心依然細滑,他卻很少再牽起她的手。

怎麼都沒想到,在她放棄為婚姻加溫時,丈夫卻得了帕金森病,病況時好時壞,疫情期間,他更是經常待在家,而且特別黏她。她以前渴望這種如影隨形的愛,現在卻想要自由。

海市蜃樓般的愛情

她早晨出門時,望著他不捨的眼神,透著討好依賴,她只好哄他,說她要多賺錢為他治病。於是,她總在黃昏時接單,刻意延緩回家的腳步。丈夫卻在客廳焦躁得走來走去,不肯吃晚餐,跟外勞說要等她回家。

以前總是她翹首張望盼郎歸,而今患病的丈夫,能否體會她當年的苦澀?即使懂了,時光也在蹉跎中老去。

一個個女人的青春在她手下流逝,精油雖然滋潤她們乾涸的皮膚,皮膚下的心,卻依舊被沙漠裡的風陣陣吹過,只剩下海市蜃樓般的愛情。

桂太太等不到丈夫回家,而她,卻有一位她害怕回家面對的丈夫。

丈夫掛了急診

結束了最後一位客人,騎著機車進了門,家裡一片漆黑,才知道丈夫掛了急診,女兒打她手機關機了。她卻反而噓出一口氣,緊繃的肩膀落了下來。

開了燈,坐在沙發上,倒了杯水給自己,打量著婚後十年購買的屋子,想像著,屋子裡如果沒有了丈夫的身影或氣息,她會怎麼樣?覺得釋放,還是徬徨無所依?

跟丈夫婚前婚後的片段快速晃過,如同她中學時在河裡溺水,眼前回放著媽媽的面容,她就嚇得鑽出水面,從而獲救。這時,她的突然驚起,卻是恍惚看見丈夫外遇的桂太太,永遠等不到男人回家的悲戚面容。

她站起身來,走下樓梯時,打開手機,跟女兒連絡,探問丈夫的狀況。雖然丈夫回家的時間晚了很多年,至少他回家了。